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迷上校霸的信息素 > 第2章 第一个吻

我的书架

第2章 第一个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着木着脸风中凌乱的池远眠,宋自安眼中黯淡。

他吸了吸鼻子,沙哑的嗓音听上去特别无助,“算了,我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你还是先走吧。我妈会给我送抑制剂的,她可能快到了,我再撑一会儿就好。”

他的话还没说完,脸上的表情却十分痛苦地拧成一团。脸上潮红之色愈发明显,鼻尖也渗出细密的汗珠来。

omega在发情期若是没有使用抑制剂,当他们的信息素愈加浓烈时,身体也会更加躁动难耐,甚至不受自己控制。

池远眠被他散发出来的强烈信息素勾得挪不开脚。他望着眼前被折磨得脸颊绯红的少年,口腔里生出一种口干舌燥的感觉,浑身也像是被他传染了一般烫了起来。

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身上散发的香槟酒味儿也愈发浓烈起来,正在空气中与宋自安身上的馥郁花香打得不可开交。

他的喉结不自觉地滚动了几下,眸光也越来越暗……

alpha的信息素太过霸道,宋自安本身就处于发情期,现下闻着那一阵浓过一阵的信息素味儿,更是将他身体的热度撩拨了又一个层次。

他的眼睛通红,蓄满盈盈泪水,就要顺着眼眶流出。

身体也在微微发抖,隐约有些不受控制了。

池远眠正望着他出神,肩部忽然被一双手用力拽紧。

轻喘着气的少年凑了上来,浓郁的信息素香味瞬间侵入他的整个感官。

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一张染着嫣红的清俊的脸突然放大在他眼前。

唇边也强势地贴上一个温热柔软的东西。

宋自安整个人扑在了他身上,瘦削的小臂紧紧搂着他的脖子。池远眠毫无防备之下,身体往后一仰,幸好及时以手掌撑着地面,这才没有狼狈地后仰倒地。

被那片温热柔软的唇辗转蹭了好几秒,池远眠才后知后觉地想通了一件事。

他被强吻了?

被一个omega强吻了?

这他妈还是他初吻!

心底的怒意还没升起,嘴唇处的柔软触感却像是一双温柔的手,把他心底燃起的燥意轻轻压了下去。

好像和omega接吻也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反感。

他微眯着眼眸看着近在眼前的那张脸,潮红色的脸上肌肤细腻,几乎找不出一丝瑕疵,长而卷翘的睫毛轻覆在眼睑上,轻轻抖动着。

宋自安搂着他的脖子,手上的力气却并不大。

他的吻青涩又狂热,却又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和掠夺。

池远眠垂着眼眸,长长的眼睫毛挡住了眼中的神采。半响才伸出一只手来环住少年的腰,放任他的肆意妄为。

好像和omega接吻比想象中的要舒服。他后知后觉地想。

平日里嚣张惯了的校霸,乖乖地一手撑地,另一只手搂着趴在他身上强吻他的某人,安静配合某人的动作。

宋自安只觉得自己像是漂泊在水里没有根的浮萍,只能顺着自己身体的本能,向着前方飘去。

身上贴着的这个人冰凉清爽,靠在他身上就能缓解身上大部分烧人的灼热。

他在他嘴里贪心地索取更多,直到把身上那股躁动的火彻底地压下去。

空气中清雅花香和香槟酒萦绕成一团,将他们两个包裹在其间,却又慢慢地淡下来,沉浸下去。

感觉自己身体深处那股燥热的火终于完全消散下去后,宋自安松了一口气,缓缓睁开了眼睛。

然后心头一梗,发现他这口气着实松早了。

现在的情况是:他正骑在他们全班,啊不~全校号称最冷漠暴戾的校霸身上,校霸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眼神淡漠得仿佛在看一个死物。

顺着校霸的眼睛往下,还能看到他红艳得有些肿的唇。

下唇上,似乎被什么不知名生物咬破了皮,亮丽的鲜红色分外招人注目。

宋自安眼前一黑,提前为未来的自己默了个哀。

虽然国家有明文规定,alpha强吻omega是犯法的,omega强吻alpha却并不构成犯罪。

但是他强吻的人是池远眠。

这特么比犯罪更恐怖!

池远眠并不知道他丰富的内心戏,眼皮一掀,开口提醒道:“能先起来吗?我手麻了。”

用一只手支撑起两个人的重量这么久,不麻都是奇迹了。

身上的人几乎是瞬间就站了起来,结果不知道是因为起身的动作太大,还是刚刚吻的时间太长脑子缺氧,刚一站起来就脚下一软,整个人往下砸了去。

成功与往上起身的池远眠摔成了一团,两人双双滚到了地上。

宋自安:“……”

好不容易两人起身整理好衣物仪容,萦绕在他们身上的信息素也消退得差不多了。

除了校霸下唇上那一抹明显的咬痕,其他倒是和他们来之前的原状一样。

宋自安瞥见他唇角边的破皮处,耳尖微红,小声说:“今天谢谢你了。”

池远眠打量了他一眼,见少年脸上的潮红已经完全褪去,露出原本白皙清秀的脸庞。

这张熟悉的脸往常在讨作业的时候对着总有那么几分烦躁的。现下再看,他居然觉得还挺顺眼的。

该死的临时标记后遗症,这就开始起作用了?

