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钓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周皇都外仅有一条河,就是人工挖掘出来的护城河,这便是此行的目的地。

  小春和小夏驾驶马车驶出北城门,但是周挽月并不知道河边老头的具体位置,只得命令她们停下,等待陆浮空。

  至于专门负责情报的情报司,周挽月根本就没指望。

  稍等片刻后,陆浮空才慢跑跟上马车,心中腹诽不断。

  “小娘们怎么停车了?难道是良心发现,悔改了?”

  周挽月本来还想让陆浮空驾车的,现在看来还是算了吧!

  虽说他没有修为,可能受不了这一路的奔波,但是一直腹诽朕,朕没有降罪就不错了。

  周挽月先安抚自己的心灵,然后再拉开车帘,对陆浮空说道:“既为朕的近侍,也该有些本事,朕便考考你。

  朕注意到这护城河边有一位老者,或许是一位大宗师,所以特来此地拜访。

  如果你也曾注意过他,说出他的位置,考核就算通过。”

  周挽月笑吟吟地看着陆浮空,等待着他心中的答案。

  “臣愚钝,并不知晓。”

  “这婆娘还真是来找那老头的呀!情报司不是已经废了吗?谁给她的信息?”

  周挽月一路听惯了“婆娘”这个称呼,倒也习惯了。

  但是她借用陆浮空的信息套路陆浮空,实在是太搞笑了。

  至少她自己这样认为。

  周挽月直接忽视陆浮空的回答,她见陆浮空心中并未说出明确位置,故意说道:“哦?看来你并不知道,太让朕失望了!”

  周挽月讲话时,陆浮空的心理活动一直不停:“失望好啊!快把爷辞退,爷好回家逍遥自在!当这侍卫简直浪费时间!”

  陆浮空越是这样想,周挽月就越不能让他如意。

  她檀口微启,继续说道:“既然未通过考核,那便没有资格待在皇都,不如去边境充军吧!”

  “???”

  “感情有没有资格待在皇都全靠你说喽!”

  “他nn的,爷只想当一条咸鱼,怎么就这么难!”

  虽说陆浮空可以在发配边境时失踪,也可以在边境战死,反正都能脱身。

  但这样一来,他在皇都就没有合法身份了呀!

  陆浮空无奈,回答道:“陛下息怒,臣虽然不曾听闻这位隐士,但是可以推测出来。

  这位隐士之所以隐居皇都护城河,便是想让陛下发现。

  如若不然,大周之大,他完全可以隐居山林,不理凡尘。

  如此推测,这位隐士必然在距离皇宫最近的北城门附近。

  皇帝诸侯招揽人杰,常言虚左以待,所以这位老者可能自持身份,居于左侧,等候陛下。”

  周挽月心中偷笑。

  陆浮空的推测看似合理,其实漏洞百出,最大的漏洞便是以常人认知评判大宗师。

  这分明就是陆浮空知晓老者的位置却不愿明说,就故意扯出这一番推论。

  不过,周挽月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她立刻让小春和小夏驾车向左行驶。

  陆浮空刚想上车,就再次被踢开。

  这一次动脚的是小夏。

  周挽月并没有发话,她自然不会让陆浮空上来。

  陆浮空只得继续跟在马车后面。

  其实,陆浮空并不累,他的修为如此强悍,身体素质已经不能用好来形容。

  他估摸着,大宗师的全力一击打在他身上,或许只是挠痒痒。

  所以,跑一段距离,怎么可能会累呢?

  当然,陆浮空从不在心里说自己的修为,所以周挽月并不知道。

  至于系统……陆浮空自己都把他忘了。

  马车行驶不远,小春和小夏就看见一个头戴斗笠的垂钓老人。

  这位老人垂钓不用鱼竿,用的是刚发新芽的柳枝。

  而且,你连线和钩都没有,垂钓个卵子啊!

  当然,她们的任务就是找到这位老人,只管告诉周挽月即可。

  马车缓缓停下,周挽月走下马车,径直到老人身后。

  从始至终,这位老人似乎没有察觉一般,纹丝不动。

  周挽月并不确定老人是否为大宗师,于是试探道:“老先生为何在此处垂钓?”

  “在此处垂钓还需要理由?”老人的声音满是沧桑。

  周挽月沉吟片刻,说道:“确实不需要。那老先生用柳条垂钓,一天能钓几条鱼?”

  “哈哈,老头子钓的不是鱼,而是龙!钓龙,哪有按天计算的!”

  “老先生钓到龙了吗?”

  “快了!钓龙可急不得。”

  “……”

  在护城河钓龙,钓的不就是我大周女帝嘛!

  周挽月已然确定,这位老人不简单。

  陆浮空慢慢悠悠地跑来,正巧看见这一幕。

  周挽月在老头身后鞠躬道:“先生,朕想请你出山,击溃八府叛军!”

  “哈哈哈,老头子哪有本事击溃八府叛军,女娃儿还是另请高明吧!”

  此言一出,周挽月更加确定,此人必是大宗师。

  普天之下,除了大宗师,谁还敢称呼她堂堂女帝为女娃儿?

  周挽月本来还在想该怎么劝说这位隐世的大宗师,就听见了陆浮空的心声。

  “不就是一个丧家之犬在生死关头突破了大宗师嘛!也就刚刚稳定了境界而已,装什么大尾巴狼?”

  “如今走投无路,想要从皇室获取修炼资源,就花一年时间装高人,勾引小婆娘。”

  “现在小婆娘来了,心里明明高兴的很,却自视甚高,不愿意主动开口,想提高自己的身价。”

  “什么叫勾引小婆娘!”周挽月心中气愤不已,不过陆浮空知道此中隐秘,显然有过人之处。

  不知不觉间,周挽月对陆浮空的看法已经有了些许改变。

  她从陆浮空这里知道了此中隐秘,对招揽这位大宗师更有把握了。

  只需要一招欲擒故纵之计!

  “朕原本打算,老先生平定叛军之后,就让老先生入皇室供奉堂修行。

  大周的大宗师也在那里,说不定你们几位还能一起交流心得。

  既然老先生无意出山,朕也不强人所难,就此告退。

  如果老先生日后改变主意,随时可来皇都找朕。”

  言罢,周挽月立刻躬身告退,丝毫也不犹豫。

  这老头虽然刚入大宗师之境,但的的确确是大宗师,感知能力强悍无比,知晓身后的一切。

  他见周挽月走的果决,丝毫不拖泥带水,顿时有些心慌。

  好不容易等来了女帝,只说了几句话就走?

  老子好歹也是大宗师,不要脸面的吗?

  你再诚恳地请我两次,我不就顺势答应了吗?

  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他无奈叹息道:“唉!皇朝有难,老头儿身为大周的一份子,也不忍心坐视百姓生灵涂炭。

  罢了罢了,老头儿还是帮一帮忙吧!”

  周挽月:“……”

  陆浮空:“这老家伙真不要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