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见钟情,桃花债 > 八十六、秦曜和风竹萤(三)

我的书架

八十六、秦曜和风竹萤(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寂静的地下洞穴里,两具紧紧靠在一起的身体,彼此之间传递着温暖,头顶上的天蚀蚁啃噬四周的声音时不时传来,听着怪吓人的。

  可风竹萤一想到自己在秦曜的怀里,就感受不到丝毫害怕,虽然刚刚让人脸红的误会小插曲,过去这么久还是有点尴尬,但她却用尽所有来享受这一时光,也不知道下一次会在什么时候,耳朵里的噪音逐渐变成了催人入睡的摇篮曲,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安心的放松的休息过了。魔界的残酷,让她时时刻刻保持警惕,不敢轻易休息,一旦睡过头,或许她就会变成一堆白骨,又或者就连白骨也不剩。

  听着风竹萤渐渐平缓的呼吸声,睁着大眼睛的秦曜忍不住抽抽嘴角,心里道:这丫的,居然睡着了,心还挺大,就这么相信他,万一他觉得麻烦把她扔出去喂蚂蚁了怎么办?在这种恐怖的声音中入睡,真的不是一般女子。

  正想着,突然,头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啃噬声,似乎在啃噬头顶上的曼珠沙华,还有在挖地底曼珠沙华的根茎,对于魔物来说,曼珠沙华既是好东西,又是要命的东西,就如风雪城的冰晶梨。

  不过,一般的魔兽承受不住曼珠沙华的毒性,但偏偏天蚀蚁不惧,因为它们数量多,一只能吃到一口左右,所以,这样就导致曼珠沙华不但不能毒死蚂蚁,反而让它们的到了淬炼,体质发生了质的变化。

  心里叹了一口气,双眼一闭再一睁,黑色的双眸立刻变成恐怖的血红色,在黑暗中非常骇人,就像是一头发疯的魔兽。然后一手一打响指,空气中瞬间散出强烈的交配荷尔蒙,还有那滔天的怒气,希望能糊弄住这群智商不高的蚂蚁吧!最后直勾勾的看着发出声音的地方,只见刚把洞打开的天蚀蚁见状,立马后退,走前还不忘将扒开的泥土,重新掩盖上。

  这时,一只天蚀蚁见状,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天蚀蚁回道:“没什么,绕开曼珠沙华覆盖的地方,别吃花儿了。”

  刚说完,还没走几步,这只天蚀蚁就忍不住对旁边的天蚀蚁八卦,道:“嘻嘻,你猜我刚刚看见了什么,我看见红家的一位大大在地下交配,那气息冲死个蚁。”

  其他天蚀蚁则是非常震惊,迫不及待的求证问道:“红家的大大,这可不常见!”

  天蚀蚁拍着胸脯子,自豪的道:“那可不是!”

  另一只天蚀蚁此刻疑惑的问道:“为什么红家的大大要在地底下交配,不闷的慌吗?”

  闻言,天蚀蚁挠头,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找刺激吧!”

  听着这群蚂蚁渐行渐远的交谈声,秦曜脸黑黑的,比之黑暗的洞穴还要黑,反正也看不见,心想:这可能是他有史以来的最丢脸的黑历史了。

  他实在想不通,他为什么会为了一个人类,做出这种超出常理的事。

  他不止一刻怀疑自己的脑子是不是长了一个大包,才会选择这种吃力不讨好鬼事!要不是他来之前父亲高兴奖励了一滴浓度不错的生死玉露,在它帮助下伪装成了红族的一位大佬,他们现在可能就已经被天蚀蚁五马分尸了,渣渣都不留一点。

  但是,他怎么想都觉得肉疼,思前想后,就为了一个区区的人类,搭上他拼死拼活好几年得来的生死玉露,怎么想都觉得不划算,因为这可能是他有史以来最浓厚的一滴生死玉露了。这颗玉露能让他的修为暴涨,说不定回去之后,他就能打过左棠了,偏偏让他给浪费掉了。还是在一个人类身上,回去指不定会被左棠和小漾无情的嘲笑。

  见怀里睡的正香的风竹萤,那一刻真想掐死她,她为什么要活着,为什么偏偏要遇上他,为什么要掳走他,啊……!

  世人都在问,为什么秦家的衣服都是红色的,那是因为这些布料是在鲜血中被染红的。

  风竹萤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没有秦曜的身影,身上只有他的外衫,心里蓦然一慌,抱着衣服,害怕的看着一望无垠的四周,回应她的只有冷漠发光的亮晶石,忍不住含着泪水,失声叫着:“秦曜!”

  “秦曜!”

  “秦曜!”

  她不敢呆在原地,因为她害怕,或许没有遇上秦曜的时候,她还能自我催眠,但是现在不行。不禁委屈的默默流泪,或许是因为秦曜觉得她是累赘,所以抛下她独自离开了。她也不想这样想,可是心里很乱,心一乱,人就容易胡思乱想,只能边走边叫。

  也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四周终于不再是一望无垠的平原,出现了峡谷,刚走进峡谷不远就突然冒出三个身着黑色服饰的人,准确的来说确实是人,不过是魔族人,风竹萤看着眼前的人,认出了他们服饰上的图案,那是十二魔王中——毒魔一族的花纹,盛开在生灭蛇身边的剧毒之花——黑色曼陀罗,坤城的知识课上有介绍过,刚想转身就跑,谁料身后也出现了两个人。

  五人将她团团围住,说些她也听不懂的土著语言,不过从他们兴奋的脸上,可以预测肯定不是在商量什么好事!这不,下一刻便围了过来,立刻召唤出灵剑,与其害怕,倒不如拼死一搏,也没看清对手是如何出手的,只听见“叮”的一声,她的灵剑便断成了两半,接着身体上似乎有什么冰冷的东西在爬,还吐着舌头,余光一撇,汗毛冷竖,浑身僵硬,不敢动弹丝毫,那是曼陀罗蛇,只要它咬上一口,这条命就算到头。

  感受着它一点一点的靠近自己的脖颈,死亡的气息越来越浓,余光看着曼陀罗蛇张开蛇嘴,露出冰冷的毒牙,一点一点的靠近,风竹萤已经做好死的准备了,就在蛇咬下的那一瞬间,一只突然出现的手猛地抓住了蛇头,手上一用力,蛇便被捏成了肉酱。

  风竹萤看着眼前,如天神般降临的秦曜,泪水再也忍不住了,只见他另外一只手抓住她往后一带,用他宽厚的胸膛挡在她的面前,用魔族的语言,喝道:“红族的人,你们也敢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