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见钟情,桃花债 > 八十九、秦曜和风竹萤(六)

我的书架

八十九、秦曜和风竹萤(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风竹萤还是没能顺利救出秦曜,现在不仅没有救出,反而两人都被毒魔押送回了地牢,而且还是分开关押,她不知道等待他们的会是怎样的折磨。

  地牢外,秦曜双眼无神的透过结界看着地牢里,抱着膝盖无声哭泣的风竹萤,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也跟着抽疼,像是一块巨石压在了心上,喘不过气来。

  见状,毒魔忍不住讥讽道:“怎么,红曜殿下,这是心疼了!”

  秦曜表现的非常平静,抬起毫无波澜的双眼,盯着毒魔,一字一字道:“赌约已现,放人!”

  却见毒魔只是背着手来回不紧不慢的踱几步,对于他的暴风雨般平静的双眼,表现的十分轻松,也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还不足以让他感受到害怕,反而道:“红曜殿下,你难道不想看一看,她能为你做到何种程度吗?”

  听到这话,秦曜微微蹙眉,没有回应,毒魔也没有催促,背着手耐心看着被他圈禁在地牢的羊崽子,嘴角微微上扬,心情莫名的愉悦,还哼起了调子,因为他知道,秦曜会同意的,修真者是扎在红魔一族心口的一根刺,同样也是扎在他心口的一根毒刺,想要拔掉那根刺,没有那么容易。

  片刻后,他便妥协道:“不要伤她性命!”

  可是秦曜心里已经将现在的情形认真分析了一遍:想要从毒魔手中带人,除了同意别无他法,刚刚的一幕,根本不足以让毒魔心甘情愿放了风竹萤,禁魔的死早就让他失去了对所有修真者基本的信任,以他现在的实力,硬抗,只会以卵击石。他或许毒魔不会下手,但是风竹萤的命,保不住。

  而且毒魔先一步给大哥打了招呼,因此红魍山不会派人前来,消息也发不出去。只能动之以理,晓之以情。毒魔虽然又毒又狠,但也不是滥杀之人,因为禁魔的前身也是半魔修真者,心里必然也留有一定底线。

  只见毒魔闻言,笑了,心叹:果然如此。嘴上回道:“放心,只要她走过了这次试炼,我亲自送你们回去。”

  地牢中,风竹萤不止一次懊恼自己实力太弱,没有将计划之外的意外情况一一避免,她以为只要找到秦曜,再从制定的逃跑路线悄悄逃走就行。一旦离开曼陀罗黑色峡谷,毒魔便会放弃。魔界的领地,没有经过同意擅自进入,视为挑战,也就是可以发动战争,所以毒魔只会在自己的地盘上追杀。

  可是她算漏了,毒魔可是称霸一方的大魔王,已经活了几十万年,参加诛魔大战成功活下来的魔王,魔族领袖的寿命和修真者的寿命是不一样的,就她的这点小把戏,又怎会瞒过他毒辣的眼睛,早知道应该换一个愿望的,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正想着,地牢中突然响起脚步声,抬头就见毒魔站在自己跟前,猛地站了起来,警惕的看着他,只听他用人类的语言说道:“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回来救他!”

  风竹萤没想到毒魔居然会说人类的语言,想想就明白了,毒魔曾经在花花世界搅弄过风云,抱着手,冷眼暼着他,高傲的回道:“跟你说了,你也不明白!”

  见状,毒魔又忍不住笑了,背着手道:“确实不明白,不过我只知道,你和他现在都得死。”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坤城对毒魔介绍最多的就是将活生生的修真者与曼陀罗蛇关在一起,用人类的躯体淬炼毒药,使其曼陀罗蛇进行更深层次的蜕变,这一过程十分残忍痛苦。

  不过,他为何特意前来告知这件事,告诉她有什么好处。

  下一刻,就见毒魔拿出一个玉瓶,道:“知道这是什么吗?”

  风竹萤没有说话,心里冷哼,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毒魔也没有等她的回答,自顾自的说道:“此物名为绝生露,入口即亡,绝无生还。”

  风竹萤皱眉,隐约猜到了什么,但是她不能明说,一旦出口,万一败了毒魔的兴致,发生异变该如何是好,便耐着性子问道:“什么意思?”

  毒魔回道:“我很佩服你回来的勇气,所以决定放你们一条生路。”

  果然是她想的那样,风竹萤不由眼睛一亮,紧绷的身体也在这一刻得到放松,天无绝人之路,既然如此,无非就是以命换命而已,问道:“条件?”

  毒魔将她的表情,一一收入眼底,正如地牢外的秦曜,也是同样如此,不过秦曜。

  毒魔回道:“一、用他的命换你的命。二、用你的命换他的命。”

  听到这话,风竹萤显得非常平静,仿佛心中早就已经有了答案,理了理头发,拍了拍残破衣服上的灰尘,问道:“怎么说?”

  毒魔道:“你喝下绝生露,他活!不喝,他死,你活!”

  风竹萤闭上眼睛一瞬,又问道:“我能相信你说的话吗?”

  毒魔反问道:“如何不信,你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这话没有任何问题,她确实没有选择的余地,但是这是一个机会,风竹萤只能拼命找出活下去的希望,便道:“发心魔誓,证明条件的真实性!”

  “额……”没想到这丫头居然钻文字漏洞,心里叹了一口气,默默的举起三指,当着她的面,发下心魔誓,道:“可以了吗?”

  风竹萤看着他的眼睛,非常严肃的道:“记住你发过的誓!”

  毒魔点了点头,心里翻了一个白眼,想着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怎么着也要好好斟酌斟酌。一时不察,风竹萤猛地拿起他手中的绝生露,迅雷不及掩耳势的倒入口中,没有丝毫犹豫。

  察觉到风竹萤意图的秦曜,根本来不及阻止,她在喝药前只是温柔的看了他一眼。

  “风竹萤!”

  秦曜发疯一般吼道,风竹萤倒下的那一刻,他稳稳的接住了她,鲜血一股又一股的从她嘴角溢出,身体不停的发抖,眼泪终于还是从他的眼角滑落,忍不住大声质问:“你为什么这么傻!”

  风竹萤呼吸困难,抽搐的身体,让她无法发声,睁着大眼睛直勾勾看着他,只想在死之前伸手摸一摸她朝思暮想的人,伸到一半手忽然无力垂了下去,双眼缓缓的闭上,或许死在他的怀里,也是一种幸福。

  “风竹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