首页 > 朕的皇后太爱钱 > 第七十三章:一年后

我的书架

第七十三章:一年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年后

  一年前,本打算联合承平国对风傲世发出进攻时慕容飞云,突然因承平国的不出兵,而让万事俱备的他偃旗息鼓,暂时取消了计划。

  承平国皇宫,金碧辉煌,巍峨壮观。

  承平国的御书房内,皇上雾涵悦正专心致志的批阅着手中的奏折。

  “轰!”突然,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响彻整个皇宫,而正在批阅奏折的年轻俊美皇帝,放下手中的御笔,种种的叹了口气,扶额,暗自叹息道:“皇后啊皇后,你什么时候能让朕清静一天呢?你这个小家伙。”

  “陛下,陛下,大事不好了,皇后娘娘,皇后娘娘炸毁了一座亭子。”一个小太监急急忙忙的跑进来禀报。

  雾涵悦起身朝皇后居住的坤安宫走去。这个坤安宫,本是御医安宁的意思,没想到这丫头来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安宁的日子。

  “皇上驾到。”一声响亮的通报声在坤安宫的上空响起。

  一位俊美非凡的年轻男子迈步走进了坤安宫。

  “呵呵呵,悦,我的大炮研制成功了,你看,威力更大了,比之前的那个要厉害好几倍呢!”一位粉衣女孩看到来人,开心的跑了过去,一把抓住了男子的胳膊,高兴的又蹦又跳。

  本是想说教她一番的皇上雾涵悦,见到少女如此灿烂开心的笑容,竟然不忍心破坏她的开心,于是再次打消了说教的念头,看着面前笑脸如花的少女,伸手宠溺的刮了下她挺巧的鼻尖道:“我们的依儿就是厉害。”

  “真的吗?”听了男子的夸赞,少女开心的像个孩子。

  男子认真的点点头道:“当热是真的啊!朕什么时候骗过你呢!不过,依儿,既然这个东西研制成功了,可不可以不要再研制了。我们可以换点别的研制啊!”这东西太危险了,虽然威力很大,这样的研制成果,让那些将军们都很震惊,可是危险性也太高,自己一直都不主张她研制,虽让有将军们提议,让皇后娘娘研制的这个名叫大炮的东西多研制一些,或是教他们研制,这样以后有战争就不用担心了,可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自己却驳回了将军们的建议。

  少女想了想道:“好啊!嗯!我要想想研究什么。”少女很认真的做思考状。

  男子见状忍不住小脸,宠溺的点了下少女的额头道:“你呀!好了,不要想了,多上脑筋啊!想到什么就研制什么吧!来让朕看看你有没有受伤?”拉着少女的手朝房内走去。

  少女却很是傲慢的一抬下巴道:“哼!我是谁啊!世上最厉害的石依啊!我怎么会受伤呢?别说笑话啦!”

  男子被女子逗得朗声大笑。

  宫人们见状早已见怪不怪了,承平国皇上宠溺自己的皇后,这是天下人尽皆知的事情,所以每天在皇后娘娘身边伺候的人,早就习以为常了。

  只要是皇后娘娘开口的,就算是要天上的月亮,皇上也一定会想进办法的帮娘娘做到的。

  而且皇上竟然还为了皇后娘娘不愿选秀,后宫之中,自从皇上登记以来,只有皇后一位娘娘。

  这让那些年满选秀资格,从小便坐着娘娘梦的小姐们,可是伤心欲绝啊!

  “悦,奏折批完了吗?现在有时间陪我玩了吗?”少女挽着男子的胳膊撒娇道。

  男子宠溺的揉了揉少女的头道:“只要我们的依儿需要朕陪,就是朕不批奏折也要陪我们的依儿啊!”

  少女开心的笑了,下巴搁在男子的肩上,娇声道:“那依儿岂不是成了魅惑君王的妲己了吗?不要,依儿才不要做妖女呢!”

