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朕的皇后太爱钱 > 第三十章:惩罚

我的书架

第三十章:惩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路上,武美品小嘴噼里啪啦不停的说着自己该得的赔偿费,虽然有很多词是风傲世从来没听说过的现代专用语,但是他不想去弄清楚,反正她说到头就一个目的,赔钱。

  “好了,凤居宫到了,现在你总该说说赔钱的事了吧!”刚进凤居宫的院内,武美品便甩开了风傲世的手瞪向她,让他表态。

  只见风傲世一路上黑着的脸,此时突然灌上了邪魅的笑容,这样的笑容武美品不得不承认很迷人,但是金子面前,自己更着迷的是金子的灿烂光芒。

  “你笑什么啊?快点拿钱来?”武美品伸手向风傲世。

  风傲世依旧笑的迷人道:“既然皇后这么爱钱,为什么要进宫来呢?这皇宫里能有多少的钱让皇后捞呢?还是,你们武家另有什么别的目的呢?”风傲世话中有话的问道。

  武美品却赏了他一记大白眼道:“哼!进宫的事不是你下的圣旨吗?你以为我乐意进宫啊!少废话,拿钱来。”

  “我身上从不带钱,何况是在宫中,所以——”

  “所以你会派人送来吧!臣妾就知道,皇上乃是万民之主,怎么会欠别人的钱呢!好,皇上就回去准备钱吧!臣妾就不留皇上了,哦!对了,这凤居宫既然是皇上赏给臣妾的寝宫,那么以后皇上来这里最好多带点钱,因为这以后就是我的地盘了,所以现在呢!皇上你老就两个山摞一起——请出吧!”

  武美品的一番话让风傲世气的没差点吐血,什么叫她的地盘,整个天下都是朕的,何人敢来瓜分自己的地盘,就是她的父兄也不敢这样明目张胆的跟朕说话啊!这个臭丫头真是不想活了。

  就在风傲世还处在愤怒中时,已经准备转身回房的武美品却又转过神来了,来到了风傲世面前嘿嘿一声傻笑一脸认真的看向风傲世道:“嘿嘿,皇上,我这个人有个怪毛病,有什么话不说出来憋在心中会很难受的,我怕我不说出来会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所以想想还是对皇上你说吧!不知皇上愿不愿意听啊?”武美品眨着此时花了装的脸上唯一清澈的眼睛,看着风傲世,等着他的回答。

  风傲世努力的隐忍住自己心中就要爆发的怒气,冷冷道:“说吧!”该死的臭丫头,朕倒要看看你还敢不敢对朕不敬,就是现在认错了,朕也绝对不会对你有好印象的。

  “咳咳——”只见武美品清了清嗓子,挺直了后背,做好了跑的姿势,看了眼身后的门,然后看向风傲世,一脸认真的道:“嘿嘿,皇上啊!其实你的长相并不是很丑哦!”

  废话!不是朕自恋,就朕这长相,在圣世皇朝也是能数的着的。“哦!怎么说?”风傲世的怒气因她的这句话消了很多,心里美美的,这可是他们见过这么多次面,她第一次夸奖自己呢!心中难免有些小小的开心。

  而他却不知武美品给人泼冷水的技术有多高,就在风傲世暗自窃喜时,武美品凑近了风傲世小声的,但是却足以让凤居宫内众人都能听得到的音量说出了憋在她心中的话。

  “皇上,我真的要告诉你,你会是史上最安全的皇帝,以后你出宫不必隐瞒身份也不用担心刺客会刺杀你,若是有刺客要对你行刺,你只需让他们看清你的脸,便可把刺客吓的溜之大吉。因为——你虽然身份很危险,但是你长得却很安全。嘿嘿——”说完这话,不等风傲世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武美品已经撒开自己比兔子还快的腿,溜进了自己的寝宫内,顺便砰的一声把房门给关上了。

  这话不是说他丑的能把人瞎跑吗?该死的臭丫头,居然敢讽刺朕。

  “小、螃、蟹——”风傲世对着她的寝宫门,愤怒的大喝一声。握紧双拳,愤恨的咬牙切齿道:“朕早晚会将你碎尸万段的。”

  而躲在房内的武美品,透过门缝看着脸色气的铁黑的风傲世,自己则在房内放声大笑了:“哈哈哈——”

  笑声从房内传出,风傲世听后更是气愤,再次愤怒的下令道:“皇后对圣上出言不敬,有失国母身份,理该重罚,但念起刚入宫,故对皇后从轻处罚,限皇后一月不准出凤居宫半步,在凤居宫内思过。”这样的命令和被打入冷宫有什么区别啊!

