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迷上校霸的信息素 > 第18章 第二个吻

我的书架

第18章 第二个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操场到医务室有很长一段距离,池远眠为了节省时间,绕近走了偏僻的小路。

小路两旁种着一排香樟树,挡住了大部分烈阳,斑驳的树影在清风下摇曳。

他抱着怀里浑身烫得难受的人儿转到一棵树下,又往旁边看了看,再三确认看有没有人经过。

宋自安这次的状况比前面那次还要来得猛烈。脸颊和耳尖已经全部红透了,鼻尖和额头正在往外渗着汗,连偶尔睁开的眼睛也是赤红的。

好难受……他大口吸了几口喜欢的味道,难耐地扭动着身体,嘴里轻轻喘着,蒙着水雾的眼睛里有一丝委屈。

体内那股不受控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拼命地往池远眠怀里蹭,对他的alpha信息素越发渴望。

想…想要更多!

快给我呀……

他痛苦地闭着眼睛,牙齿都咬得有点发抖了。

受omega信息素影响,醇厚的香槟酒味也渐渐渲染在清雅的花香中。

池远眠把怀里人抱着放在自己腿上,一只手圈住那纤细的腰,另一只手探了探他的额头。

好烫!他下意识地皱眉,完全没有意识到轻抿的薄唇在另一人眼里是猎物般的存在。

好难受!为什么他还不亲我……他明明刚才答应了的!宋自安红着眼睛,委委屈屈地看着他。

一把拍开正在他额头上摸着的某人,宋自安终于抑制不了身体的本能,像之前那次一样捧起池远眠的脖子拉近,霸道地将自己的唇贴了上去。

贴上那瓣凉薄又温热的唇时,终于舒服地舒展了一下眉。

又一次被强吻的某人似乎动作呆滞了一下,不过相比之前的毫无准备,这次很快便反应过来了。他反客为主地将手绕在宋自安的后面,温柔地托住他的后脑勺,身子往前倾加深了这个吻。

第二次唇齿相贴相对于第一次的毫无经验而言,两人都熟练了许多。

池远眠辗转在那片温暖的唇上亲吻着,强大的alpha操控着自己的信息素,以完全压倒的姿态强势融入进那片清淡的花香中,不断侵占,直到融合在一起。

宋自安坐在他腿上,大半个身子靠在他怀里。双手捧着他的脖子,被动接受着唇间的强势占有,和他给予的信息素。

这儿离操场不是很近,但仍然能听到那儿的广播声和兴奋的喊叫声。

嘈杂声音里,似乎把身体中的某个感官也放大了不少。

香樟树叶子在风中摇摇晃晃,落下的阴影挡住了他们的大半身体。

飒飒的秋风吹过,无人经过的小树下偶尔传来两声不平缓的呼吸声随即也消散在了风中。

校医务室里很安静,穿着白大褂的omega男校医正在给平躺在病床上的宋自安做检查。

躺在床上的少年脸上已经恢复了正常,洁白细腻的肌肤上染着浅浅的粉,眼睫却还紧紧闭着,呼吸轻缓。

临时标记之后,已经将omega内心那股发情期躁动压了下来,但他摸着宋自安的额头却是滚烫的,似乎有些发烧,出于安全考虑还是来了一趟医务室。

“他刚刚是不是发情期来啦?”校医问。

见站在一旁的池远眠点了点头,又问:“那是你刚刚给他做了临时标记的?”

池远明犹豫了片刻,点头。

空气中玫瑰花香和香槟酒的信息素太过明显,专业学医的人一看便也知是怎么回事了。更何况这个校医是个omega,对信息素更加敏感。

“这倒是奇怪了!”校医疑惑地盯着沉睡少年的脖颈处,“我刚刚仔细检查过,他的腺体上并没有咬痕,但他的体内确实又有alpha的信息素,真是奇了……”

池远眠垂着眼静静听着,似乎之前跟宋自安去医院做检查,医生曾经说过他腺体异常。

所以他的临时标记才与别的omega不同。

不过眼下,要解决的还不是这件事情。

“医生,能拜托你个事吗?”池远眠出口道。

“他是我的同学,可能刚刚长跑的时候用力过猛导致他的发情期提前了,当时情况下又没有抑制剂,我只能临时标记了他一下。这件事请你不要告诉老师和同学好吗?毕竟ao有别,说出去对他的名声不太好。”

池远眠望着他说。

医生似乎没想到看起来这么冷的一个人,居然会考虑那么周全。当下也赞同地点了点头道:“那是当然了,我不会随便泄露病患的信息出去的。”

尤其现在的omega金贵又脆弱,而且对于他们来说,腺体和信息素都是极为私密的隐私。

校医该检查的也检查得差不多了,解释说宋自安只是发情期提前引起的低烧反应,是一种正常现象,过一会儿自己会消退下去,让池远眠不要太担心。

之后又给宋自安注射了一只信息素阻隔剂,将他身上染的一身香槟酒味连同自身的淡淡花香一同隐藏了起来。

阻隔剂没打一会儿,宋自安就自己醒了。

他刚醒来时表情还有点懵,脸颊和耳尖都染着红晕,看上去迷茫得可爱。

他看了眼明显在旁边等他的少年,神智渐渐回笼。

然后脑子里多出了某些不可描述的画面,主角是他…还有被他强吻的那个……

宋自安忍不住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脸颊火烧的烫感透过掌心传过来。

唔…第二次了……又占了人家便宜,他不要见人了!