  “哈哈哈——”男子被少女可爱的话逗得朗声大笑。

  “你还笑,难道不是吗?那些大臣一定会这么说的,悦你现在不选秀,他们都已经很不满了,若是再不好好的批阅奏折,他们就更有理由说我了。”少女撅撅嘴道,那些大臣有时候真的很多管闲事。

  男子轻揉着少女如缎般的秀发道:“他们要朕选秀只不过是为他们的利益着想,朕不选秀只是不想让他们牵着鼻子走,而且朕就喜欢我们的依儿,谁能管的着。”

  听了男子的话,少女咯咯的笑了,黑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突然眼珠一转,坏坏一笑道:“那如果有一天依儿离开了悦,悦会怎么办呢?”少女眨着黑亮的大眼睛看着男子。

  听了少女的话,男子浑身一震,虽然知道少女只是再打比方,可是心还是被震惊的漏跳了半拍,看向少女,眸中难掩恐慌,一把把少女拥入怀中道:“依儿不会离开朕的,依儿是朕的,朕不会让依儿离开的。”

  “悦!我只是再打比方啊!”少女淡笑着提醒道。

  男子摇摇头:“不,打比方也不可以,依儿,答应朕,永远不要离开朕好吗?没有了你,朕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你已经深深的融入到了自己的生命中,朕已经不能失去你了,虽然当初为了把你弄到自己身边,使了不光彩的手段,可是这一年的相处,自己真的已经不能没有她了。

  少女听了男子的话笑了,看着男子道:“你是皇上,我是皇后,那我们之间的身份就是夫妻啊!既然是夫妻,又怎么会分开呢!我刚才只不过是和你开玩笑呢!”少女调皮的吐吐舌头笑了。

  男子被少女这可爱迷人的笑容深深的迷住了,更是被那个丁香小舌迷的移不开视线,禁不住缓缓的低下头,朝少女的唇靠近。

  少女见状,忍不住心跳加速,羞涩的别开了头。

  男子见状,揉了揉少女的头笑了。成亲一年了,她还是在回避自己,虽然她不记得曾前的事了,可是在她心里,似乎总似有若无的和自己隔着距离。

  虽然我们在一起会说笑,会有很多的话题谈,可是一面对夫妻之间该做的事情时,她总是在逃避。

  依儿,你什么时候才能完全的接受朕呢!不管多久,朕都会等的。

  圣世皇朝

  自从武美品去世后,风傲世就像失了魂魄般,脸上再也没有了喜怒哀乐,每天除了上朝,下朝,批阅奏折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事情做了,而自从皇后下葬后的第二天,风傲世便下令废除了后宫内所有的嫔妃,如今的后宫,早就没有了皇上的妃嫔。

  众人看到皇上这个样子,很是担心。

  有几次,丞相都差点说出了真像,可是最终还是忍了下来,他告诉自己,时间久了,皇上就会忘记的。

  可是已经过去一年了,皇上每天还是如此,这让他真的有些后悔了当年的决定。

  而今天,风傲世更是说一件撼人心的话,他要去承平国访问,一是为了答谢承平国没有出兵助慕容飞云。

  二是:为了加深两国之间的感情。

  其实还有个第三条,只是他不会向任何人说,她总觉得在承平国,好像有着自己的一丝牵挂,虽然不知道这牵挂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可是——冥冥中好像就有个意念牵着自己前往。

  而其它大臣听了,并没有什么异议,都开始着手准备皇上出访承平国的事宜。

  只有丞相听了心下大惊,劝皇上还是不要去了,自己自告奋勇的代上去谢承平国皇上。

  可是最终还是没有扭过风傲世。

  而当承平国皇上雾涵悦,到使节带来的这个圣世皇朝皇上来访的诏书时,心中一阵担心,可是这却是对国家有利的事情,自己也不能拒绝,可是——若是他见到了依儿怎么办?

  所以心中不免很是担心。

  但是最终还是在大臣们的劝说下,不得不答应了。

  也许自己是多虑了,依儿已经失去了记忆,就算他们见了,依儿也不认识他了。

  况且依儿在后宫,自己接待他会在前朝,应该不会见面吧!

