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我是你姑父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晚悄然逝去。

  东升的太阳普照大地。

  兴许是周挽月良心发现,所以她在凌晨起床准备上早朝时,并没有命人喊醒陆浮空。

  因此,陆浮空就舒舒服服地睡了懒觉。

  “睡觉睡到自然醒!这才是我该享受的生活啊!”

  只是陆浮空在宫里,没有可可的服侍,还真有点不习惯。

  陆浮空洗漱完后,觉得肚子很饿,于是推门而出,想去找点吃的。

  “你!别动!”

  陆浮空刚出房间,就被一道稚嫩的声音叫住。

  他闻声望去,发现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胖墩。

  陆浮空挑挑眉,问道:“我怎么了?为什么不能动?”

  小胖墩环顾四周,发现没人,他才从柱子后面走出来,来到陆浮空身前,问道:“你是谁?怎么会在我姑姑的寝宫?”

  姑姑?

  这小胖墩是周挽月的侄儿?

  嘿嘿!

  那就来捉弄一下吧!

  陆浮空轻咳两声,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我都已经住在你姑姑的寝宫了,你还不知道我的身份?我是你姑父呀!”

  小胖墩闻言一惊,脸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煞是可爱。

  “怪不得这段时间姑姑都不陪我玩了,原来是有了新人忘了旧人!”

  “???”

  陆浮空听着咋这么变扭呢?

  什么叫有了新人忘了旧人?

  这样形容合适吗?

  就不怕你姑姑知道打烂你的小屁股?

  陆浮空来了兴致,吃饭什么的,不着急。

  他慢慢蹲下,一手揪住小胖墩脸上的嫩肉,说道:“这么说,你就是我侄儿了!你叫什么名字呀?”

  “别揪我!我最讨厌别人揪我的脸了!”小胖墩怒气冲冲地挣脱陆浮空的手。

  “好了不弄你,你叫什么名字呀?”

  反正是逗小孩玩,也没什么可生气的。

  “我的名字是你能知道的吗?虽然你是我姑父,但又不是我们周家人!”

  “……”

  这小胖墩年龄没多大,架子倒不小,难道我还治不了你?

  陆浮空微微一笑,说道:“这样啊,我看你鬼鬼祟祟的,估计是在干坏事,还是找人把你送回去好了!”

  说着,陆浮空一把抱起小胖墩,就要往外走。

  “别别别!我好不容易才跑出来的!你要是让我暴露了,我就去姑姑那告状,让你晚上上不了床!”

  “……”

  这小胖墩说话真是生猛,难道皇族的小孩都这么早熟吗?

  不过陆浮空可不吃这一套,反正他晚上本来就上不了周挽月的床。

  这还怕个球?

  小胖墩见陆浮空还在往外走,一点儿都不犹豫,再次说道:“别,千万别!要不这样,你跟着我,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原来跑出来是为了偷吃呀!”陆浮空心中了然,正好他饿了,跟着小胖墩正好,还不用找人问了。

  “行吧!看在你姑姑的面子上,这次我就放过你。”

  陆浮空把小胖墩放下,小胖墩立刻跑到一根柱子后面藏着,然后蹑手蹑脚地走。

  “喂!小心跟着我,别被人发现了!”小胖墩小声叮嘱道。

  陆浮空觉得这小胖墩太有趣了,故意逗他,说道:“我不叫喂,记得以后都叫我姑父。”

  “我不!”

  “你不叫,我就大摇大摆地跟着你,总有人能发现你。”

  “你!卑鄙!”

  “嘿嘿,不卑鄙怎么能当你姑父?”

  “姑父,你小心地跟着我,别被人发现了。”

  舒坦!

  谁让周挽月这臭婆娘总是给自己添麻烦?

  正好还能逗小胖墩玩!

  至于以后被发现,那也是以后了,跟现在有什么关系?

  快乐是现在的,把痛苦留给明天!

  陆浮空在小胖墩的带领下,悄悄潜入一个类似餐厅的房间。

  隔壁传出做菜的响动,而这里摆放着做好的珍馐美味。

  小胖墩熟练地拉来一个小椅子,他踩在上面刚好能看见桌上摆放的美食。

  小胖墩双眼迅速扫过桌面,然后麻溜地端起一盘香气馋人的叫花鸡,钻到桌子下面。

  “姑父,你喜欢吃什么就尽管挑,然后躲在桌子下面吃,不然会被发现的。”小胖墩提醒道。

  陆浮空也不犹豫,他又不会跟自己的肚子过不去,于是迅速拿了一盘黄焖鱼翅和一盘烧鹿筋。

  “小胖墩你不会吃呀,挑什么不好非要挑叫花鸡,叫花鸡哪里吃不到?”

  “别叫我小胖墩!我叫周子涵!我看你才不懂吃,这叫花鸡每天只做一份,绝对是世间珍品!”

  小胖墩扫了一眼陆浮空拿的两盘食物,一脸不屑道:“哼,你就拿了这两盘?我从小吃到大,早就吃腻了!”

  “……”

  陆浮空忘了,这小胖墩生活在宫里,应该没有机会出宫。

  叫花鸡在外面几乎随处可见,但宫中宴会却没有这种低端食材!

  低端!

  上不得台面!

  陆浮空也不愿多争辩,先填饱肚子再说。

  “嘘!停下,等一会儿!”

  陆浮空吃的酣畅淋漓,却被小胖墩叫住。

  “怎么了?”

  “等一会,有人要来上菜了!”

  小胖墩的声音压的很低,就是担心被发现。

  他话音刚落,屋门就传来了响动。

  “嘎吱~”

  桌子的布帘子外面,一队宫女端着各种菜肴走进屋子,然后一一摆放到桌子上。

  “咦?这怎么少了三盘?这边刚刚应该放过了呀!”

  “应该是哪位主子派人来取走了吧!各宫主子用膳的时间不一致,有早有迟。”

  “嗯,确实,给小王爷准备的叫花鸡不见了,应该被取走了。”

  “快点吧!还有菜肴没准备好呢!”

  “……”

  “嘎吱~”

  在同样的木门响动后,房门关了,小胖墩再次开始大快朵颐。

  “小胖墩,你偷吃了给小王爷准备的叫花鸡,被你爹发现了会不会屁股开花?”

  小胖墩白了陆浮空一眼,说道:“别叫我小胖墩!还有,我就是她们说的小王爷,偷吃专门给我准备的叫花鸡,咋地啦?”

  “……”

  无语!

  这一波叫什么?

  我偷我自己?

  “那你图啥,等到了用膳时间再吃不是一样的吗?还是你享受偷吃的快感?”

  “如果可以,我宁愿不回去!呜呜呜~说多了都是眼泪!”

  陆浮空上下打量了一下小胖墩:“嗯,营养过剩,你应该没有被虐待吧?”

  “你根本就不知道锻体的可怕!”小胖墩突然喊道。

  陆浮空沉思片刻,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确实可怕!”

  锻体,顾名思义,锤炼身体。

  究竟是一个什么锤炼法呢?

  其中的艰辛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