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宋东禹将浑身抖个不停的顾惜轻轻搂进了怀里,下颚贴着她的发顶。

“冷静一下,顾惜,我带你回来,不是为了让你看清楚自己有多懦弱的,别怕好吗?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都相信你可以勇敢面对的。”顾惜的眼睛里湿润一片:“师父,我可以吗?”“可以的,再说不是还有我吗?我是你的师父,你搞不定的事情,当然都由我来解决!”有了宋东禹的安慰,顾惜的心情总算好转不少,但仍是不想再跟苏亦琛有什么正面接触,将修改细节的工作交给了另一位设计师。

可最终,敲开苏亦琛办公室大门的人却变成了——宋东禹。

“你好,苏先生,我是东行珠宝设计行的负责人,我姓宋,我的同事顾惜因为身体原因,将双子星钻戒细节修改方案的工作移交给了我,您有什么要求或者建议,都可以直接跟我说。”苏亦琛坐在沙发上,看着门口彬彬有礼自我介绍的男人。

这张面孔他并不陌生。

前段时间才让助理查了这四年来跟顾惜走得比较近的人,第一个查到的就是眼前这位——东行珠宝设计行的总负责人,宋东禹。

他是当初在杨平湖边救了顾惜的人,也是带她入珠宝设计行业的师父。

苏亦琛本以为,这样的男人应该上了些年纪,可在资料上见到他不过才三十五岁的年龄时,他还是有些微微的意外。

同时嗅到了一丝很微妙的敌意。

“宋先生是吗?”苏亦琛示意他入内,却连一杯茶都没吩咐秘书泡给他,“但我记得双子星钻戒的设计图是贵行顾惜设计师画的,你这么随意动别人的作品,似乎不太好吧?”言下之意:哪怕你身为老板,也不可以在顾惜的设计图上指手画脚。

听懂了苏亦琛的逐客令,宋东禹只是淡淡地笑着:“苏先生误会了,顾惜初出茅庐,虽然有很多的灵感跟想法,不过在设计方面还略微有点不太成熟,双子星钻戒的设计,也是在我的帮助下完成的,所以我很明白她想要表达的究竟是什么意思。”因为追逐过太阳,所以才更向往势均力敌的爱情。

她是觉得他这颗太阳曾经刺痛过她,所以连见他一面都不愿意了吗?“既然这样,那你就回去吧,不是顾惜自己的想法,我不想添加在这枚戒指上。

”苏亦琛这回连客套都懒得再客套,直接走向了办公桌。

“好的。”宋东禹毫不在意,起身告辞。

临走到门口,他又忽然想起什么,回过头来:“对了,我初来乍到,对A市的很多事情都不太了解,可否向苏先生请教一个问题呢?”“什么问题?”“A市对于那些无人认领的尸体,一般都是怎么处理的?”这个问题让苏亦琛皱起了眉,完全不明白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你问这个做什么?”“哦,也没什么,就是当初顾惜离开A市的时候,正值她的妈妈过世,她也没跟我提过她在这边还有别的什么亲人朋友在,所以我就想,这趟既然来了,顺便替她把老人家的遗骸带回去,也算是了却一桩心愿吧。”宋东禹的回答很是随意,落在苏亦琛耳朵里,十足十的挑衅意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