池远眠抿着唇,淡淡说了句“不客气”后,转身走了。

看着修长的身影逐渐远去,直至消失在走廊尽头,宋自安才小心地呼出一口气。

没想到,校霸平日里看着那么生人勿近的模样,私底下还挺乐于助人的。

他正感叹着,校服裤子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却响了。看了眼手机上的备注,是他妈杨芸打来的。

宋自安连忙拿出手机,接通了电话。

听筒那边传来焦急的女音:“安安,你现在情况怎么样啊?妈妈从家里给你拿了抑制剂过来,但是前面有点堵车,我估计还得有个十几分钟才能到你们学校呢,你能坚持住吗?”

“要不妈妈给你们班主任打个电话吧,让他过来……”

“妈,不用了,我没事了。”宋自安连忙打断了女人的话,“我现在已经没事了,你不用给我送抑制剂过来,你先回公司吧。”

“没事了?怎么会呢?你不是发情期吗?”杨芸不解地问道。

“我朋友送我去了医务室,那个医生说之前也遇到过我这种情况的,所以用某种抑制药物帮我暂时压制住了,而且我这次发情期来得不是很猛烈。你听我声音,我现在已经好了,你不用太担心。”宋自安随口扯了个谎,还好现在杨芸不在他旁边,不然看他那张通红的脸就能知道他在骗人。

电话那边似乎长松了一口气。杨芸听到他的声音确实是比较正常的,也就没有再多问。

“那好吧,那妈妈就先回公司了,有什么事等晚上回家后我们再说。”

宋自安乖巧地应了一声,把电话挂了。

他看了看四楼走廊外的天空,碧蓝如洗的空中有两只不知名的鸟儿挥着翅膀飞过。忽而又起了一阵风,吹得走廊外的香樟树叶沙沙作响。

美好的天气,美好的一天。

除了……并不美好的发情期提前。

宋自安叹了口气,拍了拍校服裤腿处的灰,转身从楼梯上下来,走进了三楼的教室。

正在奋笔做试卷的alpha同桌周扬看他回来了,讶异地问:“安崽你去哪儿了?一中午都见不到人。”

宋自安随便编了个理由:“我…肚子有点疼,去了趟医务室。”

“不严重吧?要注意身体呀。”周扬关心地说了他几句。

宋自安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好,眼睛却不经意地往后面的座位看过去。

平日里总吊儿郎当坐在那儿睡觉的某人,此刻却端正地坐在那里。

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看过来的目光,迟远眠也往他这儿瞥了眼。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的一瞬间,宋自安连忙心虚地转过头来。

池远眠瞧见他别扭的小动作,唇角微抿。

因为不太放心他,放学后是杨芸亲自开车来接她的。

她担心地问了宋自安几句,被他应付着过去了。

母子俩到家的时候,他爸宋文轶也正好到家,正在换拖鞋。

“明天正好是礼拜六,要不妈妈还是带你去医院做个检查吧?这好端端的怎么会提前呢?”杨芸担忧道。

她虽然是个omega,但本身并不是很弱,结婚生子后还能在外工作。之前宋自安分化成omega时,她就隐隐担心过,这分化异常始终还是个隐患。

“是啊,最好还是再去检查一下吧。”宋父在旁附和道。

宋自安见拗不过父母,也只得点头,嗯了一声。

他换好了鞋,就背着书包进了卧房。

客厅里传来了爸妈的谈话声,似乎在讨论今天晚饭吃什么。

宋自安把门关好,将外界的声音阻隔在门后,然后把书包丢到旁边的小沙发上,仰面倒在了柔软的床上。

瞪着头顶雪白的天花板好几秒,他又突然坐起身来,从书包里掏出了手机。

刚开学的时候为了方便师生沟通和管理,他们班班主任建了一个班级群,班上所有人都在里面。

他小心的点开群成员在一个个头像和备注名称里寻找着。

可能是c字打头,他也没划拉多长,就找到了想找的那个名字。

他顺着那个名字,点了进去。

那人的头像和昵称都很简单,乍一看都没什么吸引人的地方。

宋自安犹豫了片刻,还是点了申请好友过去。

出乎意料的,那边似乎正在拿着手机等他添加一样,几乎是瞬间就同意了。

宋自安心头一跳,缓慢打了几个字过去。

-我是宋自安。

那边的回复迅速且简短。

-我知道。

这不羁中透着冷漠的三个字,瞬间让宋自安准备了好久的话术不知如何开口。

他正纳闷着池远眠是怎么知道他是宋自安的,突然想到他在群里也有备注。

踌躇了半天,他打了的字打了又删,删了又打,弄了快三分钟才回了一句短的:

-今天谢谢你了。

那边依然秒回:

-不客气。

-真要谢我的话,以后能不收我数学作业了么?

看到他回复的宋自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