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朕的皇后太爱钱 > 第二十九章:赔偿费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赔偿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震得在场的众人真想去捂耳朵,但是惧于皇上的威严,只能让耳膜在这受损。

  风傲世怒上心头,不满的瞪向面前的人儿冰冷道:“你哭什么?”这个该死的臭丫头,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啊!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哭的这么没品。朕的命怎么就这么不幸呢!居然娶了位这样的皇后,母后,这就是你为儿臣选的好皇后。现在这一刻,风傲世还真想下一道让太后永远都不准回宫圣旨的冲动,朕这个儿子真是被母后害惨了。

  “呜呜,你这只大色狼,大色猪,你居然敢夺走我的初吻,呜呜,你不是人,你这只猪妖,你这只色猪妖,你这只屎壳螂——唔唔!”本是破口大骂的人,突然只能发出唔唔声,定眼望去,原来是被风傲世给捂住了嘴。

  “你是我的皇后,我吻你是天经地义的事,有什么好哭的?”风傲世松开了武美品不以为然道。

  武美品听后,愤怒的指着风傲世道:“你以为人人都希望让你这只猪吻吗?你一只猪又怎么会知道初吻对人的重要性呢?初吻?多么美好的词,那么美的东西,是要给自己喜欢的人最美,最浪漫的礼物啊!而你——呜呜,你居然剥夺了我这样的权利,呜呜,我不管,你要赔偿——”

  风傲世扶额,心中一股无名火在慢慢的燃烧,怒瞪面前的人儿愤怒道:“你是我的皇后,今生只能喜欢我一人,你还希望喜欢谁?又希望把这初吻给谁?”该死,竟然敢不屑朕的吻。

  “哼!现在说这些已经于事无补了,总之在别人没有喜欢上你之前,你吻别人就是不对。”武美品拿二十一世纪的东西来和古人讲理,感觉真是浪费唇舌啊!

  这样的说法对于一位古代男子,而且还是后宫佳丽三千的古代帝王来说,更是可笑,他是皇上,这后宫的女人,想要谁就要谁,想吻谁就吻谁,难道还要征求别人的同意吗?若是后宫的女人都是她这样,那么这后宫还不是乱了套了。

  “你竟敢指责我的不对,你可知这是大不敬,仅凭这一条,我就可以把你打入大牢?”风傲世冰冷道,为什么传闻中的相府二小姐和本人会相差这么远,若是让朕知道是谁传的这个传闻,朕一定砍了他。

  武德善,武丞相,这就是你教育出的好女儿。

  “哼!什么狗屁大不敬,小不敬的,我又为什么对一只猪尊敬啊!皇上若是不讲理把臣妾打入大牢,那么臣妾也只能认栽,而如此以来,恐怕皇上也要成了众人口中的强盗皇帝,因为你滥用自己的权利,夺走了一位女子的清白。”反正吻都吻了,也于事无补了,还是捞点赔偿费比较实在。

  风傲世攥紧拳头,努力忍住心中的怒气,冷冷道:“那么按照皇后说的,该怎么赔偿皇后呢?皇后可是主动贴上我的唇的,这若是赔,意思是不是让我主动贴上皇后的唇啊?”风傲世竟露出了坏坏的笑容来。

  一旁的风绝世没好气的白了眼这个风流成性的弟弟,但是眸中却很是期待武美品的回答。

  风傲世的调侃气的武美品羞红了双颊,怒瞪风傲世冷冷道:“你这是猪,妖,你想的倒美,既然你吻了我,这是不争的事实,众人都看着呢!反正这不是买东西,拿走了还能还回来,这吻是一旦失去就再也回不来的东西,所以,你要赔偿我,赔偿我精神损失费,伤心费,和初吻费——”武美品掰着手指头数道。

  风傲世竟怒极反笑道:“原来皇后是要钱啊?那么我还真的很想知道皇后的初吻值多少钱啊?”这丫头,总是会说一些莫名其妙,闻所未闻的想法。

  “这个数。”武美品伸出了一个手指头。

  风傲世犹豫了下道:“一两银子?”

  “喂!你少狗眼看人低。”武美品立刻不满的大声吼道。

  风傲世不满的冷瞪了她一眼,继续吐出一个数字:“一百两?”

  “哼!少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那是我的初吻。”该死的臭男人,我的吻怎么可能只值一百两呢!

  风傲世貌似揉了下太阳穴做思考状,一脸的狐疑表情道:“难道皇后想要一千两?”

  武美品唇角勾起了弧度,一脸赞赏的表情道:“接近了哦!继续。”

  风傲世怒瞪面前一脸得意的小人儿道:“皇后,做人不能太贪心,小心得寸进尺会付出惨痛的代价的。”这个臭丫头,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朕吻自己的女人还要付钱,她把朕的后宫当成了什么啊!

  武美品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表情道:“多谢皇上提醒,小女子只不过是在替自己讨回公道,拿回自己应有的赔偿,想必在场的众人眼睛都是雪亮的,不会任由某些不讲理的人胡作非为。”哼!我就不相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会杀我,如此以来,你这个一国之君的度量可就全无了,还有武家的权利你怎么也得顾及一些吧!哼!

  风傲世怒瞪面前的人儿在心中暗道:哼!想和朕玩,好,朕就陪你玩玩,不要仗着武家的权利为所欲为,你们家的权势再大,也只不过是臣子,敢跟君斗,朕会让你们后悔的。

  “那么——皇后自己说个价吧!朕也好看看皇后的吻是不是值这个价啊?”风傲世剑眉微挑,一副不怒而威的表情。

  武美品毫不畏惧的开口道:“一口价,一千两——黄金。”

  “什么?”风傲世怒极反笑:“皇后还真是敢开价啊!你可是这些钱是大臣们多久的俸禄?”

  武美品却不屑的白了风傲世一眼道:“那么皇上为什么不去亲吻自己的大臣们呢?难不成皇上有断袖之癖,哎呀!如果是这样,那岂不是苦了这后宫的众姐妹们了吗?”

  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都竭尽全力的忍住笑,以免惹怒了皇上。可是这忍着也不好受啊!只见众人的肩膀抖得厉害,怕是要憋出内伤来了。

  “哈哈哈——”而风绝世却毫无顾忌的大笑出声,走到风傲世的身边,轻拍了下他的肩,朝弟弟投去一记同情的眼神,小声道:“恶人自有恶人磨,看来你小子是遇到克星了。”

  “你——”本就呕血的风傲世,再听到姐姐这样的一番奚落后,更是怒火中烧,拉起武美品的手便走。

  “喂!你带我去哪里啊?这赔偿的事你还没表态呢!”武美品咋呼道,但是却忘记了抽回被风傲世拉着的小手。

  “到了凤居宫,我会好好的赔偿你的。”风傲世咬牙切齿的忍住怒气,用尽量温柔的语气说出。

  而这句话在武美品听来是在告诉自己他会赔钱。

  而在众人听来却很暧昧。

  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风绝世不自觉的松了口气,喃喃道:“希望她的到来能让你忘记过去,取代你心中的那个无人可以取代的位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