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见钟情,桃花债 > 八十八、秦曜和风竹萤(五)

我的书架

八十八、秦曜和风竹萤(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着阴森潮湿的地牢,随处可见的曼陀罗毒蛇,秦曜找了个相对干燥的凸石坐下,心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叫什么事儿!把自个搭进去了………唉!

  一旁带路的毒魔族人,一脸恭敬的行礼,道:“红曜殿下,赌约未出结果之前,还请殿下委屈此处!”

  听得他真想一巴掌呼过去,毒魔不愧是毒魔,老辣刁钻,要不是打不过,他会乖乖认栽,说是打赌,有问过他赌不赌吗?就把他关在这种鬼地方。再说了,修真者,哼!一群宵小之徒,有冤大头拖延时间,不赶紧逃命,还会回来救自己,做白日梦吧!毒魔真的是年纪大了…………

  想到这里,秦曜突然感觉自己似乎有些紧张,莫名想起不久前风竹萤单枪匹马冲进秦家运输队的场景,搞不好真会来,半晌又否定的摇了摇头,修真者,秦家接触的太多了,尔虞我诈,亲兄弟都会翻脸,夫妻之间都会斗得你死我活,所以更别说与秦家毫无关系的风竹萤,不过自从在魔界遇见了风竹萤,他真的是越来越奇怪了,气量也是越来越大。

  化姓秦家在花花世界生活这么久,对于修真者的德行,他们了解得非常清楚,笔笔记录,他根本就没指望风竹萤会回来,命只有一条,她不是什么都没有,风竹磬还等着她回去,或许她还能当着他的面演一演深情的戏码,但是转过头,谁又知道她是怎么想的,画人画骨难画心,人心隔肚皮,这句话他们倒也没说错,说不定人家现在已经遇上了秦家的搜救队,回坤城去了。

  这越想,秦曜越烦躁,他也不清楚这份烦躁从何而来,是他因为最近修炼太过懈怠,不然怎么有时间总是胡思乱想的,阿妹今年五岁多了,再有个几十年约定的时间就到了,届时秦家也不知会处于怎样的境地,当初的决定让秦家立于两难之境,时间一旦到达,花花世界必将经历一场空前绝后的巨大动荡,必须要变得更加强大,才能在浪潮中,寻得立足之地。

  念到这一点,秦曜立刻清除脑海中的胡思乱想,将风竹萤甩之脑后,魔界没有灵气,修真者只能从魔兽内丹中获取一定的特殊灵气,用以修炼,但是对于秦曜这个伪装修真者来说,有没有灵气并不重要,因为他都能修炼,盘腿而坐,闭上眼睛,将混乱的思绪集中到修炼之中,陷入冥想之中,反正到最后毒魔肯定会毫发无伤的放了他,这一点他深信不疑。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足足呆了半年之久,地牢里依旧安静,秦曜每日都在马不停蹄的潜心修炼,心里那一点仅存的期待,终于被磨的一干二净,就连毒魔都已经彻底放弃了,一个劲的在秦曜跟前咒骂修真者,还不忘教育一番,每日一趟,毫不间断。

  于是乎,这日毒魔都安排好族人送秦曜回红魍山,谁知道当晚,秦曜打坐途中,突然察觉到一道火热的目光,睁眼就见风竹萤站在地牢外,愣住了。

  只见她浑身上下脏兮兮的,衣服破破烂烂,但能从破损的地方看出不少被刮伤的伤痕,嘴里喘着粗气,手里拿着早已断掉一节的灵剑,乱七八糟的头发,像一个原始人,若非仔细看,还真认不出她就是风竹萤。

  但秦曜还是一眼就认出她,因为她的那双眼睛,依然清澈纯真,是他记得最清楚的地方,他不知道此刻自己的心情是怎样的,该如何去描述这一刻震动,心脏在加速跳动,就像那日两人在地穴中躲避天蚀蚁时,风竹萤的心跳,脑子一片空白,心里如翻江倒海一般。

  这一刻,心底有一枚埋藏了很久很久的种子,猛然冲破了一切束缚,发芽,扎根,迅速长成一棵茂密的大树,再从大树发展成森林。

  呆呆的看着她,麻利的一刀砍掉地牢的锁灵链,几大步走到他的面前,没说一句话,只是默默的抓起他的手,转身就往外带,秦曜没有反抗,任由她的动作,准确的是处于震惊中的他,此刻已经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只想知道这一切是不是真的,他真的想不通,她为什么回来?她还是秦家认识的那些修真者吗?或许早已不是,又或许只有她不是,不知走了多久,看着她的原本白皙的手,变得粗糙,他的第一句话,“为什么回来?”

  风竹萤没有回答,只是拉着他,从她不知耗费了多少心血的刺探出来的路,血淋淋的逃生之路,也真不愧是风家。但是,秦曜却猛地站住脚,无情的甩开她的手,对上她委屈疑惑的眼神,皱眉怒问道:“为什么回来?”

  声音里藏不住颤抖,风竹萤还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默默上前抓住他,却被避开,她只能抬起含着眼泪的眼睛,祈求着,嘶哑难听的声音响起,“没时间了,我们快走!”

  “你的声音.......”

  风竹萤一说话,他便知道了,是换愿兽。换愿兽,一种常年生活在魔界地底下的丑陋魔兽,不喜欢吃人,但喜好等价交换各种东西,例如声音、听觉、味觉、生命、灵魂等,实力不详,听说曾经为了交换一个好听的的声音,直接一招弄死了一个魔王。所以她是以自己的声音作为交换,这才能悄无声息的在曼陀罗黑色峡谷中隐藏这么长的时间,等着毒魔掉以轻心的时候。他有什么地方,值得她如此费尽心思,不顾危险的跑回来,宁愿牺牲声音来救他,他和她只不过是………

  风竹萤没有在意他询问,或许在她心里,如果能救出秦曜,哪怕让她付出生命的代价,她也会毫不犹豫,只因为她喜欢秦曜。

  还是默默上前拉住他的手,秦曜这次没有躲开,或者说他已经没有理由拒绝她任何的帮助。刚要走,眼前突然有一位身穿黑袍的老头儿,从暗处不紧不慢的走了出来,黑袍上绣着灭生蛇和一簇一簇的白线勾勒的黑色曼陀罗,戴着一面恐怖的鬼头面具,双眼如蓄势待发的毒蛇,是毒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