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见钟情,桃花债 > 七十一、主体与分身

我的书架

七十一、主体与分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夜,距离风雪城不远的松树雪林里,一位身着斑驳白衣的俊俏少年,拖着满身可怖的伤痕,留下一路的血迹,在雪林里狂奔,身后雪辰风紧追不舍,如果桃酥在这里,一定能认出来,这天神般的少年就是她心心念念的雪辰星。那清澈的目光,清纯得不含一丝杂念与俗气,温柔得似乎能包容世间的一切,就像春阳下漾着微波的清澈湖水,令人忍不住沉浸于其中,清冷高贵的气质又让人无法靠近。

  突然,雪辰星跑着跑着,没有注意脚下猛然被木头绊倒,等他撑着雪地起身,雪辰风早已站在了他的面前,邪笑着,冷冷的道:“雪辰星,乖乖将灵魂和修为乃至生命,交给我不好吗?为什么要跑?还是你觉得你跑的掉?”

  “呵呵”

  雪辰星的喘着粗气冷呵着,跪坐在雪地上,抬起愤恨的脸,一双手紧紧握着身前的雪,双眼布满血丝,反问道:“灵魂?修为?生命?你觉得可能吗?”

  “哈哈,哈哈,雪辰星啊雪辰星,你已经没有退路了,你输了!”

  “你在期望谁救你?秦家?秦语未?”

  “你若乖乖将灵魂和修为乃至你的生命,心甘情愿的交给我,我可以完成你的遗愿,把秦语未娶回来!”

  “我不准你碰她!不准....”雪辰星愤怒的嘶吼着,桃酥是他唯一的念想。

  “哼!垂死挣扎,你还有选择的权力吗?弱者没有!”

  雪辰风讽刺的说着,伸手就要抓着雪辰风的衣服,将他拖回去。

  谁料雪辰星一手打开,抬起脸,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目光坚定,放声大笑道:“你说的对,弱者没有选择。”

  雪辰风皱眉,眼前这个和他长的一模一样的兄弟,第一次看不懂,不过没关系,带回去研究研究就行了,再次动手,突然一道刁钻的攻击猛然袭来,他紧急避开,是一根七寸长的透骨钉,比雪还冷的寒意丝丝溢出,回头却发现雪辰星居然不见了,散开灵识,铺天盖地的灵识遍布整座雪域的中心,也没寻到任何气息,消失的无影无踪。

  居能在他眼皮子底下救人,瞬间远遁如此之远,此人的实力绝对在他之上,左棠,应该不是,秦语未那妮子陷入昏迷,还没醒,他不会离开半步,那到底是谁?花花世界,还真是越来越热闹了,雪辰星,别担心,迟早会再找到你的。

  雪域边境,身受重伤的雪辰风躺在一棵树下,喘着粗气,劫后余生,看着眼前穿着墨色玄衣,头戴鬼头面具,背对他的男子,苦笑道:“真没想到,你会来救我?”

  男子没有说话,雪辰星又道:“她怎么样了?”

  听见他问这个,男人气不打一处来,忍不住转身吼道:“你自己不会看吗?”

  雪辰星笑了,道:“为什么不告她,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男子摘下面具,赫然是和雪辰星一样的脸,和双胞胎雪辰风是不一样的,雪辰星和雪辰风两人站在一起明显各为一体,是两个物体,气息也是大体不同。但是这两人,气息相同,分不出彼此,除了眼睛不一样,就像是复制品,属于同一种东西,可是一个清纯得不含一丝杂念与俗气,温柔得似乎能包容世间的一切,就像春阳下漾着微波的清澈湖水,令人忍不住沉浸于其中,清冷高贵的气质又让人无法靠近;一个又包含风霜,没有焦点,深不可测,如一潭看不见底的黑色湖水,湖水中的星光点点,又如一个星河一般,灿烂夺目。

  黑衣雪辰星的主体,白衣雪辰星是分身,两人不是无差别分身,白衣雪辰星相对较弱,即使站在一起,白衣还是非常弱,因为他们是各自修炼体,白衣修炼灵气,黑衣修炼魔气。不过,当两人靠近的时候,白衣的实力还是会因为黑衣的靠近而变强不少,同时只要一碰面两人的记忆也会随之共情,这也是为什么白衣能在这个时候逃出雪辰风的囚牢。

  东巫群山狩猎大比,雪辰星是为了桃酥参加的,但是没想到雪辰风会得到消息,躲了雪辰风十几年,到头来还是遇上了,毫无意外,他又打输了。

  为了逃命,只能将分身留给雪辰风,自己逃之夭夭。他是禁魔转世,又是在其他修真世界修炼的,所以分身这方面肯定比雪辰风懂得多,这也让他的分身格外与众不同。不仅能自主修炼,有自己的意识,而且受主体的影响小,不是那种距离远了就不能动的,不能用的。

  最开始用分身逃离的雪辰风,他是没打算收回分身的,因为只要雪辰风融合了分身,那么世上就再也没有雪辰星这个人了,有的只是禁魔小黑。但是他错算了桃酥,桃酥喜欢雪辰星,她赌上自己的生死也要救他,已经决定的事他又不能自证身份。禁魔的名头让他怯懦,如果暴露,秦家不一定护得住,还有可能被他连累,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爆出身份。

  反正只要他靠近风雪城,分身一定会有感觉,实力也会有所增长,自己就能救自己。

  黑衣道:“你信不信,我把你融合了?”

  白衣道:“不信!”

  黑衣翻了一个白眼,有一个心意相通的分身,真是造孽!白衣解释道:“你奉命来救我,若是不把我带回去,看不见我,她会生气的!“

  这话梗着黑衣了,想反驳却又无力反驳,被自己的分身拿捏,真踏马不爽,你就仗着本主人不愿公开身份,默默的选择不说话,白衣又道:“东巫群山狩猎大比,你做的不地道,她不是红祖。若红祖醒来,此事该如何了?”

  黑衣很不想提这件事,但是迟早是要面对的:“这件事,只能重新为她找一具肉身了,如今她的精血又都在我的身上,想要重生,精血也是关键。”

  白衣点了点头,“既然你已有计划,那我便不在多说什么了!”

  黑衣无语,咬牙切齿道:“到底谁才是主人?”

  白衣闭上眼睛,回道:“你若做事不冲动,我也不会多话!”

  黑衣:“........“

  “好了,背我回坤城!”

  “你没脚吗?”

  “受伤了,走不动!”

  “.........”

  “快点,不然桃酥哪里?”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