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会穿越的佣兵 > 第八十二章 步兵打坦克

我的书架

第八十二章 步兵打坦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回去战斗?

  我战斗个你丫个象拔蚌...

  陈斌内心骂骂咧咧,但身体还是老老实实地回到阵地上。

  “陈,怎么样?”

  “不怎么样,继续战斗,等待命令...”

  “法克,中尉怎么说?”

  “这就是中尉的命令,李普,咱们还是想想该如何处理眼前的局面吧!”

  无奈地叹了口气,陈斌也不着急用狙击步枪还击。面对步坦协同战术,一名狙击手还能把对方的步兵都狙杀了不成?

  还是那句话,你的敌人永远不会比你蠢。

  进攻开始时,陈斌还能见到那些手忙脚乱的冒失鬼,但现在...等冒失鬼死干净了,活下来的,要么就是老油条,要么,就是完成了从新兵过渡到老兵的新油条...

  “处理?这还怎么处理,巴祖卡都奈何不了那铁疙瘩,指望咱们这两条枪...”

  “当然不是指望枪...炸药包!李普,你那应该还有炸药吧?”

  陈斌忽然有些庆幸,自己正好和李普在一块。

  步兵打坦克,听上去简直就是无稽之谈。可在这紧张的环境下,陈斌忽然想到了曾经爷爷讲过的故事...

  步兵打坦克的成功战例世界上并不多,但并不代表没有。而这里面,贡献最多的,正是当年的抗美援朝志愿军!

  装备简陋的志愿军战士们,三年打下来击伤击毁俘虏的坦克高达2251辆,简直就是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

  哦~说到离谱,正好身边就有位李普!

  “把炸药包分散,手雷集中...不要用我们的马克2,德军的那个木柄手雷,三..四个吧,三个或四个捆成一块,做成集束手雷...”

  “等等,你该不会是想靠我们把这些大炸逼送上去吧?”

  都是拿枪杆子的人,陈斌屁股一撅,李普就明白了陈斌的疯狂想法。

  “你莫不是觉得对面都是傻子?或者瞎子?能让你这么摸过去?”

  “当然不是,不过你看!对面最难对付的,就是三秃子对吧?它的火炮不能转向,所以依靠火炮打击我们反坦克突击小组的成员基本不可能。有它转向的时间,这么点距离,不可能还跑不过去,索伯那两年也不是白训的嘛~”

  陈斌故意开了一个玩笑,缓解一下情绪。

  三号突击炮的火炮固然威胁不到突击队员,但它的机枪,还有身后的步兵...

  “至于机枪和步兵,就需要配合了!你看那里,左前方五十米处的低洼地,还有它侧面二十米处的那个低洼,这些天然的反斜面就是我们伏击的战场!”

  “三秃子的装甲保护了他们的身体,就必然保护不了他们的视界!只要我们在右侧布置以机枪为主,全自动武器的火力掩护,伪装出一副我们主火力点在这的假象,你觉得如果你是德军车长,你看到阵线上这一块的火力格外猛烈,你会怎么做?”

  “炸他娘的!可步兵怎么解决?”

  顺着陈斌的思路,李普感受到了那么一丝可行性。但大量的德军步兵也不是摆设,现在距离近了,李普也认出了他们身上的服装。

  领口上的“ss”标志太显眼不过了。

  面对武装党卫军的这帮疯子,李普心底难免有点发怵...

  “没法彻底解决!还是老办法,火力掩护!”

  陈斌叹了口气,军事装备上的碾压真不是一个两个士兵可以解决的。当年志愿军那辉煌的战果下,又埋藏着多少悍不畏死的忠骨?

  “借助右侧自动火力将德军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反坦克突击组运动到我刚刚说那些位置等待。等自己身边出现坦克,或者距离近到10米左右时,剩下的人集中火力,打那辆坦克后的步兵,只要挣得一个五秒钟的时间窗口,就足够突击队员将炸药塞进三秃子的散热窗口!哪怕塞不进去,也可以炸他们的履带!”

  陈斌话音落下,久久没有得到李普的回应。转过头,看着一脸踌躇,挣扎的李普,陈斌自然明白对方在顾虑,或者害怕什么...

  “这样做,那些人...恐怕都回不去了!”

  “可如果不这样做,我们又不让撤,拖到最后只会是谁也回不去!”

  认真地盯着李普的双眼,陈斌一把丢开自己原本视若珍宝的狙击步枪,劈头盖脸地从李普怀中夺过一个炸药包。

  掂量一下分量后,陈斌在此开口。

  “来吧,没时间了!我第一个上!记得组织兄弟们掩护我!”

  “你?为什么?要不我去...我们E连,有你在,比我的作用大!”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计划是我提出的。如果我都不敢上,兄弟们怎么上?”

  陈斌洒然一笑...

  自己死了,大不了就是回归现实。无非任务评分低一点,说难听点,又不是没被炸过...一回生二回熟,炸炸就习惯了...

  说不定回现实后还能去写本名叫《论被地雷炸死与火炮炸死的感受差异》的小说?

  “再说了,我现在就一列兵,你去了,我也指挥不了兄弟们。对了,还有一件事,如果我们这些人没有炸掉对面的装甲,你记得和温特斯说。”

  “先撤出阵地,然后借助我们昨天挖的坑道,组织反击。比如把巴祖卡射手藏在战壕内,还有反坦克手雷、集束手雷等等...这不叫撤退,更不叫逃兵!我就不信了,巴祖卡怼它脸上还炸不开它的王八壳!”

  陈斌说完后,带上炸药包,转身向左侧的阵地一处跑去。那里与其选定的一处低洼地正好处于直线...

  一旦附近德军的注意力转移,陈斌就会越出战壕,以最快的速度进入伏击点等待。而望着陈斌的背影,李普只能低吼一声“法克”,接着大吼道。

  “马拉琪!葛奈瑞!跟我去右边,麦格加斯呢?机枪组去右边!”

  “李高特,你带人去找陈斌!看到他动作,火力掩护!”

  另一边,就位的陈斌回忆着脑海里爷爷当初故事里的内容,腋下夹住炸药包。然后身体微微躬起,宛如一只盯上猎物的豹子...

  越是一动不动,越是让人感觉危险。

  匆匆赶到陈斌处的李高特,本想打个招呼,询问一下李普这突然的命令到底是搞什么的鬼的话也戛然而止...

  一秒,两秒...

  一分钟,两分钟...

  枪响了!

  -----------------------------------------------------------------------------------------

  ps:被某些评论整破防了,郁闷了好几天。咱该怎么说怎么说。如果不是因为不可抗力因素写不下去,这本书我会给写完。

  信也好,不信也罢,无所谓了。愿意看,您看看,不愿意看,直接点叉...

  谁家还能没个事了?

  最近搬家,迁户口,爷爷去世,工作本来就忙得团团转,一会一个情况。是,这些事是我个人的问题,没能保质保量的更新,怨不得谁。

  骂我可以,别带上别人。

  也别辱及家人,就这样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