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八、打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闻言,雪辰非常诧异,眉头一挑,心想:桃酥什么时候对这种事情感兴趣了,难道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不会吧?白衣雪辰星与他虽然是一个人,但是就性格而言,这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这都能看出来吗?再说他从未在花花世界摘下过面具,声音和眼神与其白衣雪辰星判若两人,不应该会暴露才对。这样一分析,那她问的应该是现任红魔,但是这一点他不是早在东巫群山的时候就交代了,秦家是红魔后人,红魔老祖不是纯种魔族人,那袭名就都不用说了,直接就是秦家家主,既然如此那她还问这个做什么?

  见小黑半天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桃酥便自顾自的又道:“不回答算了,反正不说,我也知道是谁,大哥嘛!秦桐!!”

  雪辰星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红魔的爵位,秦家不顶,谁敢顶,真是怀疑此刻桃酥的智商,难道是被雪辰风吓得智商回到肚子里了!但还是负责任的问道:“你问这干什么?”

  桃酥却牛头不对马嘴的说了一句:“魔族人的血液是黑白色的,他们是根据血液的颜色程度来决定魔族人的地位,血液越黑,地位越高。你的血液是黑色的,但是带了点靛蓝色,不是纯粹的黑色,在魔族人中有一定的地位,不高。不过,这不是唯一的确定方式,还有一种情况例外——实力。”

  雪辰星听了这么一长串,脑子变成浆糊,谁能告诉他,桃酥说这些的意思,这又和红魔有什么联系?疑惑的问道:“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

  桃酥停下马,转头认真的看着他,道:“我想让你回魔界,帮助大哥一统魔界!”

  听到这个想法,雪辰星心里骇然,忍不住皱眉,所以这才是她最终的目的,来到花花世界的每一个人都逃不掉这样的想法,他还以为桃酥是一个例外,但是终究还是这样吗?说实在的他心里有些失望,还有些难过,或许桃酥根本不是他希望的那样,一切都只是谎言而已。亏他还如此信任她,原来自己只是一个笑话。

  可是又忍不住怀疑,桃酥,她为什么要统一魔界?外来人,是不是都喜欢这种调调....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的心里却认定桃酥并没有这样的想法,还真是口是心非,果然爱情这种东西,就是毒药,生不如死的毒药,可是他还是中招了。阡灵试炼的时候,她说过的每一句话,现在都印在脑海里,一个爱好和平的人,为何要主动发起战争,只不过是一个又一个的谎言罢了....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冷笑着放弃的时候。

  桃酥回头,驾马慢行,回答道:“小黑,雪辰星虽然在秦家手上,但是早晚都会被发现的,不可能藏一辈子。”

  “雪家双生子,善为哥,恶为弟,注定着哥哥总是棋差一招,归根结底就是心不够狠。”

  雪辰星尬,这说的是他吗?他的心已经够狠了,好不好?不过,现在看来,桃酥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而是有自己的理由,心里松一口气,他就说嘛!他喜欢的人,怎么会是那样的人,一个爱好和平的人,不会无缘无故发动战争。

  只听她继续说道:“有一句话说得好:好人不偿命,坏人遗千年。除非他有机遇,否则最后的结局依然是雪辰风独霸魔界,到时候吃亏的就是秦家,雪辰星也不会有翻身的机会。”

  “秦家是魔族人,是守护花花世界修真者的叛徒,约定不是背叛的理由。相反,如果修真者们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又会是怎样的后果,或许他们会看在秦家守护几十万年的情分上留一条命,但是与其猜测他们日后的施舍,不如现在就给自己找一条后路。”

  雪辰星明白了,现在的雪辰风尚在襁褓,自然没有能力统一魔界,甚至无法穿过秦家的防护栏,联系魔界。但如果他有了强大的实力,只要现身魔界,魔界便会自动统一,这是创世者后裔的魅力。到时时候,首当其冲的就是秦家,雪辰星也逃脱不了舍祭命运。当然现在是不可能的,因为雪辰星得到红魔老祖的精血,实力算是花花世界的天花板,可是未来的事情无法预料,尤其是那一个人的出现,让他不得不认同桃酥现在的这个方案是唯一解决问题的方法。

  所以,如果趁现在魔界群龙无首,下手统一魔界,虽然过程困难,却能大幅度缩减雪辰风日后的兵力。魔族人崇尚实力,而且一旦认主,终身追随。显然现在的秦桐还没有那样的实力,即便是红魔后人,但就在秦家守护生死血树的行为上,在魔界其实并不好混,所占领地也是巴掌大的地方。但是现在有了他,情况瞬间翻转,体内的红魔精血让他实力暴涨,比起当年的红魔老祖,有过而无不及,加上他隐藏的禁魔身份,谁能与他争锋。

  想到这里,雪辰星不得不承认桃酥的睿智,原来他家公主殿下看的如此长远,真是没想到这一点,嘴角忍不住炫耀般的上扬,心情愉悦的道:“没想到,公主殿下是这个意思!”

  桃酥皱眉怼问,“我不是这个意思,还能是什么意思?”

  “你这句话有问题,你刚刚以为我是什么意思?”

  见她逐渐变脸,雪辰星忍不住汗颜,急忙回道:“没没意思,公主殿下想多了,看我这真诚的眼神,就知道我没有说谎的!”

  “哼!搞笑!”

  桃酥并不信小黑的措辞,忍不住嘲讽道,看着树木盈盛的古兽森林,绿色,代表着生机勃勃,整日的红色让她视眼膜审美疲劳,加上空气中时不时飘来的血腥味,果然还是森林比较治愈人,欣赏中,忍不住来了一句,“真不真诚,我看不出来,毕竟我也不能透视吧!”

  以为躲过一劫的雪辰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