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悠闲的海岛修仙生活 > 第180章 打生桩,怨灵、凶灵!

我的书架

第180章 打生桩,怨灵、凶灵!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卫星的监测下,一道赤红色的剑光冲天而起来。

三百多公里的路途,10来分钟就搞定了。

等剑光落下,就见耿精忠连忙前冲几步就是一通呕吐。

“老耿,你这体质不行啊。”李安然笑了笑,然后才打量附近的环境。

很显然,这座区级的大桥已经被彻底封锁了。

桥两边各有一座营地,不少荷枪实弹的军人正在四处巡逻着。

就连桥下的河面上,也有小船来来回回。

船上有不少穿着隔离服的工作人员,分别拿着不同的设备在那里检测着什么。

“就这里?我还以为是江阴大桥那种桥。”李安然有些小失望。

“如果是那种大桥,问题就大了。”一个明显有些激动的声音突然响起。

李安然转头看去,就见一位道人正激动地看向自己。

能不激动嘛,这位道人刚刚可是亲眼看到李安然带着耿精中从天而降。

这种手段对于一位道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道法重新现世,也意味着成道之机就在眼前!

至于对方年轻的问题,呵呵……重要吗?

学无无后,达者为师啊!

“道友,有礼了。”李安然笑道。

“道友,失礼了。”道人连忙回礼,“贫道句容上清茅山道院,吴松柏,见过道友。”

茅山的前身是上清派,源于汉时,到南朝陶弘景时期才正式确立了茅山宗。

所以道门之间的称谓,通常要在前面冠名,才会说成上清茅山。

到不是为了装逼,或者给借上清派的名头。

到了明代,全真派大举南下,丘处机创建的龙门派攻占茅山,形成五观传全真,三宫传正一的局面。

后来五观三宫合并,统称茅山道院,传正一派。

另有乾元观,为坤道,也就是女道的修炼场,传全真龙门派。

“海外散修,李安然。”李安然也自我介绍了一下。

这个身份到也不算忽悠,后陀湾也算是海外了。

“海外散修?”吴松柏愣了一下。

“有什么问题吗?”李安然笑道。

“失礼了。”吴松柏才反应过来,连忙歉意地行礼道。

“道友不必如此客气。”李安然摆了摆手,“灵气复苏、天地异变,数千年难得一遇的大机缘,同样也是数千年难得一遇的大劫难。”

“这些俗礼还是免了吧,有那个时间,不如请道友说说这里的情况?”

“惭愧,还是道友看得透彻。”吴松柏苦笑了一下,“至于这里的情况,就更让贫道惭愧了。这几日虽然也帮了些忙,却无法彻底解决这里的问题。”

“哦?道友能说说是什么问题吗?”李安然问道。

“打生桩!”吴松柏在说出这个有着特殊含义的词语后,脸上满是愤怒的神色。

“该死!”李安然脸色一沉,脚下的地面瞬间龟裂开来。

也不怪他这么大反应,打生桩这种习俗说白了就是建筑工程动工前,把一两名儿童活埋生葬在工地内,其目的是确保工程顺利。

相传这个方法是由鲁班首度提出的,当人们在一处地方动土时,便会破坏该处风水,且会触怒该处的冤魂,以致在建造期间时常发生意外。

因此便出现了“打生桩”,把小孩生葬在工地上用作镇邪,以减少出现的意外。

此法是不是鲁班提出的还是个问题号,但此法阴毒无比、毫无人性却是当之无愧。

“道友息怒,据贫道观察,这里的生桩并非孩童。”吴松伯连忙说道,“而是一位成年人,根据官方查证的消息,应该是一名女工程师。”

“而且当初也不是真的想打生桩,纯粹是一个巧合。”

“巧合?”李安然有些惊讶。

这个时候,耿精忠也终于呕吐完了。

“根据我们的调查结果,那位女工程师是无意中跌落。”

“九成的可能是当场就死了,然后才被工程队的老板顺水推舟地打了生桩。”

“好一个顺水推舟!”李安然冷笑一声,“这事儿你们特事局管不管,如果你们不管,那就由我来管!”

不是李安然想多管闲事,打生桩这种阴毒的手段可比直接害了人命更残忍。

正常杀人,人死之后也就转世轮回了。

可打生桩死的人,却只能被困在工程所在的地方,日夜煎熬、永世不得超生!

相比之下,死亡反而是种解脱。

“人我们早就控制起来了。”耿精忠无奈地笑了笑,“这种事情我们也想尽快解决的。”

“有没有试过把当事人直接生祭了?”李安然问道。

“这……”吴松柏有些迟疑。

“李真人,就算那人犯了罪,也应该由法律来审判。”耿精忠提醒道。

“那你让法律解决这只怨灵啊。”李安然戏谑地笑了笑,“在眼下这种局势发展中,如果你们还秉持着老思想,我只能说,希望到最后你们不会后悔!”

“李真人,有话你就直说吧。”耿精忠到是并不生气,反而听出了一点什么。

“盘踞在这里的确实是一只怨灵。”李安然看了眼并不算多高多大的桥那边,“它杀了这么多人,还吞了那些人的灵魂补充自己,要不了多久就会进化成凶灵。”

“别看你们在两岸都布防了人手,等到那个时候,也都只是给这只凶灵送补品而已。”

“真人,这么严重吗?”耿精忠脸色一变。

“严重?不,这才哪儿到哪儿啊。”李安然却是摇了摇头,“怨灵、凶灵,都还属于灵。”

“一旦它进化成了诡异,到时候就算我来了都难办。”

“听我一句劝,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情,直接把罪魁祸首给扔到这边让它自己处理。”

“这样就算不能解决问题,也可以避免其在短时间之内进化到诡异。”

“明白了,我会向上面转达。”耿精忠点了点头。

做他这样的工作,从来都不是优柔寡断、心慈手软之辈。

如果杀一人能救很多人,耿精忠根本不介意来做这种脏活。至于代价和后果,就由他来承担就好了。

“那么,我现在就处理?”李安然说完看了眼吴松柏,“道友,不介意吧?”

“当然不会,道友请。”吴松柏可不敢摆什么茅山正宗的架了,态度相当地客气。

【作者题外话】:第一更送上,再求一波支持啊,银票、书评,再多看看广告,求求大家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