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悠闲的海岛修仙生活 > 第214章 日炼月炼,伏光导引!

我的书架

第214章 日炼月炼,伏光导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玄真门虽然是一个重视法术、幻术、道术的门派,提倡“依玄妙秘术,与道合真”,但这份传承却并没有半点虚假之处。

也许对于普通人来说,上面记载的很多东西别说学会了,看都看不懂。

勉强能看懂的一些内容,又好像太过简单,学起来也没有任何的头绪。

但在李安然的眼里,这门《七步尘技》也许成不了仙、证不了道,但用来打基础却是足够了。

“气……炁(qì),有意思。”

李安然很快就将帛书上记载的传承全部记下,并好好地研究了一番。

对于赵飞、王兜兜这样的修道小白来说,想要立刻吃透《七步尘技》那绝对是瞎扯蛋。

但在李安然这边,只是短短时间就真得吃透了这部正宗的道门传承。

“炁(qì)道和神道,一个炼身、一个炼神。”

“符道,讲的是符箓。”

“咒道,讲的是法咒。”

“诀道,讲的是法诀。”

“禁道,讲的是禁制。”

“术道,讲的是法术。”

“啧啧啧……从道到术齐活了,要我看,这门七步尘技压根就是本修道入门大全啊。”

“特别是这禁道一门,怎么感觉跟我得到的传承着些许的雷同之处,难不成这七步尘技跟天书道箓还有些关联?”

可惜得是,这个问题的答案没人能给。

不过李安然也不是很在意,毕竟这《七步尘技》的内容再完整,也不过是门再基础不过的入门传承。

别说根本没办法跟《天书道箓》中所记载的无数神功妙法相提并论,就连李安然当初用来打基础的《小五岳真形诀》都比它强!

“那些术法不提也罢,到是这炼体与炼神的法门颇有几分玄妙之处。”

想到这里,李安然伸手一挥,面前的空气中就浮现出无数文字。

《七步尘技》中的炼神手段有两个,一为月华功,一为日精功。

这两个名字听着好像很low的样子,可实际上却涉及到了炼神领域最基础但也最重要的两点。

月炼和日炼。

月华功指得就是月炼,要说此法看起来也挺简单。

置一大盆盛满水,对月映影。

然后两目垂帘,凝望盆中之月,默想额前也有清月一轮,具明净、清凉、风透、圆融之特点。

如是观想,务使天上月、盆中月、额前月,三月合一月,浑然无可分,无不合,似是似不是为度。

月影清晰,渐进觉此身是月,具明净、清凉、风透、圆融四特点,光照内外,浑然一身,久之自然头脚不存,身心浑圆,而入净乐。

修此功无月可以存想,有月时可以含照。

也就是说,天气不好看不到月亮的时候,可以想像。

天气好看到月亮的时候,就可以用盆盛水来含照。

等功夫深时,三月合一垂目即得。

等修得了上半部分功力,便可进修采月华之功。

这采炼月华的手段同样也不难,只需面月而坐,凝目纳月之光华。

月华开眼不见,微闭其目即来。

引之自双目而入于心身,蓄于周身。

久之光华源源而入,自觉与月同体同光,浑然不可分离。

待周身透体清凉,如月沉渊底,功夫便为初成。

以此功治病凡热性病痛,对坐一照即可减痛去病,患者亦会感凉透肺腑,切肤彻骨,分外舒适。

而这些仅仅只是月华三步诀的第一诀,后面还有两部更深的。

一为玉光小周天法,另一为玉光大周天法。

玉光小周天法,存想顶门有一碧月,玉洁冰清,光耀如镜。

久之碧月如轮,可引之顺中脉而下,照耀中庭,渐而降会阴,转尾阎夹脊,再升天门。

任督两脉,光耀明净,凉透舒恬。

久之任督相接,成一光环,即谓之玉光小周天。

此法修炼长久,能使练功者感到玉色光环存在,任督之气畅通无阻,有益于健康。

而玉光大周天法就更简单了,只需在玉光小周天的基础上见任督呈玉光后,用意念引其玉光遍及全身,使自身通体光明即可。

日精功指得就是日炼,于日初升时分采吸初日分光芒,谓之“生光”。

又于日中时或夏令三伏时采吸中日分光芒,谓之“伏光”。

于日落之日采吸末日分光芒,谓之“金光”。

“生光”生阳,“伏光”壮阳,“金光”养阳,皆有助阳气养炼。

日月同采之法,于日落月升之际,日月交光之时采之。

其法有二,一为先面日,微含其目,引日光华自目入腹。

七度之后,转身面月,亦引月华自目入体。

八度之后,在转身摄日精,如此往复,至日落止。

别一法为双手左右才炼法,需直立,双掌心左右伸出,左向日,右对月,双掌同时导日精月华入腹。

左掌微温之气入左腹,右掌清凉之气入右腹。

日落后,双手分按左右腹使阴阳调和,溶融一体。

不管是月华三步诀还是晶精功,看起来确实好像很简单的样子,即没有咒语也不用画符,更不需要什么仪轨。

可实际上,越是看起来简单的东西,真正学起来的时候往往就最是困难。

短短几句话的内容,想要吃透、想要做到,不说万中无一,百中无一那是肯定的。

就算能做到,能不能功成又得再大浪淘沙掉很大一部分。

而配合炼神的炼体法门也有两部,一为“伏光导引”,一为“龟息真定”。

所谓伏光导引,说起来走得也是古炼气士一脉。

日上三竿,向日而立,凝目以纳日光之芒,运目力纳入而复吐。

纳芒时微闭其目,光华自来投入目中目中,并引入使归元海。

吐芒时微努睁其目,其光芒迅即缩回,所收光芒亦随之而出。

如此渐纳渐吐,渐纳渐深,渐吐渐远,久之自觉光芒温而变热,热而变灼,纳时热流直透腹中,吐时热流涌目而出,如电如射。

此时便可移时上午,等日光渐渐曝烈,热力也会随之增长,双目或觉灼热清痛,便当少息之,运气自目吐之,久之自然清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