池远眠挑眉看了一眼羞得没脸见他所以干脆装鹌鹑的某人,

心痒痒地伸出一只手来在他凌乱的头发上薅了一把。

莫名被当宠物狗狗薅了一把毛的宋自安:“……”

“咳…今天谢谢你了。”宋自安小声开口,眼神飘忽地盯着地面,就是不敢对着他看。

该道的谢还是要说的,毕竟如果当时池远眠不在,他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正说着,医务室外突然挤进来一群人,全是他们班的。

班主任老陈走在最前面,走得最快也最急,脸上是不加掩饰的担忧:“你没事吧宋自安?我刚刚才得到消息说你在操场上晕倒了,怎么样要不要紧啊?”

“对呀同桌,你怎么样啊?听说你5千米拿了个第一,但是冲过终点就晕倒了,不会是中暑吧?”周扬也挤了过来,一脸紧张地问。

他身上还穿着运动员的运动服,额头上满是汗,脸色也很红,一看就是刚从赛场上下来的。

他身后跟着同样穿运动服的陈颂,还有同一脸关切的许婷婷和姚可萱他们。

宋自安笑着跟他们打了个招呼:“让你们担心了,我没事。”

大伙看他确实挺生龙活虎的,脸上的气色也很好,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对了,信息素阻隔剂记得按时打!”在医务室里面房间拿药的校医走出来,一边说一边将手里的两支药剂递给宋自安。

众人有一瞬的呆滞。

“什么阻隔剂?”身为alpha的周扬一脸问号,后知后觉地问。

旁边同为alpha的班长陈颂却一僵,眼神微妙地瞟向了正低着头的宋自安。

老陈皱了皱眉,给他解释:“是阻隔信息素的一种药剂。”

“可那不是omeaga专用的吗?我们学委…不是bate吗?”许婷婷疑惑地说。

“bate连信息素都没有,用那个玩意儿干嘛?”姚语萱小声问。

他们站着的一个寸头原脸男生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心知肚明却又不好开口。

寸头叫方凯瑞,是刚刚围观过来的alpha之一,因为alpha天生就会被omega的信息素吸引的原因,他也闻到了宋自安身上的信息素味道,现在校医这么一说,更是证实了他的猜想。

他们的学委,确确实实是个omega。

而且还是个信息素很好闻,对alpha有着很强吸引力的omega。

空气中似乎有那么一丝凝固。

宋自安笑了笑,伸手接过校医递过来的抑制剂,轻声说了句谢谢。

“对不起,其实我一年前就分化成了omega,但是因为分化得太迟,和寻常omega有些不同,所以我一直没有跟你们说。”他想了想,还是坦白了。

众人面面相觑,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我靠?同桌,你居然以omega的身份拿了5000米长跑的第1名!这他妈也太强了吧!都快要赶超上你同桌我了!”周扬率先出声,加上一脸夸张激动的表情,将此时尴尬的气氛缓和了不少。

“就是啊!学委好棒!真给咱们omega长脸!”许婷婷笑着附和,“我看下次谁还说我们omega只能当花瓶!”

老陈也笑了笑安慰他:“没关系,无论是omega还是beta,你都很优秀了。”

周围的同学也跟着说说笑笑,一下子把气氛搞得轻松了许多。

宋自安心中微暖,抬头望向众人的眼睛里亮晶晶的,隐约还有些朦胧的水汽。

姚语萱小心地挤在他旁边,轻声问:“学委,你什么时候跟校霸关系这么好了吗?不过我们进来后他也没有跟我们说话,而且他现在好像要走了?”

宋自安心中一颤,抬眼往另一边看去,果然看见之前缩在角落里没跟他们打招呼的少年独自走远的身影。

他的背影有些单薄,在太阳底下却被拉得很长,透着一股孤独感。

宋自安看着他逐渐走远的影子,最终还是没能叫出声来。

心里的某一处却好像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生出一种甜甜涩涩的感觉来……

这次运动会,3班居然没有垫底,总成绩还挤到了全校第七,却也是最出乎意料的惊喜了。

三班众人兴奋之余,更是将目光转向了功劳最大的三位功臣。

宋自安,周扬和陈颂。

甚至还有许多别班的跑到他们班来打听他们三个的名字。

当然,还有打听池远眠的。

“靠!安崽!我居然刷到了你!”周扬抓着手机大呼小叫。

见他表情很奇怪,宋自安皱了皱眉也凑过去看。

【惊天大新闻,高二(3)班某学霸在长跑比赛中因用力过猛竟当众分化成了omega!】

用力过猛???

当众分化成omega???

什么鬼东西!!!!

我这就掉马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