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见钟情,桃花债 > 九十、秦曜和风竹萤(七)

我的书架

九十、秦曜和风竹萤(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风竹萤闭上眼睛的那一刻,秦曜的世界崩塌了,或许在这一刻他才发现,风竹萤对他有多么重要,她已经彻底住在了心里。

  毒魔也被风竹萤的举动震惊到了,没想到修真者中还有像禁魔殿下那样的人,直到秦曜怒吼着向他要解药,这才手忙脚乱四处翻找,忽然猛地想起来,尴尬的硬着头皮回道:“红曜殿下,这绝生露,我没有解药。”

  “你说什么?”

  秦曜看向毒魔,以为是自己听错里,嗜红的眼睛里竟然出现了模糊的曼珠沙华花朵的轮廓,这意味他的怒气值达到了巅峰,提前唤醒了体内潜藏的曼珠沙华纯正血脉,即使是毒魔,现在也受到了一丝血脉之力的纯粹的压制,毒魔本就心存愧疚,立刻解释道:“绝生露,不是我研制的,是蛊魔!蛊毒不分家,我一时好奇拿来研究,但是还没调解出解药。”

  “本来也只是吓吓她,谁知道她动作这么快!”

  “那现在怎么办?”

  “对了,血,殿下你的血,曼珠沙华的毒性最为霸道,还能吞噬自身以外的毒素,但是过多的曼珠沙华她又无法承受,少许应该有缓解的作用。不过,量少,曼珠沙华的吞噬之力,也不足以体现。”毒魔急忙提醒道,“这丫头才喝下去,还能保住命!”

  秦曜急忙咬破手指,但是怎么也喂不进,只能又咬破舌尖,将血嘴对嘴喂进她的身体里,片刻之后明显有缓解绝生露毒发的速度,暂时保命,但生机依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这样下去,迟早没命。

  “怎么办?这样下去,她撑不了多久,曼珠沙华也不能多喂,容易适得其反。”

  秦曜无法,只能寄托于毒魔,毕竟在毒这一方面,他有经验。毒魔来回踱步,使劲扫描大脑中的信息,分析可实行的办法。

  蛊魔的东西其实他挺感兴趣的,不过很难研究,因为蛊魔的前身是修真者,修真者与魔族的制毒制药方法差别万千,尤其是一个丧心病狂的堕落修真者,他的方法属于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狠招,没有一点觉悟,可狠不下心。还有这些方法记录有很多修真者的术语,就像是一本价值连城的百科全书摆在你面前,它认识你,你却不认识它。

  而且对于这种背叛修真者的堕落者,魔界很不欢迎,所以他就没有任何朋友,独来独往,因此人一死,他手里的各种材料就被毁的一干二净,毕竟在魔族眼里也是丧心病狂的魔兽,能留下来的很多都是残卷,危险系数太高。

  况且,他也是才接触一段时间,最基本的都还没搞清楚,只能用魔界的法子,试一试。

  半晌,眼睛猛然一亮,“有了”

  “什么?什么办法?”

  “这个办法需要时间!”

  “时间不是问题,赶紧说!”

  “当年修真者入侵花花世界,有一位修真者大能手上有一件法器,名为百花凝生玉石床。此床拥有凝聚万花生机为一身的功效,虽然无法解毒,但是可保生机不散,生命延长。”

  “如果每七日以一滴曼珠沙华血液进行蕴养,可提高丫头自身对曼珠沙华的适应性,也就能逐渐增加曼珠沙华的剂量,当剂量达成吞噬条件,便可解毒。”

  “这一过程,没个千万年怕是无法将其彻底吞噬,就是适应曼珠沙华的毒性也要很长时间。”

  “关键是,现在我们手中也没有百花凝生玉石床。”

  “有!”

  坤城,城主府,书房。

  秦枫安逸的坐在太师椅上,手执一卷修真者纪实,表情严肃,旁边放着一盏冒着白气的热茶,刚端起热茶怼到嘴边,“砰”的一声,书房的门被踢开,吓得他将热茶全喂了衣服,幸好不是刚出锅的。

  拍了拍,抬头就想骂两句,就见秦曜抱着一位生息几不可闻的女子,身后跟着秦漾,一进门,秦曜就跪在地上,低着头叫道:“父亲!”

  秦枫摸了摸没有胡子的下巴,学着修真者中的隐士高人姿态,呵斥道:“秦曜,越发没规矩!”

  “咦,这不是风家风竹萤吗?居然找到了,还是全尸,正好,秦漾去通知风家,来领人,省的风家少主老是呆在坤城。”

  半晌,见秦漾没有动,一脸有事难以启齿的模样,刚想问一问。

  秦曜却突然大声叫道:“父亲!”

  哎呀!心脏病都快被他吓出来了,秦枫给自己顺了顺气,想咒骂两句,就见秦曜抬起的脸,那双眼睛里竟然出现了模糊的曼珠沙华花朵的轮廓,这意味着他提前唤醒了体内潜藏的曼珠沙华纯正血脉,一下子就明白了大概,揉着胀大的脑袋,心里默默叹着气,一天到晚都被这些个崽崽气个没完。

  秦曜重重的叩下头,压抑着声音,道:“还请父亲救救她!”

  “你………唉!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我千叮铃万嘱咐,叫你们不要早恋,不要早恋,你们倒好,全然不把我这个老父亲的话放在心上,先是你姑姑,现在又是你!”

  “说吧!发生了什么事啦?”

  秦曜道:“父亲,此事容后再细说,我需要百花凝生玉石床。”

  秦枫看了看生机不停外露的风竹萤,心里又叹了一口气,果然秦家人都是要孤独终老吗?意识一念,手中便出现一枚乾坤戒,扔向他,“拿去!”

  秦曜叩头,刚要抱人离去,秦枫又道:“对了,你既要救她,就不能放在坤城,坤城人多眼杂,毕竟不是秦家人,若是让风家知道,会把尸体带回去的,秦家也不好阻拦。”

  “还有去生死血树的心脏处,红祖的力量应该可以暂时遏制绝生露的毒性,不过不要再喂她你的血了,没有作用!”

  听到这话,秦曜皱眉,怎么会没有作用,不是说可以吞噬解毒吗?“可是毒魔说………”

  秦枫鄙夷的打断道:“那个老家伙懂个啥?”

  “绝生露,是蛊魔为红祖量身制作的,魔族没有实体,但却是能生活在阳光下的魂魄。所以绝的不是活人的生路,而是死人的,针对的是魂魄。”

  这一刻,秦曜全身的力气被抽的一干二净,瘫坐在地上,他没想到这唯一的希望竟然是这样破灭的,“所以说,没有办法了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