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只想当咸鱼的我被女帝偷听心声 > 第15章 陛下深夜来访,有何用意?

我的书架

第15章 陛下深夜来访,有何用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一晚注定不会平静。

  燕山军营的信使骑马奔驰,一路上累死了六匹宝马,连夜奔赴皇都报信。

  当信使把消息传到皇宫时,他自己直接就累昏了过去。

  周挽月得知此事时,已是午夜。

  她从睡梦中被喊醒,沉痛的消息在顷刻间驱散了她浓厚的睡意。

  叛军有三位大宗师出手!

  有一位大宗师疑似使用魔兵!

  陆豪杰和段红尘均受袭死亡!

  燕山军营被毁!

  无论是哪一件发生,都足矣让皇都大地震。

  更何况,这几件事竟然同时发生!

  尤为严重的就是段红尘和陆豪杰之死!

  大周皇朝内乱已久,陆豪杰身为皇朝的镇国大将军,本就是民众的信仰。

  他虽然没有亲自领军平叛,却一直坐镇皇都,统揽全局。

  周挽月此次招揽大宗师出手,皇都人尽皆知,为的就是增强民众的信心。

  现如今,如果陆豪杰和段红尘身死的消息传出,中州府必定陷入骚乱。

  皇都或许还好,但是中州府的外围地区免不了有大量民众叛逃。

  此事隐瞒不住,必须早做打算,以安民心。

  大宗师拥有崩山裂地之能,一旦有大宗师出手,就超脱了战争的范畴。

  所以,大宗师隐世修行,不插手世俗战争,这本就是不成文的规矩。

  但是世人少有人知,严格说来,却是周挽月先坏了规矩。

  周挽月登基不久,连朝政都无法完全掌握,所以此刻十分心慌。

  她决定到供奉堂走一趟!

  大周供奉堂就在皇宫之中,占据了皇宫将近四分之一的面积,由此可见大宗师的地位之高。

  大周明面上只有两位大宗师,分别是周挽月的三叔周成杰和上任镇国大将军叶太然。

  相较而言,周挽月与她三叔周成杰更加亲近,所以她连夜拜访周成杰。

  午夜打扰肯定不合适,但是周挽月却没有别的办法。

  周挽月摆驾前往供奉堂,径直来到周成杰所在的宫殿,让宫殿门口的守卫进去通报。

  门口守卫却道:“陛下,大供奉今晚不在殿内,他去了太后哪里。”

  守卫口中的太后便是章太后,而周成杰就是小胖墩周子涵的爹。

  周成杰是周挽月的三叔,他原本是大周的三王爷,但是他突破大宗师之后就入了供奉堂。

  按照规定,一入供奉堂便不能再拥有世俗的称谓,所以他的王爷之位就传给了独子周子涵。

  周成杰平常都居住在供奉堂的宫殿内,今晚却去了养心殿。

  只要是正常人都知道,此时根本不能打扰!

  周挽月急忙问道:“叶供奉呢?可在供奉堂?”

  周挽月口中的叶供奉便是叶太然,他和周成杰两人就是供奉堂的两位供奉。

  但是,供奉堂的区域内足有数十座宫殿,显然不可能只有两位大宗师。

  但是其中究竟隐藏几位大宗师,外界根本无人知道。

  就连周挽月也不例外。

  如果非要说一个人出来,那就只有陆浮空这个异类了。

  护卫连忙答道:“叶供奉在仙游宫,此时应当正在修行。”

  “快带朕去!”

  “是,陛下。”

  在守卫的带领下,周挽月快速走到仙游宫,她稍微平复一下情绪,然后让宫外的守卫进去通报。

  周挽月虽然贵为一国之君,但是对待供奉堂的大宗师必须以礼相待。

  皇帝随时可换,而大宗师却是大周的支柱。

  如果不是供奉堂内有大宗师坐镇,皇室也坐不稳这江山。

  大周国祚绵延一千五百年,如今不仅八府失控,就连朝廷形势也异常严峻。

  大周的核心是十大家族,除开皇室以外,还有九大家族,这九大家族掌控着大周超过半数的官职和资源。

  一旦九大家族联合反叛,大周将在顷刻间瓦解。

  当然,但这点无需过于担心。

  九大家族的真正掌权者都是各家的大宗师,这些大宗师可不是目光短浅之徒,大周瓦解对他们没有丝毫益处。

  只是大宗师平日修行,很少管理家族,难免有些贪婪之辈跳出来争权夺利。

  过了许久,进去通报的守卫才出来,他对周挽月抱拳行礼道:“陛下,叶供奉请您进去。”

  周挽月点头,走进仙游宫。

  她身后的宫女想跟着入内,却被守卫拦下。

  “你们留在宫外等候。”

  “是,陛下。”

  周挽月吩咐之后,独自走入仙游宫。

  周挽月此刻较为忐忑,因为他跟叶太然并不熟。

  叶太然是上任镇国大将军,据他卸任已有十年之久,那时的周挽月还是个八岁的孩子。

  所以,两人并没有任何交集。

  周挽月快步走到叶太然的住处,敲门得到应允后才推门而入。

  屋内只点着一根蜡烛,烛光很是微弱。

  叶太然盘坐在床上,手上捏着奇特的印诀,似乎还在修炼。

  哪怕周挽月进来,他也没有睁眼,只是随意问道:“陛下深夜来访,有何用意?”

  周挽月站在原地,唯唯诺诺,仿佛叶太然是君,而她才是臣。

  “叶供奉,前几日朕招揽了一位大宗师,名为段红尘。

  恰逢八府叛乱,朕便派遣大将军和段大宗师一起去镇压叛军。

  但是他们刚刚抵达燕山,就遭到三位大宗师的袭击。

  段大宗师和大将军一齐战死。”

  起初,叶太然并未有什么反应,然而在他听见大将军战死之后,却是突然睁眼。

  镇国大将军不仅是一个职位,更是一个传承,而陆豪杰就是叶太然的传承者。

  世人皆不知晓,叶太然就是陆豪杰的师父。

  徒弟身亡,纵使叶太然是大宗师,也难免有些情绪波动。

  “陛下此来,究竟是何意?”叶太然盯着周挽月,冷声问道。

  周挽月的语气十分诚恳:“叛军有三位大宗师出手,而且其中一位大宗师疑似使用魔兵。

  朕想请供奉堂的诸位供奉出手解决此事,还大周安全。”

  叶太然声音冰冷,说道:“大宗师避世修行,这是修行界不成文的规矩。

  是陛下先破坏规矩,请大宗师出手,如今被其他大宗师杀死,也不能怪别人。”

  “……”

  周挽月从未听说过这个规矩,包括朝臣们也不曾知晓。

  否则,周挽月也不会轻易派段红尘出手,先前也不会有人献策,要请大宗师出手。

  他们只以为大宗师们都潜心修行,不愿出世罢了。

  如此说来,确实是周挽月违规在先。

  但她还想再争取一下。

  “可叛军大宗师使用魔兵,魔兵危害巨大,供奉堂也不愿出手吗?”

  “如若果真如此,天下大宗师自会讨伐,陛下不必费心,请回吧!”

  周挽月长叹一声,只得离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