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只想当咸鱼的我被女帝偷听心声 > 第9章 既然有喜欢的人,那就尽快结婚吧!

我的书架

第9章 既然有喜欢的人,那就尽快结婚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陆浮空的记忆力很强,他清楚地记得自己走过的每一条路。

  所以,陆浮空没有在偌大的皇宫里迷路,很快就返回了未央宫。

  “呼~,小孩子口无遮拦,应该没人会当真的吧?臭婆娘肯定不会这么快就知道的。”

  陆浮空走在未央宫内,心中还存余悸。

  真是口嗨一时爽,事后火葬场!

  不过问题不大。

  抛开陆浮空的修为不谈,口嗨这件事也要不了他的小命。

  大周皇朝可不像陆浮空前世的古代皇朝,等级森严,皇权至高无上。

  这里的大周皇朝更像是数个大家族共同组建的皇朝,而皇室在其中就起枢纽的作用,连接其余家族。

  所以,拥有皇权并不代表可以肆意妄为。

  只要不触犯大周律法,谁也无权剥夺他的生命。

  陆家的地位在大周皇朝不低,想来周挽月也不可能直接把陆浮空怎么样,顶多只能责罚一顿。

  ……

  未央宫,凝香亭。

  周挽月坐在亭内,一边赏花,一边用膳。

  自她登基为帝,已有一年之久,这还是她第一次如此清闲。

  一年来,大周的日常政务和八府叛乱压的她难以喘息。

  今天,陆豪杰携段红尘奔赴战场,以他们二人的武力,镇压八府叛军易如反掌。

  八府叛乱即将平定!

  她终于可以高枕无忧了!

  “呼~,小孩子口无遮拦,应该没人会当真的吧?臭婆娘肯定不会这么快就知道的。”

  这是陆浮空的心声。

  周挽月眉头微皱,停止用膳。

  臭婆娘显然是代指她,这个小混蛋在心里就没好好叫过她。

  小孩子?

  我不会这么快知道什么?

  “反正能瞒多久就瞒多久吧!一旦被臭婆娘知道,我就该跑路喽!继续待在这里迟早被她生吞活剥!”

  “……”

  这个小混蛋趁我不在,究竟做了些什么!

  周挽月有预感,陆浮空绝对是做了什么不得了的坏事!

  “小春,去把陆公子喊来用膳。”

  “是,陛下。”

  此刻,周挽月心情复杂,既有莫名的愤怒,又有一点点好奇。

  “这个小混蛋究竟做了什么坏事?”

  桌上的珍馐不吸引她了,亭外绽放的杜鹃花也没有那么美丽了!

  “嗯?臭婆娘喊我去用膳?她能这么好心?该不会是发现了吧!”

  “糟糕,我待会该怎么狡辩?哦不,怎么解释?”

  “……”

  陆浮空距离凝香亭不远。

  很快,他就跟着小春来到了凝香亭。

  周挽月见陆浮空来了,指了一下对面的石椅,说道:“坐,吃点东西吧!”

  陆浮空现在还不知道情况,他看了看桌子上的……残羹剩饭。

  菜很多,但是几乎每一盘都已经被动过了。

  “菜都被吃过了,这是找我用膳的吗?我信你个鬼哦,臭婆娘!”

  陆浮空的心咯噔一下,悬了起来。

  他现在还不知道情况,所以还抱有一丝侥幸。

  万一周挽月是怪罪他工作不认真呢?

  毕竟他现在是周挽月的近侍,却没有跟着她,反而自己出去浪了一上午。

  既来之则安之!

  陆浮空乖乖地坐在周挽月对面,也不嫌弃周挽月吃过,开始品尝美味。

  周挽月将陆浮空的心理活动听的清清楚楚,但是她也没有理由发飙。

  毕竟,这些都是陆浮空的心理活动,难道要告诉陆浮空,她会读心术?

  而且还是专门读陆浮空一个人的读心术!

  至今,她依旧不知道,陆浮空究竟背着他做了什么坏事。

  周挽月檀口轻启,试探道:“小空子,你上午没有跟着朕,都做了些什么?”

  她没想着陆浮空说实话,只需要他在心中说起这件事即可。

  陆浮空讪讪一笑,也顾不得吐槽周挽月对他的侮辱性称呼。

  “陛下,臣早上在睡懒觉。哈,哈哈,臣刚入宫当值,还不习惯宫里的作息。”

  “哦?只有睡懒觉吗?朕怎么听说,你做了一些坏事呢?”

  周挽月露出邪魅的笑容,她的目光灼灼地盯着陆浮空,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

  “卧槽?大周的情报系统不是已经瘫痪了吗?

  这才多久?臭婆娘就知道我败坏她名声了?

  这婆娘竟然能把宫里的信息掌控成这样?

  不应该啊,就这蠢婆娘!

  难道是她安排人监视我?”

  陆浮空思索片刻,感觉自己没法再隐瞒下去,反正迟早会被揭穿,还是现在坦白的好。

  有句话不是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嘛!

  周挽月心里气坏了,她不知不觉攥紧了拳头,恨不得立刻把陆浮空揍一顿。

  她原本以为,陆浮空是在宫里做了什么坏事,顶多就只有一些经济上的损失。

  没想到,这个小混蛋竟然败坏她的名声!

  而且,他还这样看不起自己!

  说的就像是她能力太弱才导致大周情报系统瘫痪似的。

  这不是长久积攒下来的弊病吗?

  朕忙着应付八府叛乱,哪有闲工夫整顿这些?

  周挽月眼神冰冷,她一字一顿道:“坦白吧!你做了什么?怎么败坏了朕的名声?”

  陆浮空结结巴巴地回答道:“陛……陛下,臣就是跟一个小胖……小王爷开了哥玩笑而已。无伤大雅,无伤大雅!”

  “完了完了,这下子完了!”

  “小王爷?周子涵?你开了什么玩笑?快点从实招来!不然,朕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帝王之怒!”

  “臣,臣就是……嗯,臣是睡昏了头,说了点胡话,陛下别介意。”

  陆浮空还在想着怎么蒙混过关呢,亭外却传来了小夏的声音。

  “陛下,章太后派人来访。”

  “让她进来。”周挽月再次看向陆浮空,恶狠狠地说道:“别急,咱俩的事,还没完!”

  很快,一名宫女快步走来凝香亭。

  陆浮空对她还有些印象,她刚刚就跟在小胖墩的娘身后。

  “这是要来干嘛?告状吗?”

  那名宫女得到允许,迅速走进凝香亭,怀里还抱着一个金丝楠木木盒。

  “香香,太后派你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香香先是行礼,然后恭敬地把怀中的锦盒放在桌子上。

  她的目光略过陆浮空,笑容中竟然有一些……羞赧。

  “陛下,太后从小王爷那里得知,您与陆公子交好,所以命我来给您一个忠告。”

  “什么忠告?”

  周挽月十分好奇,她什么时候跟陆浮空交好了?

  瞬间,她想到了刚刚陆浮空交代的话,心中升起不妙之感。

  香香往周挽月靠去,低声耳语道:“陛下,太后说,您年纪也不小了,既然有喜欢的人,那就尽快结婚吧!”

  陆浮空听力敏锐,自然也听见了香香的话。

  于是,他心态崩了!

  这下子,真的没有解释的余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