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五、敌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桃酥看着于子涛愤愤不平的脸,挑眉,好笑的问:“那于公子是想要美男,还是美女呢?还是说都要!”

  “当然是美女!”于子涛立马回答道,不带一丁点犹豫。

  “哦!懂了,不过于公子,本公主‘大病’初愈,不宜太过放纵,恐怕不能满足阁下这个请求了。所以,很抱歉!”

  于子涛听着桃酥这句话的着重点,那恨不得将他剥皮拆骨冷静眼神,心里忍不住打鼓,猜测这句话的意思,此前东巫群山狩猎大比,他冒着生命危险为她引开杀手,幸得老天垂怜活下了来,出了东巫群山,立刻马不停蹄、面带桃花的跑来请赏,谁料到扑了一个空,一打听才知道她居然前往风雪城,一时搞不懂她鬼畜的操作,雪辰风,花花世界最后的大魔头,她这是赶着去送死嘛!左等右等好不容易把人等了回来,又被告知生病了,和大魔头共处一城,不病一场,都对不起大魔头的称谓,该不会桃酥把这也安在他的头上吧!

  只能说作者大大你真相了,于子涛左看右看,桃酥的表情让他越来越确定自己的猜测,一时语塞,辛辛苦苦引开杀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赏赐也就罢了,到头来居然还要被责怪,这能怪他吗?明明是你自己的问题,既然知道雪辰风是花花世界的第一大反派,那还上赶着去送死。哼!他生气了,怎么能这样待他,虽然他是作者,虽然这本书是他写的,虽然雪辰风的设定是他定的,虽然东巫群山狩猎大比是他写死了秦语未,虽然.....

  为毛越说,他心里越觉得这件事还真得怪他,如果他不是作者,如果这本书不是他写的,如果雪辰风的设定不是他定的,如果没有在东巫群山狩猎大比中写死秦语未....那就没有穿越这件事,也没有现在的两难境地,绞尽脑汁的想要活下去,在一群魔物中寻找微薄的希望。

  桃酥说完,绕过他招呼其他人就坐,其实她之所以选择红尘楼,没有别的原因,只因为红尘楼的灵食美酒是坤城一绝,至于那些个俊男靓女没做考虑。来赴宴的每一位,哪一个的颜值需要红尘楼的庸脂俗粉来做陪,这不是打脸吗?

  “今日,多谢各位道友,应约前来。”

  “前些日子,深感顽疾,未曾为各位接风洗尘,是我秦语未怠慢了,今日请客红尘楼,宴请各位,不周到的地方还望见谅。”

  闻言,众人起身异口同声的回道:“多谢公主宴请,我等欣喜若狂!”

  桃酥摆摆手,示意众人坐下,自己也坐下,道:“大家都不必多礼,今日都是自己人,放开一点,不用这么拘谨。”

  然后拍了拍手,歌舞起,酒菜上,众人默默的喝酒吃饭,没有交流的话,场面一度非常尴尬,但是在愉悦的歌舞声中,忽略不计。

  没办法,桃酥也想一个一个的请,这就涉及到前后问题,于子涛是老乡,在这陌生的世界遇上也不容易,更别说在东巫群山还帮她引开杀手,总不能后请吧!落幽、余瑢、钟锦、宫百合四人在东巫群山受她连累,被追杀不说,差一点就命丧魔兽之口,不能不赔罪。风竹磬、菊四浪、花纤纤、瑶姬更别说了,从阡灵院试炼起,就一直有难同当,有福同享,是她在花花世界交到的第一批共患难的兄弟姐妹,这次能走出雪辰风的阴霾,也多亏了他们,而且风竹磬还是她未来的表嫂,冲着这些情分,总不能后请吧!

  诸清欢和叶观潮,这可是女主男主,那就是祖宗,身为炮灰,不得多巴结巴结,不然自己的命也活不长,也不能后请,可难为死她了,于是就只能一股脑的全部一起请。呆呆的看向满屋子的人,一时不知该如何活跃气氛。

  这时,就见于子涛端起一杯酒站了起来,满脸笑意,对桃酥道:“小公主殿下,于子涛敬您一杯,恭喜殿下大病初愈!”

  桃酥起身,举起酒杯隔空相碰,笑道:“谢了,希望借你吉言!”

  还没喝,手里的酒杯就被抢了,抬眼就见小黑不知何时站在旁边,霸气的一口喝掉酒水,挑衅的看着于子涛,道:“殿下,大病初愈,不宜饮酒。来人,上茶水!”

  “额.......“

  于子涛挑眉,举着酒杯一时忘记放下。心想:话说,这人似乎对自己有很大意见,这不是否定,而是肯定,因为从踏入包间的那一刻起,这人眼神里就有不加掩饰的敌意,他都能感受这目光里的点点杀意,他们今日应该是第一次见面,难不成他也是穿越的,现代他倒是得罪了不少人,也不知道桃酥哪里找来的人,怕怕.....

  于子涛不愧本书的作者,直觉也不是盖的,只见小黑转着手里的酒杯,看向于子涛,眼里那是不加修饰的忌惮和敌意,谁也不知道他的敌意从何而来,总感觉他俩再待下去,就会打起来一样。

  桃酥不知道他眼里为何会有这样的情况,只知道她现在非常的尴尬,心里面包着一团大火,气呼呼又无奈的坐在座位上,东恒山下一杯倒的情况记忆犹新,她还真不能随意喝酒。东恒山一行和东巫群山一行的杀手,现在都还没有眉目,足以说明他们不是一般的势力,这里是坤城,秦家的地盘,那也不能掉以轻心,她必须尽最大的努力活着。

  而座下的梅知林则是一脸看妹夫的模样,赞同的点着头,满意的喝着酒,秦家的人不知怎么回事,现在每一个人都被小黑收买了,看他就像看自家人一样亲切,比起叶观潮还顺眼,恨不得立刻让桃酥和他成亲,待遇完全是女婿的待遇,就连左棠对他都是恭恭敬敬,太奇怪了,猜想着可能是因为生死玉露全在他身上的缘故吧!

  也是那一刻,深刻意识到小黑曾说秦家是红魔后人,那不是假的,真的不能再真了,秦家对于小黑是魔族人这件事并没有太激动的表现,反而更想撮合桃酥和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