  雾涵悦只能这样乐观的安慰自己。

  可是心中还是再莫名的担心,好像自己宝贝的东西就要失去般。

  皇上出国访问可不是小事,所以大臣们很是慎重的准备,什么皇上坐的御撵啦!马车啦!带多少大内侍卫,多少将士随从,那些大臣跟着去,带多少兵马,这些都要仔细的商议,这兵马带少了,怕保护不好皇上,带多了,又怕承平国误会圣世皇朝心术不正。

  所以光是准备就准备了将近一个月。

  而在月底时,终于准备完毕,皇上也终于顺利的出了京城。

  一出京城,风傲世便出了御撵,带着小顺子和飞炫骑马先行了,若是坐着御撵,还知道什么时候能到呢!所以他们先行,御撵依旧按照预计的日子朝承平国行去。

  至于飞炫和霜儿当初带着皇后离开之事,风傲世把他们关起来三月后便放了出来,是风云闯帮他们求的请,因为他们是皇后之前最重要的人,所以若是有了事,皇后母后一定会伤心的,想到这,风傲世便放了他们,这次出宫,也带上了飞炫。

  一月后

  承平国国都——一座繁华热闹的都城,丝毫不逊色于圣世皇朝的京城。

  而带着飞炫和小顺子先行的风傲世,此时已经进来都城,看着这繁华热闹的景象,忍不住在心中给承平国皇上一番褒奖。

  三人一身便装走在街道上,就好似一个富家少爷,带着一个护卫和一个家奴般,没人会想到会是赫赫有名的圣世皇朝的皇上。

  而承平国的皇宫内

  一个小太监急急忙忙的朝御书房跑去:“皇上,皇上,不好了,皇后娘娘又不见。”小太监跑的满头大汗的禀报道。

  雾涵悦发现手中的御笔,问道:“有没有带侍卫出去?”

  小太监摇摇头:“皇后娘娘是自己偷偷出去的。”

  雾涵悦一听,立刻下令道:“来人,快点去寻娘娘,若是皇后娘娘出了什么事,你们提头来见。”对着走进来的几位侍卫下令道。

  “是!”侍卫们领立刻出去找人了。

  国都最大的酒楼前,只见一身粉色衣着的石依看着面前的三位男子,高傲的道:“怎么样?本姑娘出马,一个顶俩吧!”

  “哎呀!还是我们的小石头厉害啊!一人出马就顶我们仨啊!”万人怕恭维道。

  另外两人,流星和猴子立刻附和的点头。

  而这位叫石依的女孩,就是死而复生的——武美品。

  “哼!废话少说,赶快把这酒楼给我接手了,别再出什么差错了。”握拳锤了下三人的胸膛道。

  万人怕立刻拍着胸脯保证道:“我们办事,你放心。”然后凑近石依道:“小石头,你还是赶快回去吧!免得皇上担心。”

  石依点点头道:“恩!你们办事的时候也小心点。”

  三人齐刷刷的点点头,朝石依伸了个ok手势,这是石依还是小螃蟹时教他们的手势。

  虽然石依听雾涵悦说,自己是被人仇人追杀掉下了悬崖,虽然大难不死,却失去了记忆,可是当自己睁开眼睛时,看到的人除了雾涵悦外,就是这三兄弟了,所以自己对他们很亲切,更是把他们当亲人。

  因为自己是孤儿,所以在自己心中,他们就是自己的大哥哥。

  石依转身朝皇宫的方向走去。

  而远道而来的风傲世,则是带着小顺子和飞炫他们在这繁华的街道上走着,突然,有一种强烈的熟悉感指引着自己大步朝前面那天最繁华的街道走去。

  街道转角,一个粉色身影映入眼帘,瞬间,风傲世觉得这个世界他们静止了,繁华热闹的街道此时他们静了下来,映入眼帘的少女,让他有种想流泪的冲动。

  风傲世像是怕惊到那抹身影般,静静的跟在那抹粉色的身影后面,就这样一直跟着。

  而突然,一辆马车突然奔驰而来,正好从两人拉开的距离中间穿过,等马车过去后,风傲世却再也找不到那抹粉色的舍友身影了,他立刻朝着少女走的方向跑去。

  而就在他的身后,旁边柱子后的少女走了出来,一抹鼻得意的说道:“哼!想跟踪我石依,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能力。然后蹦跳着从另一条路朝皇宫方向走去。

