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会穿越的佣兵 > 第二十章 形势反转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 形势反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刚刚我放烟雾弹时,他就守着门边开了两枪,预判我们出门的时机...这种老油条可不是什么雏鸟,保护好自己,不要逞强!”

  趴在阳台上,克里斯一边大口喘着粗气,平复自己的心跳,一边向陈斌示警。

  这次行动进行到现在,可以说已经彻底失败了。答应保护的线人没有保住,自己等人反而被对方打了个伏击,至于屠夫的行踪线索...

  这个好像得到了!毕竟现在那人就在楼下不远处拿着电钻耀武扬威呢...

  “法克!”

  正懊恼着的克里斯,听到楼下传来的那只属于孩童的稚嫩且声音尖锐的哭嚎,再想想自己此刻被敌方狙击手压制住,无能为力的局面。

  心中的烦闷化作一声低吼,同时脑海中也快速地思考着破开眼前局面的办法。

  与此同时,陈斌也通过克里斯的耳麦听到了孩子的哀嚎声。

  不过正在上楼的陈斌并不在乎这个孩子的生死。对孩子下手,的确让陈斌不齿,也让陈斌有些愤怒,可抛开这些个人情感因素,陈斌明白自己其实什么也做不了...

  眼前这栋自己选择的目标建筑能否找到对方狙击手还另说呢,救那个孩子?真当自己是超人了?!

  “克里斯!我快到位了,能判断那个狙击手的位置吗?”

  一把推开天台的铁门,陈斌没敢走到低矮的围挡边探头查看地下的情况。在询问克里斯的时候,手上也没闲着...

  “莫加罗!来,把这个水箱推到这里!”

  “好,来了!”

  放下手中的步枪,莫加罗快步上前,和陈斌一块推着一个废弃的铁皮水箱移动着。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听得陈斌身上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声音丝毫不比指甲刮黑板的威力弱!

  然而,就在这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中,陈斌还得稳住心神,仔细听着耳麦里克里斯的回复。还是那句话,都是狙击手,判断敌方狙击手大概位置的能力绝对是有的。尤其是在他还挨了一枪没死的情况下...

  通过弹痕复原弹道轨迹,其推测的准确率将会大大提升!

  “法克,你特么的终于到位了!”

  “那个狙击手...在我的两点钟方向,具体方位应该是...070,069左右...”

  克里斯的两点钟方向...

  没错!正是路西偏北!

  听到克里斯报出的方向,陈斌心头一喜。场上的形势在这一刻,彻底发生了反转!

  原本敌在暗,我在明...

  现在敌方狙击手的位置已经暴露,虽然克里斯被他压制得无法动弹,可自己的位置,对他而言还是未知的!

  自己从涵洞到这里的一路上,都没有发现敌人的哨兵,这就意味着,自己的位置并没有暴露!

  “还有,陈,注意高于四层的建筑!我在四楼楼顶,那一枪的弹痕是由上而下的,弧度超过了正常子弹抛射下坠的弧度,他所在的位置应该高于四层!”

  从听到陈斌说自己运动到位的瞬间,克里斯就想到了陈斌刚刚所想的一切。

  这破局的方法不就来了吗?!

  你能压制我,但你还能压制住我兄弟?!

  为了确保陈斌在没有暴露的情况下,首发的命中率,克里斯连滚带爬地重新回到门边。由于不敢起身观察弹痕,克里斯只能蹲在门边,同时抬起手臂,伸出手指在弹痕上摸索着。

  而为了得出精确的弹道轨迹,克里斯更是忍着粗糙的墙皮刮擦自己皮肤的疼痛,将手指伸进那个不大的弹坑中...

  “啊~”

  就在此时,仿佛是老天不愿意看到陈斌和克里斯这两人过得太舒服。还不等两人兴奋多久呢,远处一声更加响亮...不,应该说是撕心裂肺的哀嚎声再次响起...

  伴随着孩童的哀嚎,还有一些嘈杂地人声,似乎有悲号,也有哀求...

  不一而足...

  哪怕听不懂阿拉伯语或者库尔德语,陈斌都能从中听出绝望的味道。

  “唉...”

  轻轻地叹了口气,陈斌悄咪咪地爬上横放的水箱。坚硬的金属触感,让习惯了趴在地毯上的陈斌手肘有些咯得难受。

  不过,这都不是当下的重点...

  “陈,找到那个狙击手了吗?”

  “没有,给我一点时间...”

  趴在水箱上,通过围挡的缝隙,陈斌快速地搜索着道路对面高于四层的房屋。尽管这附近高于四层的建筑并不多,但挨个窗户、楼顶都要快速检索一遍,显然也不是一时半会能搞定的。

  而在陈斌抬起枪口时,视线也不可避免地看到了楼下街道上的那一幕...

  那名代号为屠夫的恐怖分子,大热天还穿着一身骚包的皮风衣,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这家伙地位高一样...

  手中拿着一个极其违和,甚至看上去有些搞笑的电钻,此刻正压在一名小男孩身上。不顾孩子的哀嚎,还有一名中年男子的哀求,正狠狠地将高速旋转着的钻头插进小男孩的腿上...

  看着眼前这一幕,陈斌说不愤怒那是假的。长久以来的观念,让陈斌觉得自己虽然不算什么好鸟,但祸不及家人,暴不及老幼的底线还是有的!

  曾经在学校里打架斗狠的事没少干,但从来没有说欺负低年级学弟这么回事。甚至去找低年级学弟收保护费这种事,只会让其他混子看不起...

  自己有能力救他吗?

  陈斌觉得没有,毕竟屠夫作为此地基地组织的二号人物,身边的安保力量除了那名疑似穆斯塔法的狙击手外,肯定还有一些随行的武装人员。

  此时他们正分立于屠夫的左右,宛如众星捧月般将屠夫的暴行现场围在中间。

  自己的一枪,哪怕能够干掉屠夫,这些人也有足够的时间补枪。相反,自己一旦开枪,那么自己的位置就会暴露!

  敌方的最大威胁人员,那名狙击手就能通过枪声锁定自己的大概位置。从而逃离也好,反击也罢...

  自己将失去击杀那人的最佳时机...

  自己只有一枪的机会!

  反而,如果自己找到对方那名致命的狙击手,并且解决掉他!

  那么就凭屠夫带的这么些地面人员....那一个排的陆战队解决他们绰绰有余!

  这也算是为那个小男孩报仇了吧?

  “陈,你还记得我们的任务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