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见钟情,桃花债 > 九十三、秦曜与风竹萤(十)

我的书架

九十三、秦曜与风竹萤(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生死血树的地穴中,秦曜跪在百花凝生玉石床边,呆呆的看着床上的风竹萤,旁边站着秦漾。

  他不说话,自己也不说话,就显得现场有些尴尬,气氛着实压抑,秦漾忍不住再一次问道:“二哥,你真的决定要将自己的心脏换给嫂子?”

  秦曜温柔的眼神里,全是风竹萤的样子,认真肯定的回道:“恩,这是唯一的办法!”

  秦漾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只是生气的撅着嘴,心里说不出的难过,虽然二哥平时老是动不动就压榨他,还抢自己辛苦得来的生死玉露,可是他依然是二哥,自己最敬爱的二哥,哪家弟弟没有被哥哥欺负过....强忍着泪水,默默问道:“阿妹还在梅花镜,三年未见,二哥你不等她回来见上一面吗?

  秦曜哭笑着,想起自己的妹妹,嘴角就忍不住荡起笑容,是啊!阿妹还没回来,哥哥却再也不能逗你开心了,喃喃道:”或许,阿妹不在是对的,不然会被吓哭的!“

  ”好了,小漾,帮个二哥将萤儿体内的毒,都逼至她的心脏。”

  兄弟二人借助红祖的力量,将风竹萤体内的所有毒素集中在她的心脏,在红祖的保护下,她薄弱的灵魂暂时留存在生死血树里蕴养着,没有被生灵灵树直接带走,而百花凝生玉石床则是蕴养她的肉身生机不散,不然早就无法救治了,没有了灵魂,肉身没了生机,即便换上心脏也难以活过来。但是现在不同,只要换上一颗鲜活跳动的心脏,她就能活过来了,而且最好是秦家嫡系的心脏,这样生死血树还魂的时候,就不会排斥。

  一切准备就绪,秦漾不忍,失声叫道:“二哥!”

  秦曜却温柔的交代道:“小漾,换心后,通知风家来领人。”

  “如果她醒后,想要见我,拒绝她,就说我和她无缘,秦家祖训:有仇必报,有恩必还。恩以了,此生不复相见!”

  “若风家问起她喝下的毒是如何解的,就说是用曼珠沙华的毒吞噬了绝生露的毒,过程缓慢,三年才将她体内最后一丝毒素吞噬干净。”

  “二哥!”

  “好了,小漾,出去吧!”

  秦漾站在地穴外,眼泪总是冲出眼眶,高高的抬着头,紧咬牙,想让它们倒流回去,但它们就是不听话。

  三天后,坤城,城主府的花园里,风竹萤坐在一块岩石上,看着旁边波光艳艳的水池,心里怎么说!应该是开心吧!她没有想到自己会活下来,听说秦曜也活了下来,如此绝境,他们能活下来,秦曜一定吃了很多苦。不过,既然活了下来,就一定会好起来的。

  这时,秦漾入园时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心里虽然痛苦,但是不能在她面前表现出来,不然二哥的心血就白费了,缓缓走来,着礼道:“风姑娘!”

  风竹萤起身,回礼道:“风竹萤,见过三殿下!”

  秦漾道:“风姑娘,病才好,不宜受寒!”

  风竹萤回道:“已无事,有劳三殿下挂心,怎么没………”看见秦曜。

  “风姑娘!”

  她的话还没说完,秦漾就直接打断,只听他道,“风姑娘,小殿已经通知风家,不日,风少主就会亲自来迎接你回风竹岭。”

  说完便要离去,风竹萤急忙叫道:“等一下!”

  看着秦漾等待的眼神,她再三思索,最终还是鼓起勇气问道:“三殿下,我想求见二殿下,不知可否帮我引荐?”

  秦漾见她充满期待的眼睛,还有羞涩的脸颊,心里委屈巴巴的叹了一口气,为啥要他来传话,哼!二哥一点都不地道,只好道:“风姑娘,其实你的心意,二哥明白!”

  风竹萤听到这话非常开心,没想到他都知道了嘛!也对她表现的如此明显,若是这样他都无法察觉,那还真是个榆木脑袋!

  瞅着她开心的模样,这些话真有些说不出口,可是谁让他是秦曜的弟弟,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唉!

  “风姑娘,秦家祖训:有仇必报,有恩必还。二哥他对你只有恩情,如今恩情已还,还请风姑娘自重!”

  风竹萤欣喜的脸逐渐僵硬,根本不相信这句话,她觉得肯定是秦漾在骗她,秦曜怎么可能对她只有恩情,她明明能感受到秦曜对她是有所转变,不说很深,至少有一点,不然他怎么会屡次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还心甘情愿当毒魔的人质,只为救出她。

  她不信,笑着道:“什么叫做只有恩情,在地牢的时候我明明就看见.....”

  “风姑娘!”

  秦漾毫不留情的打断,心里又是默默叹一口气,只能他来做恶人了,嘤嘤嘤,委屈,抬脚围着她看了几眼,目光不屑的盯着她的眼睛,残忍的道,“你觉得我是在骗你吗?”

  “呵!说到底,你也只是风家区区庶女,你觉得你配的上坤城的二殿下吗?”

  “还是觉得以你的姿色就能迷惑二哥,哼!像你这样的女人,二哥身边多的是,多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所以别不知好歹。”

  这些话宛如一把利刃,猛地插进了她的心里,风竹萤缓缓的摇着头,眼里的泪水如洪水般决堤,泣不成声,忽然擦掉眼泪,大叫道:“我不信,我要见他!”

  “我要见他!”

  秦漾一把抓住风竹萤的手,制止了她想找二哥的脚步,表面上自己的眼睛恶狠狠的盯着她的眼睛,实际上是在斟酌手上的力度,要是不小心弄伤,二哥知道了怕是会弄死他,但是看她伤心样子,他觉得怕是逃不过一顿毒打了,还是霸气侧漏的一字一句,道:“风竹萤,二哥在魔界不说有多厉害,但也不至于被魔族抓住。”

  “按照魔界的危险程度,二哥准确的做法就是把你扔下,带一个累赘,在魔界就是找死,但他没有这样做。你知道为什么吗?只因为你弟弟风少主出巨资雇佣秦家森罗殿入魔界寻找你的下落。”

  “所以你们之间的关系,只是雇佣者和目标人物的关系而已!”

  风竹萤觉得这些话抽走她所以力气,以至于秦漾放开后,直接瘫坐在了地上,,原来是这样,她还以为.....呜呜.....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要这样对她...这太过残忍了....

  秦漾见状条件反射的想扶她起来,手伸到一半,纠结半晌,还是狠心不管,心里一个劲的向两人跪下道歉,述说自己的罪过,但是嘴上却毫不客气的道:“来人,送风姑娘回房间,好生照看,生着病嘞!就别让她到处乱跑,省的到时候风少主来了以后,责怪坤城照看不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