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会穿越的佣兵 > 第八十五章 新的人们

我的书架

第八十五章 新的人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新兵的接收工作进行得很顺利,作为二战中少有的本土并没有遭到什么有效打击的国家。美国为军队补充的新兵,有足够的条件和时间完成基础训练。

  抵达英国的新兵们倒也不需要陈斌等人重头教起,带着练练战术,打打枪,小规模的班组演习打一打,新训工作就算结束了。

  和陈斌等人之前的强化训练那自然没法比,可对比同时期的参战国补充兵们来说,这已经足够优渥了!

  “嘿,daddy!这边,坐这边!”

  一件农场改成的食堂内,一场欢迎新兵们的仪式正在进行。只是很明显,本该是主角的新兵们,风头完全被陈斌等一水老兵抢了个干净...

  庆祝劫后余生的有,祝贺李普晋升为e-8的首席军士的有,互相拆台谈论“刺刀之夜”的也有...

  也直到现在,陈斌才知道在自己玩命炸坦克的前一晚,居然发生了这么乌龙的事件。一名穿着缴获的德军雨衣的哨兵在试图叫醒战友换岗时,被迷迷糊糊的战友当成摸上阵地的德军给一刀捅了...

  被自己人扎了一刀,明显不符合获得紫心勋章的条件!而且,万一真就这么死了,也无法获得烈士称号。

  “来了!你们几个,对新人热情点!大牛,分你班里的加西亚和米勒怎么样?有没有想家的情绪,或者不适应的地方?”

  一边笑着走进二排的人堆里拉开座位,陈斌一边问道。

  新训结束,自己也回归了本职工作。作为二排的责任军士长,陈斌可以不管其余新兵们如何,但自己排里的人,该上心还是需要上心的!尤其是第一次成为班长,不,准确地说,比副排长...

  这经历让从小连个课代表都没当过的陈斌格外兴奋,仿佛自己的肩膀上都扛上了一种名为“责任”‘的重担!

  模仿着老戴班长当初对待自己的样子,陈斌一改以往的自闭做派。化身知心大哥哥,隔三差五就会把大牛蓝道曼拉出来谈谈“新”。

  什么“要关爱战士,不得打骂,体罚战士”;什么“要注意新战士们的情绪变化”,一开始,憨厚的蓝道曼还觉得有道理...

  可渐渐的,老好人也破防了...

  “哦尼谢特~该死的陈又父爱发作了!天呐,到底是哪个天才决定陈的任命的?!”

  蓝道曼双手举起,猛地抓着自己的头发。

  如果大牛看过《西游记》,一定会给陈斌一个更贴切的外号:唐僧!

  听别的僧人念经要钱,听唐僧念经...要命啊!

  “哈哈哈,当然是温特斯中...不,上尉啊!”

  能把波澜不惊的雪茄男整成这副德行,葛奈瑞当即幸灾乐祸地哄笑起来。拍着桌子调笑蓝道曼的同时,也不忘回过头冲着新兵们的那一桌吼道。

  “加西亚!米勒!陈上士问你们的班长对你们怎么样?这个问题,你们来回答吧!”

  “报告!好...很好啊!”

  陡然间被这个长着一副“我不是好人”面孔的葛奈瑞中士点名,加西亚和米勒两名新兵颤颤巍巍地起立敬礼...

  “很好,坐下!”

  看着葛奈瑞毫不客气的模样,以及针对新兵们不加掩饰的区别对待。陈斌想开口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放弃了...

  这里毕竟不是国内,时代环境也不是后世那个和平、和谐的地方。

  哄出来的兵,注定是无法活下来的。他们的心理素质如果连这些都扛不住,未来怎么迎着枪林弹雨稳定地向敌人开火?

  更何况,自己还安排了蓝道曼作为他们的责任班长。也算是给了他们在这个冰冷的军营中一抹温暖了。

  想着想着,陈斌忽然觉得自己干得似乎还不错?

  当官好像也不是那么难嘛~

  然而好景不长...

  二排的老排长温特斯成为了新的连长,那么团部自然会补充新的军官来填补E连的缺额。最早补充进来的一名叫做皮考克的中尉,看上去挺正常,可陈斌对他总有种奇怪的感觉。

  似乎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可陈斌可以肯定,自己从未见过这家伙...

  本来想不明白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就准备放弃思考的陈斌转头又迎来了自己的新排长,布鲁尔中尉。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新排长的上任时间,正好是在他们准备“市场花园”行动的前夕。送他赴任的军官,则是索伯...

  对啊!索伯!

  陈斌瞬间明白了这种感觉的由来,这位皮考克中尉的行为习惯简直和当初的索伯异曲同工。指导训练头头是道,引经据典。

  无时无刻不在向陈斌等人释放这货是军校优秀毕业生,学霸的信息...

  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现在的陈斌格外理解为什么很多老兵都很排斥实习排长了,这些理论丰富的学生官,很容易就陷入一种教条化的思维怪圈。

  你跟他讲道理,他能一条一条把你反驳的无话可说;可遇到问题需要解决时,尤其是课本上没有的东西,这帮人立马就原形毕露,单纯懵逼地比新兵还像新兵...

  当然还有更可怕的一类,明明自己不会,但偏偏蜜汁自信。强行命令战士们执行其错误的命令,比如索伯...

  不过,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你好,布鲁尔中尉!我是二排的陈斌,很荣幸和你并肩作战!”

  放下自己的伞包,陈斌走到索伯的吉普车前。敷衍地抬了抬手,打发完索伯后,陈斌将目光投向这位自己未来的搭档。

  希望不要再是皮考克,或者索伯这样的指挥官了!!

  “你好你好,我在来的路上听说过你!一名华人,能在军队中站稳脚跟就很难了,更别提你还能如此快速地得到所有指挥官的一致认可!我也很高兴能和这么优秀的士官一起战斗!”

  布鲁尔表现得热情,不仅立马向陈斌回礼,更是满脸带笑地一边说着客气话,一边上前握住陈斌的手。

  尽管能听出布鲁尔那有些空虚的夸赞只是客气,但陈斌还是悄咪咪地松了口气。

  没有一上来就摆军官架子,说明这家伙起码在来之前做过功课。

  知道士官是不能随便得罪的!是个聪明人!

  对比隔壁的皮考克中尉一来就吆五喝六的模样,反差强烈!

  可很快,陈斌就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的格外离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