  而一眨眼就找不到风傲世的小顺子和飞炫可极坏了,到处找,最终找到了已经跑得气喘吁吁的风傲世,此时风傲世看着周围这陌生的一切,希望能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可是自己已经跑了几天街了,仍然不见那抹熟悉的身影。

  ”主子,我们终于找到你了,你可把奴才们吓死了。“找到风傲世,飞炫和小顺子总算可以正常呼吸了。

  ”我刚才看到品儿了,你们看到了吗?“风傲世看向二人,认真的问道,仔细的观察着二人脸上的表情。

  小顺子和飞炫一愣,很是担心的看着风傲世道:”主子,你没事吧!“

  ”主子,你是不是产生了幻觉?“自从皇后娘娘走后,皇上似乎乎经常说皇后娘娘没有死,可是大家都是亲眼看到皇后娘娘下葬的啊!

  风傲世摇摇头,这次很坚定的道:”我真的见到了一位和皇后长的一摸一样的人。“他也不敢肯定那位女子就是自己的小螃蟹,因为——自己的确是亲眼看到她下葬的。

  ”皇上,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世上这么多的人,有长的像的很正常啊!“飞炫道。他也希望皇后娘娘没有死,只是——事实已成,再幻想岂不是徒增伤感和失望吗?

  ”主子,不要再想了,我们去驿站吧!“小顺子说道。

  风傲世挥了挥手:”不,朕打算现在就去承平国皇宫。“

  ”什么?“二人惊讶,异口同声道:”主子不等御撵来了一起进宫。

  风傲世摇摇头:“朕要先去,或许可以让雾悦帮自己找那位女子。”自己和雾悦算是好朋友,虽然远隔两国,不怎么联系,但是彼此之间的那份欣赏和默契,相信这点小事他还是愿意帮忙的。

  “依儿!”石依刚走到宫门口,便迎面遇上了准备出宫寻找自己的雾涵悦。

  石依开心的挽起了雾涵悦的胳膊,开心道:“悦,我今天谈成了好大一笔生意呢!”

  “依儿,你出宫为什么不给朕说一声,为什么不带朕给你派去的侍卫呢!你知不知道这样出去有多危险啊!万一遇见坏人了怎么办?”见到石依平安回来,雾涵悦提着的心也总算放了下来,可是还是忍不住训斥了她。

  石依并没有因为雾涵悦的训斥而生气,反而开心的笑了,因为她知道雾涵悦并不是真的训斥自己,而是在关心自己。

  于是挽着雾涵悦的胳膊朝宫内走去,边走边把自己今天遇到的事情给雾涵悦讲。

  “悦,你不用担心我啦!我没事的,我是给万人怕他们一起出去,才会没有带侍卫的,因为他们会保护我啊!”

  “他们的武功都平平,万一遇到了武艺高强的人,他们怎么能保护的了你呢!”雾涵悦不赞同的道。

  石依咯咯笑了:“没想到悦也会在背后说别人坏话啊!若是被万人怕他们听到了,指不定会有多伤心呢!他们可是觉得自己的武功很厉害的哦!是天下无敌的哦!(*^__^*)嘻嘻……”

  “朕不是在背后说他们的坏话,朕只是希望你们能都安全,若是你们其中有一位受了伤,会不会难过啊?”雾涵悦好脾气的解释道。

  石依听了,一脸认真的道:“当人会难过啊!我不要任何人受伤害。”

  “所以下次若是出宫,一定要带上侍卫,让他们在暗中保护你们的安全。”雾涵悦慎重的交代道。

  石依点点头,调皮的笑了:“我是因为在国都内行走,所以才没有带侍卫啊!国都是悦的脚下,谁敢不要命的在这里找死啊!悦,一定会把他们赶尽杀绝的。所以才没有人敢在这里放肆呢!”

  听了石依的话,雾涵悦开心的笑了,点了下石依的鼻子,宠溺道:“你呀!朕真是拿你没办法啊!”

