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只要玩不死就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周挽月不知道此刻到底是该气还是该笑。

  笑的是,陆浮空和许怀志像傻子一样,认真地研究母猪的产后护理。

  气的是,陆浮空这小混蛋竟然信口开河!

  说参透母猪的产后护理能够超越大宗师,和大周先祖一样飞升上界。

  这不是摆明了摸黑先祖嘛!

  但看在陆浮空刚刚丧父的惨状下,周挽月不打算和陆浮空一般计较。

  “小空子,和朕一起回宫。”

  陆浮空闻言回头,恭恭敬敬地行礼。

  但许怀志还和刚刚一样,拿着那本母猪的产后护理仔细研究,聚精会神,一动不动。

  典狱长见状,立刻解释道:“陛下,这是三年前刑部侍郎许傲之子许怀志。

  当年许傲触犯大周律法,被处死刑,许怀志因此受了刺激,脑子出现问题,自认为自己是一位隐世修行的大宗师。

  臣见他可怜,也无家可归,就把他收留在天牢中,望陛下饶恕。”

  周挽月知道许傲,是一位敢于直言进谏的好官。

  奈何他性子太直,不与其他贪官同流合污,最终被诬陷,落得个斩首的下场。

  周挽月轻叹一声,说道:“放心,朕不会怪罪。如今八府叛乱,国难当头!等到平叛之后,朕会下令彻查,还许傲清白。”

  “谢陛下隆恩!”

  无人知晓,面向后面的许怀志眼角滑落一行泪水。

  他装模作样隐藏自己三年,只为了等魔剑解封之后报仇。

  如果真的能血洗父亲的冤屈,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过此时,他还需要继续隐藏。

  只有等魔剑解封,他才拥有足够的实力做自己想做的事。

  ……

  陆浮空跟着周挽月一直走到未央宫,但周挽月始终一言不发。

  即使陆浮空一直在胡思乱想,有时还会说周挽月坏话,周挽月也没有立刻发飙。

  因为,周挽月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和陆浮空说他父亲死亡的消息。

  “时隔几天,刑满释放,再次回到未央宫。”

  “周挽月这婆娘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一路上都愁眉苦脸的,莫不是有啥心事?”

  “难道她今天正好来大姨妈?”

  “算了算了,反正这婆娘跟我没啥关系,不想喽。”

  饶是周挽月脾气再好,也忍不了陆浮空一路的毒舌。

  虽然陆浮空总是说一些周挽月听不懂的词,比如大姨妈。

  但是,结合语境也知道,这肯定不是什么好词。

  更何况,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从陆浮空嘴里说出来的词,怎么可能是好词!

  “忍不了了!

  算了,陆大将军是陆大将军,陆浮空是陆浮空!

  虽说陆大将军功劳显赫,但是与陆浮空有啥关系?

  男孩子还是要经历一些磨难的,所以,只要玩不死就行!”

  在陆浮空的帮助下,周挽月过了心里的这一关。

  她突然停下,转头看向陆浮空,说道:“小空子,你父亲昨晚在燕山……战死!”

  “哦,知道了。”

  “你别难过,你父亲为国捐躯……什么!你爹去世你竟然……”

  周挽月正要发飙,又听见了陆浮空的心声:“多大点事嘛!原来臭婆娘就是因为这个愁眉苦脸啊!

  连段红尘都没死,我爹哪这么容易死?不仅没死,还突破大宗师了好吧!”

  ???

  周挽月似乎听见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段红尘没死!

  陆豪杰不仅没死,还突破到了大宗师之境!

  怎么可能?

  叛军三位大宗师同时出手偷袭,竟然都能逃过一劫?

  当然,这肯定是好事。

  但是,周挽月已经知道,大宗师不能参与这场战争,而大周依旧处于危险关头。

  “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堂堂女帝竟然不知道!”

  瞬间,一股无名怒火涌上心头!

  周挽月看了看陆浮空,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小空子,如今八府叛乱,大周风雨飘摇,你可有良策平定八府叛军?”

  陆浮空只想回家当一条咸鱼,如果为周挽月出谋划策,周挽月不放他走了咋办?

  所以,陆浮空随意回答道:“陛下,臣才疏学浅,并无良策。”

  周挽月依旧不怀好意地笑着:“小空子别急,听朕说完嘛!如果你说不出个好计策来,朕便只能再次征兵。

  如今大周不仅缺兵,还缺将领。你父亲是镇国大将军,你应该得他几分真传,到时候就由你来统兵征战吧!”

  陆浮空腹诽道:“这臭婆娘就是不想让老子安稳啊!都怪老头子非要让我来皇宫当值!当个球球啊!现在都脱不了身了!”

  周挽月心中窃喜,但是表面上还装作平常一样。

  如果让陆浮空知道自己能听到他的心声,这么就不妙了呀!

  陆浮空无奈回答道:“陛下,臣虽学识浅薄,但还有几分谋略。

  臣以为,虽然八府同时叛乱,但是八位府主之间肯定有隔阂,可以分而化之,再逐个击破。”

  反正只要不牵扯自己就行,被迫给点建议也不是不能接受。

  其实,陆浮空说的方法并不是没人提过,但是很难用出实效。

  怎么分化?

  分化谁?

  用什么分化?

  这些都是问题。

  八府各自占据一府之地,接壤的各府之间都有些小摩擦。

  但此时八府合力攻打中州府,却很难从中分化。

  周挽月沉吟道:“此计早有人提,但是根本想不出可行的办法。八府齐心协力,想要分化,难难难!”

  “切,哪有什么齐心协力啊,只不过是有共同的利益罢了。只要给予足够的利益,想要分化还不是简简单单。”

  这话陆浮空只在心里讲讲,表面上他还是要恭敬一些的。

  直到今日,陆浮空都没发现,周挽月能够听到他的心声。

  “陛下,天下熙熙为利而来,天下攘攘为利而往!叛军并不是铁板一块,分化缺的是足够的利益。”

  周挽月不得不承认,陆浮空说的很对。

  可是,利益从何而来?

  总不能把中州府让给他们吧?

  或者说,联合弱势的州府攻打强势的州府?

  如果真能击败几个州府,哪怕剩下的几府再度联合,中州府这边应该也不惧。

  “此计不错,但是如今战况紧急,根本没有大量的时间筹划。

  小空子,这件事就全权交由你负责,三日内必须给朕一个完善的计划。”

  周挽月摆手便走,只剩下陆浮空在原地无能狂怒。

  “mmp,良策不是已经给你了吗?怎么还要麻烦老子!”

  暗暗骂了一会儿,反倒是陆浮空有些懵。

  所以他现在要去哪里呢?

  反正有三天时间,不如回家看看?

  这臭婆娘也没说不能回家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