  众人禁不住为娘娘担心,更同情怜悯他们的皇后娘娘。

  可是武美品可没把风傲世这命令放在心上,哼!你不让我出去我就不出去啊!我怎么这么听话啊!真是笑话,哼!我就出去给你看,看你能拿我怎么着。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小无良女,这里可不是很民主的二十一世纪哦!你最好赶快进入这个年代的状态,否则小命迟早要玩完啊!

  说着,武美品“唰”的一声拉开房门。

  而本是已经打算转身离开的风傲世,一见房内的人出来了,禁不住停下了脚步。

  “啊!”本是准备恭送皇上的凤居宫众人,禁不住回头看向自己的皇后主子,回头看到的画面让众人忍不住的惊叫出声。

  风傲世被众人的惊叫声叫的不明所以,赶忙回身看向站在房门口的人儿。

  只见站在房门口的武美品此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本是花掉妆的她此时因焕容散的毒性发作,整个人变的丑极了。

  虽然知道焕容散会让人的容貌变丑,但是风傲世却从来没见过中了焕容散的人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如今见到面前的武美品变的样子,他亦是一惊,真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而这已经不是焕容散第一次发作了,之前的几次发作,武美品并没有让凤居宫的人看到,所以众人并不知道自己主子会变丑的事,如今突然看到自己的主子变得好丑,不免吓了一跳。

  而知道自己一定是焕容散毒发的武美品,赶紧捂住自己的脸,重新跑回了房间,并把门紧紧的关上了。

  风傲世见状,定眼看了眼紧闭的房门,转身离去了,但是心中却升起了复杂的心情。一边是想,你竟敢惹怒朕,活该!一边又升起了一股自责和愧疚。

  之前给她下毒,是希望能抓到她变丑时的样子,用此说事趁机废了她的后位,把她打入冷宫,如此一来,即把自己为心爱之人留的后位空了下来,又能把母后硬塞给自己的皇后从自己身边打发走,同时也算完成了父皇生前交给自己的不想完成的遗愿,自己立了武家的二女儿为后,还有——便可通过此事,看看武家会作何反应,毕竟相府二小姐是他们最疼爱的女儿,若是被打入冷宫,或许他们便会以此为借口,而露出自己的野心来

  可是此时——为什么知道自己封的皇后是小螃蟹后,自己却把之前的想法都抛开了呢!即使她那么的出言对朕不敬,朕也只是让她把凤居宫当冷宫思过一月,并没有立刻罢免她的皇后之位,同时见到她变丑时的样子,不但没有因此而高兴,反而有些自责,自责自己的自私,竟然把考验朝廷大臣的衷心,下在一个无辜的女子身上。

  朕是怎么了,朕何时变得这么心软了,一个真正的帝王,是不容许对任何人,任何事心软的。不,朕没有心软,朕只是被她一时间气糊涂了,今晚的事情发生的太多太突然了,一时间朕才会乱了,这个皇后之位,除了朕心中的人外,没人有资格坐,朕迟早都会把她废了的。

  风傲世摇了摇有些乱的头,赶忙逃也似的阔步离开了。

  待风傲世走后,武美品向众人解释了自己脸的事,本是吓得心惊胆颤的众人,听了主子的遭遇后,禁不住同情起了主子,没想到乐观的主子,居然中了这种怪毒,而且发作时又正好被皇上看到了,真是担心皇上以后都不会再来了。

  而武美品倒无所谓,若是风傲世从此不再出现在他面前,她倒巴不得呢!因为每次见到他,自己都会很倒霉,最好以后都不要再见到他。

  而武美品这样的希望却没撑多久就打破了,若是她真的按照风傲世的旨意呆在凤居宫内思过,或许至少会一个月不会与风傲世碰面,而一个月不见,或许每天为了国家大事而忙碌的风傲世,早就忘记了有她这一号人物,可是她偏偏是个不安于室的人,昨晚风傲世才下旨让她呆在凤居宫思过一月,可今天她就大摇大摆的逛起了皇宫来,不顾凤居宫众人的恐吓,劝说,而执意走了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