  “呵呵,对了悦,你还真别说,今天还真有个人跟踪我。”石依突然想到了跟踪自己的男子。

  雾涵悦听了一怔,停下脚步,看向石依紧张的问道:“怎么回事?你有没有怎么样?”上下打量起石依来。

  石依笑了,拍了下雾涵悦的肩膀道:“哎呀!悦,你要太小题大做了,我是谁啊!石依啊!怎么可能会有事啊!哼!想跟踪我也得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啊!还没走几步呢!我就把他给甩一边去了,呵呵呵——”

  “真的没事吗?不可以骗朕哦!”雾涵悦还是很担心的道。

  石依灿烂笑道:“悦,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我真的没事啦!就只是现在肚子好饿,不知道算不算事?”石依抚摸向自己的肚子,早就咕咕叫了,早上没吃饭就跑了出去,现在都快中午了,不饿才怪呢!

  “哈哈哈,这可是天大的事啊!吃饭最大啊!”拉起石依的手朝坤安宫走去。

  坤安宫内,雾涵悦陪着石依用午膳,这是他最喜欢的事情,安静的和她在一起吃每顿饭,真的是一种难得幸福啊!

  以前,觉得吃饭就是每天很平常的事情,可是自从她来了以后,每天的吃饭时间就成了自己最幸福的时刻了。

  看着她开心的大口吃饭,自己的食欲也会很好,有人在身边陪伴的感觉真的很好。

  感觉到身旁人的注视,石依抬起头来看向雾涵悦,不解的问道:“你干嘛?怎么不吃啊!”

  雾涵悦温润的笑了:“没有啊!我在吃啊!”然后低头吃饭。

  石依撇撇嘴道:“哼!你肯定在心中笑话我吃饭的样子很不雅!可是我现在真的好饿啊!”说着,还夸张的拔了很大一口白饭。

  雾涵悦被她可爱的表情逗乐了。

  “陛下!”雾涵悦身边的小太监跑到他身边,附近他耳边低语。

  “什么?”雾涵悦听后很是震惊,立刻站起了身。

  “怎么了?”石依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紧张的雾涵悦,担心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雾涵悦立刻镇定下自己的情绪,看向石依道:“没事,依儿,朕有些事情要办,先走了,你好好的的用膳吧!”说完,立刻迈步离去。

  石依不解的看着离去的背影,喃喃道:“什么重要的事啊!连饭都来不及吃了,不是说吃饭最大的吗?”明眸一转,立刻放下手中的碗筷,偷偷的跟了过去。

  乾勤殿,是承平国皇上接待重要人物的地方,而今天,承平国便接待了一位重要的人物,此人便是突然到访的圣世皇朝皇帝——风傲世。

  一进大殿,二人什么话也没说,走上前去给了彼此一个大大的拥抱。

  然后看向好久不见的友人,风傲世先开口道:“一年多不见,你已经是皇上了,而且还把国家打理的这么好,真是恭喜啊!”

  雾涵悦摇头笑了:“彼此彼此,在你这位明君面前,我可不敢自夸。”

  “哈哈哈——”风傲世朗声笑了。

  雾涵悦看向好久不见的老友,一脸玩味的表情道:“我还以为还要再过半个月你才能到呢!没想到你居然偷偷的先来了。这着实让我惊讶了一番啊!”

  风傲世勾唇笑了:“我们都是习武之人,都喜欢骑马,若是让你在御撵上呆个一两月,你受的了吗?”

  “哈哈哈,言之有理,果然是圣世皇朝的马上皇帝的风格啊!”雾涵悦朗声大笑道。

  风傲世也笑了。

  而门外,趴在外面偷听的石依听到这话一愣,喃喃的在心中道:“原来悦的这位朋友是圣世皇朝的皇上啊!不是说还要再过些日子才能到吗?怎么现在就到了。不过——真的很好奇那位传奇的皇帝长的什么样啊!听出他可是一位很痴情的皇帝啊!因为皇后的离世,他居然废了整个后宫,这样的男人,一定要看看长什么样子。”石依偷偷的把头朝前伸了伸,想看到里面的圣世皇朝的皇帝长的什么样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