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朕的皇后太爱钱 > 第三十四章:恶整皇上

我的书架

第三十四章:恶整皇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啊!”武美品见状,吓的大叫出声,就在她以为今晚自身难保,外面的人以为皇上主子再次猎艳得手之际,只见房内的风傲世突然伸手捂向肚子,豆大的汗珠从额上滚落下来。

  而吓得转过脸去的武美品,迟迟没等到朝自己伸来的大掌,禁不住好奇的回头望去,这一望不要紧,风傲世满脸痛苦的表情让武美品吓了一大跳,不会是发作了吧!可是——有这么痛吗?我只是想整整他,可没有想要他的命啊!若是他真的死了,那自己也岂不是完蛋了吗?想到这武美品赶紧趴到风傲世的身旁,伸手拍了下风傲世道:“喂!冰雕大叔,你怎么了?”

  “朕的肚子好痛。”风傲世艰难的道。

  听到风傲世说只是肚子痛,武美品一颗提着的心不自觉的放下了,看来是腹泻开始了,于是来了演戏的心情道:“皇上是不是晚上吃了什么吃坏了肚子啊?”哼!谁让你不请我吃大餐的,活该。

  “朕晚上只吃了螃蟹,什么也没吃啊!”风傲世依旧痛苦的道,此时肚子里像是翻江倒海般咕噜了起来。声音之大,让武美品都听到了,真的好丢人。

  但是武美品却故意压下心中的喜悦,一副震惊的表情道:“哎呀!不好了。”

  “怎么了?”风傲世抬起痛的已经苍白的脸色看向武美品问道。

  “皇上难道不知道螃蟹和柿子不能同食的吗?皇上吃了螃蟹怎么不告诉臣妾呢!若是臣妾知道,怎么会让皇上再吃柿子呢?”武美品却在心中笑翻了天,再次感叹道,哎呀!没文化还真是不知道可怕啊!

  “你——”风傲世煞白的脸色此时变得铁青起来,用冷的能冻死人的语气质问道:“你会不知道今晚的螃蟹宴?”虽是问句,但语气却明显的肯定。

  武美品秀美一挑,一脸无辜的道:“皇上又没有邀请臣妾,臣妾怎么会知道呢?”这不明摆着在埋怨风傲世没有邀请她吗?

  “皇后,你可知你这么做的后果?你信不信朕会要了你的命?啊!”风傲世因肚中的绞痛,痛的叫了声。

  外面的人面面相窥,一脸的惊讶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怎么换成皇上叫了呢?这娘娘也太厉害了吧!”

  “可是这事做不好也会被杀头吗?”在场的宫女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以后再也不敢做娘娘梦了,太不好做了。

  “皇上这话说的就严重了,臣妾是不知者无罪,皇上若是硬要治臣妾的罪,难道就不怕被天下人笑话吗?”武美品不怕死的道。

  外面的众人立刻点头赞同皇后主子的话,心道:就是,皇后主子是第一次,不懂,生疏很正常啊!若是皇上真的因此治了皇后主子的罪,一定会让天下人耻笑的,娘娘真是聪明啊!竟然搬出了天下人来压皇上,真不简单啊!娘娘加油!女子不输男哦!不知里面情况的一群人,暗自为武美品加油打气,若是知道里面什么情况,不知会不会吓晕过去。

  “你——你少得意。”风傲世愤怒的道。

  “皇上息怒啊!小心出丑啊!”你就强忍着吧!圣世皇朝的皇上拉裤子里,哈哈,不知会不会成为天下百姓的重大新闻啊?哈哈,答案一定是肯定的,嘻嘻,不如本小姐就帮你一把吧!想着,武美品突然凑近风傲世讨好献媚道:“皇上,让臣妾帮你揉揉肚子吧!”

  不等风傲世说话,武美品的一双雪白柔荑已经覆上风傲世的肚子上,可是她这那是揉啊!分明就是在用力的按他的肚子,好似帮他快速把肚子里的东西泄出来。

  “滚开!”风傲世用力使出仅剩不多的力气,一把把武美品推开,然后怒瞪她愤怒道:“朕现在无力和你辩解,今日之事朕不会就此作罢的。哼!小顺子!”然后风傲世对着外面大吼一声。他真的就要撑不住了,翻江倒海的肚子内有什么东西就要出来了。

  小顺子应声冲了进来,看到主子煞白的脸色后,担心的问道:“皇上,您这是怎么了?”不是皇上宠幸皇后吗?怎么娘娘没事,皇上主子倒累成了这样。

  “废话少说,还不扶朕走。”风傲世愤怒的吼道。

  “是皇上!”小顺子赶忙搀扶着风傲世离去了。

  这一夜可是把风傲世折腾惨了,拉了无数次,人都要被拉虚脱了,方才止住。

  而凤居宫的人知道了事情的真想,众人直接晕了过去。

  武美品却一副没事人的样子道:“哼!没用。”

  而苦命的风傲世事,折腾了一夜不说,天刚亮又强撑着虚脱的身子去上早朝了,哎!当个皇帝容易吗?

