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悠闲的海岛修仙生活 > 第62章 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我的书架

第62章 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着滩泥被冲走后露出来的东西,赵飞的双眼顿时瞪得老大。

“这是……蛤蜊还有……蚬子?”赵飞看了看网兜里的东西,又看了看旁边的那一堆滩泥,眼神瞬间就变了。

之前的嫌弃眼神哪里还有半点,现在全都是垂涎!

“没错,蛤蜊、蛏子。”李安然点了点头,“这些东西只有在滩涂地里才能找到。”

“别看东西不值钱,一公斤也就三四块钱,但味道确实很不错。”

“特别是花蛤,回头给你做个香辣花甲,再放点粉丝,味道肯定不错。”

“蛏子的话,直接爆炒吧,吃得就是个鲜。”

“好好好!太好了!”赵飞连连点头。

对于一个吃货来说,从来都不会用价钱来衡量一种食材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蛤蜊和蛏子都不是什么名贵的海鲜,在舟山这边更是再普通不过,根本卖不上价钱的便宜货。

毕竟这边到处都有滩涂,只要有心,随便忙活一个上午就能弄到几十斤甚至更多。

正因为太多了,所以很少有人买这个,自然也就卖不上价钱了。

但这种海鲜要是做得好了,味道绝对是一级棒!

实际上赵飞就没少吃过这种美食,但刚出土,呸!这么新鲜的蛤蜊和蛏子他还是头一回见到。

“赶紧冲,弄个两桶我们就走。”李安然催促道。

“好嘞!”有了好吃的,赵飞顿时就来了劲头。

连续两桶水冲完,白蛤、花蛤、蛏子之类的就搞了大半桶出来,数量不是一般的多。

也不知道是因为后陀湾这边被废弃时间太久的缘故,还是之前那场灵雨,这些蛤蜊和蛏子的个头也都很大,看着就好看。

李安然嫌赵飞的速度慢,于是干脆就将挖出来的滩泥弄到了海边直接冲洗。

忙活了半个多小时,两只桶里就装满了蛤蜊和蛏子。

“卧槽!怎么会这么多,而且个头还大。”赵飞感觉自己的三观有些崩。

要知道这些花蛤和蛏子在舟山这边确实不值钱,但在内地的卖价可不算低。

最便宜也得大几块钱一斤,好点的都要十几块一斤。

这两桶加起来,多了不说几十斤肯定是有了。

不说十几块一斤,就按五块钱算,这里少说也要两三百块钱。

“很正常。”李安然一边说一边往桶里装上海水再送到船上,“这里废弃的时间太久了,再加上这些东西在这里也不值钱,没人来祸害自然就多也自然就大了。

“安然,这些蛤蜊和蛏子方便运输吗?”赵飞明显有些想法。

“怎么?还想给你家里的饭店做渠道?”李安然闻弦而知雅意,一边说一边把船推回海里,“短时间之内你还是别想了,没那么容易。”

等船回到海水中后,李安然先把好基友扶了上去,然后自己翻身上船放下船外机。

用力拉了两下启动绳,船外机立刻就运转了起来。

“为什么不容易?”赵飞忍不住问道。

“海鲜这种东西,吃得就是个新鲜。”李安然一边说一边操控着船驶离了后陀湾,“如果想活着送到南京也不是不可以,直接走长江就行了。”

“但运输的成本可不低,而且还容易受天气影响,一旦遇上不太好的天气,一船的海货估计都得完蛋。”

“那就走空运,这个快。”赵飞说道。

“空运确实快,但成本呢?”李安然摇了摇头,“货少了,不值得。货多了,成本更高。”

“靠!照你这么说,内陆应该没有活着的海鲜卖才对。”赵飞翻了个油腻的白眼。

“你以为内地的海鲜价格跟我们这边为什么会差那么多?”李安然笑了笑,“明明是冻货,连冰鲜的都不是,都能卖出我们这里新鲜货的价格?”

“不是没有办法运,而是运输的成本高,而且这里面还有很多的弯弯绕。”

“你是说……药?”赵飞愣了一下。

他虽然没有子承父业,但怎么说家里也是搞饭店的。

对于那些食材上的一些弯弯绕,或多或少都听家里人提到过。

比如黄鳝喂避y药、鸡鸭喂激素、吃泔水的猪等等等等,太多太多了。

为什么有时候买到的猪肉在焯水的时候会非常骚?还不是因为猪本身有问题。

不是老母猪,就是吃泔水养大的猪,味道能好才怪。

相比之下,只是给瓜果蔬菜施化肥、喷农药,那都不叫事儿,正常操作。

赵飞曾经就闹过一个笑话,他觉得那些有虫眼的蔬菜应该是有机的,否则如果喷了农药后哪来的虫子。

可现实却是,虫子已经对农药产生的抗体,就算有虫眼的蔬菜同样不代表没用过农药。

实际上赵家的饭店之所以遇到了发展的瓶颈,并不是因为菜做得不好,实在是因为太过良心,对食材的质量要求比较高,从而导致成本大增,菜价也高的缘故。

“想要大幅度提升海货的活力,办法其实有不少。”李安然笑了笑,“具体得我就不说了,反正你家的饭店肯定不行,不然多半得砸招牌。”

这话还真不是李安然夸张,对于普通食客来说,海鲜到底是鲜活还是死的根本分不出来。

哪怕有些饭店都会当场现捞活鱼活虾给你做,可一转脸,天知道会给你换成什么货。

你说啥?

有那种厨房是敞开式的,能看得到加工过程?

呵呵……太天真了!

这年头买条烟都有可能被人当着面给换成假货,何况还要处理的鲜活食材。

信不信你去菜市场买只活鸡让人现杀了,到你手上的鸡都不见得是原来的那只了?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这么做,但总有人愿意为了利润走上歪路。

“安然,就没别的办法了吗?”赵飞有些失望,又有些不甘心。

“哈!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李安然笑了笑,“不过现在说这个还太早,回头找个机会可以试一下,具体情况具体再看吧。”

“够兄弟!”赵飞连忙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以他对李安然的了解,知道对方绝对不是那种信口开河的主儿。

既然说了有办法,那肯定是有办法。

有了这个承诺,赵飞的注意力很快就放回到了中午的海鲜大餐上!

【作者题外话】:第三更送上,今天确实晚了些,抱歉啊,但后面还有,不要着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