  早朝后,吃了御医开的补药,用了早膳后,风傲世感觉人恢复了不少,身体也不怎么难受了,然后又去了御书房忙这国家大事了。

  “唐国舅到!”一声响亮的通报声传来,只见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迈着官步走进了御书房,此人生的斯文儒雅,一表人才,五官和德妃娘娘有几分相似,不用说,此人便是德妃娘娘的哥哥,在朝中深受皇上赏识和重用的位居正二品的国舅,唐文渊。

  “臣参见皇上!”唐文渊来到龙案前恭敬的跪地行礼。

  “文渊不必多礼,这里没外人。”风傲世阻止唐文渊的行礼,然后屏退了左右,看向唐文渊道:“事情查的怎么样了?那些无辜丧命的官员是什么人所为?”

  “回皇上!”唐文渊双手抱拳恭敬道:“根据臣这些日子的查探,发现几位朝廷官员的丧命与江湖上一个刚成立不到三年,但是在江湖上迅速发展,如今已经是江湖上说一说二的白衣教有很大的关系。”

  “江湖人?江湖人和朝廷向来都是互不干涉的,他们为何会杀朝廷官员,这不是公然与朝廷做对吗?是他们之间之前有矛盾,还是另有别的什么原因?”深邃的凤眸微眯,闪着精锐的冷光。

  “回皇上,根据臣的查探,这几位官员之前并没有和白衣教的人有什么过节,他们甚至在这之前派人劝说这几位官员离开朝廷,想要拉拢他们去白衣教,而官员的拒绝,才激怒了他们,他们便动了杀心,只要是皇上派出的杰出人才,或者是被委以重任的官员,一旦离京去上任,便会找来白衣教的人从中阻拦。劝顺不成便起杀心。”唐文渊把自己知道的事如实的禀报给了风傲世。

  风傲世听后怒不可及,愤怒的大掌一派龙案,结实的龙案也为之一振,吓得在一旁伺候的小顺子,没差点吓得腿一软跪地上。

  “这个白衣教太嚣张了,竟然敢明目张胆的和朝廷做对。”风傲世愤怒的冷冷道。

  “皇上息怒。”唐文渊虽然也畏惧皇上的威严,但毕竟也是经过大事的人,表面上依旧的镇定自若。

  “这个白衣教还做了什么?”风傲世让自己镇定下来,继续问道。

  唐文渊继续道:“回皇上,据臣了解,这个白衣教还和江湖上的另一大教黑衣教有着密切的联系。”

  “黑衣教?那么可知他们的教主是什么人?”凤眸微眯,闪过狠厉的光芒,恨不能把这些人扒皮食肉。

  “臣无能,臣查了这么久,没有查到白衣教教主的蛛丝马迹,这个人就好像不存在般,没留下丝毫让人可以查探的东西,而黑衣教的教主,据有些人传闻,好像是——是前朝太子。”唐文渊依旧的如实禀报。

  “什么?”风傲世听后一脸的震惊。

  “皇上,臣失职,并没有查清传闻是否属实,还请皇上责罚。”唐国舅自责的请罪道。

  风傲世随即便敛下了震惊,微抬手道:“这不能怪你,他们既然敢与朝廷为敌,自然是不会轻易的露出身份的,你继续暗中调查这两大教,有什么发现,立即禀报朕。还有前些日子进宫行刺的女刺客,朕怀疑她也和你口中的黑衣教脱不了关系,当时她能在皇宫那么快的消失,朕怀疑她是宫中之人,所以一定要暗中调查清楚。”

  “是皇上!皇上——”唐文渊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文渊有什么话就直说,在朕面前无需拘谨。”风傲世已然恢复了平日里镇定自然的表情道。

  唐文渊恭敬道:“皇上,如今皇上派出的朝各个地方上任的官员途中被害,官员心中惶恐,而那些位子依旧空悬,所以——皇上要尽快的再派人前去赴任啊!”

  风傲世点点头:“这事朕知道了,下次朕会派人专门把上任的官员送去的。若是没别的事,文渊就去看看闯儿吧!他可是很久没有见到你这个舅舅了。”风傲世突然转移了话题,沉重的话题瞬间变的轻松了。

  只见从一进来就一板一眼的唐文渊,此时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臣也好久没有见到闯皇子了,也很是想念他啊!臣就先行告退了。”

  “去吧!”风傲世点头示意唐文渊退下了。

  而御书房外,只见一个身影快速的转身离开了。

  皇宫的御花园内,武美品闲来无聊的带着霜儿在御花园内转悠,眼前百花盛开的景象可吸引不了她,虽说女孩子都喜欢花,但是相对她来说,武美品可是对钱更喜欢。

  牙刷牙膏的成功发明,和畅销,让武美品很是高兴,更是对自己成为古代首富有了极大的信心,她觉得这古代要比现代好混多了,由于第一次的成功,现在武美品又在为自己在这古代的第二次生意动着脑子呢!

  霜儿见到御花园内这些从来没见过的奇花异从兴奋的合不拢嘴,指着一些漂亮又稀有的花让武美品看,而武美品却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根本听不见霜儿在说什么。

  几次下来,霜儿也就不再打扰自家小姐了,而是自己独自欣赏起来。

  “哎!你在御书房当差,有没有听说过皇上派出去到外地上任的官员途中被杀之事啊?”两个宫女从一旁的小径上走过,两人小声的说着话。

  而她们的话正好飘进了武美品的耳中,本是在想着下一步要做什么生意的武美品,听到二人的话,立刻拉回了游走的思绪,竟偷偷的跟在了两个宫女的后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