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五、商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到这句话,秦曜原本就挺黑的脸,瞬间变得乌漆嘛黑,眼神极为不善的直盯着桃酥,犹如地狱里爬出的恶魔一般,语气森冷异常,“阿妹,放开”

  “啊……呜呜,二哥哥,呜呜……你别去嘛!你是真的打不过他的。”桃酥紧紧抱着秦曜的大腿,痛哭流涕的劝说着。

  “放开,你莫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身为秦家人,怎可如此,二哥哥这就让他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秦曜恶狠狠的说道,拖拉硬拽着桃酥挪到了门前,刚打开大门,不知桃酥俯在他耳边悄悄说了些什么,整个人就这样渐渐的僵在门前,在风中凌乱,差一点一口气就上不来了。

  然后半晌,在兮阳、兮颜奇怪的眼神下,猛地把门一关,不知所措中又急急忙忙的布下数道结界,一只手指着桃酥,脸憋的通红,对着桃酥欲说不说好一会儿,硬是气的说不出一句话,只好急得四处乱走,打算就这样散一散自己一涌而上怒气。

  桃酥则是“扑通”一声,战战兢兢直接跪在地上,脊背挺得直直,乖乖的低着头,余光时不时的扫向秦曜,一副好孩子模样,着实把刚平复下心情秦曜又气着了。

  因为桃酥说的不是别的,而是关于生死玉露的事,她说她将手里的生死玉露全部喂给了他,所以现在就是有十个秦曜也打不过一个小黑。

  但是关键不是打不打的过问题,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自家妹妹这个败家女,居然这样简简单单的将秦家真正的底蕴就这样送人了,而且还是买一送一,有一件还被退货了。

  这个气呀!两人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待着,空气中火药味甚浓,隐隐约约之中仿佛听见了秦曜的心跳声,犹如在在打鼓一般,震天动地。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大约一个时辰后,秦曜的心跳声渐渐平静下来,于是就听他道:“生死玉露和你的那一档事,你先不要告诉别人,你三哥和知林都不许说,特别是你三哥,嘴上就没一个把门的。”

  “回坤城这段时间,二哥哥,需要好好想想如何让你度过父亲那一道难关,死是不可能的,生不如死的皮肉之苦多半是躲不掉了,我会尽量让你的惩罚轻一些。”

  “还有,关于你在东巫群山受到追杀这件事,知林已经一五一十的报告给我了。而且就我为你把脉的情况来看,你中蛊了,而且此蛊没有蛊毒,也没有任何危害,所以曼珠沙华并没有达到抑制甚至灭杀,只是一只被专门培养出来当追踪的虫子。

  “这种虫子进入人体后,会分泌一种特殊的液体混合在你的血液和汗水中,无色无味,但有一种小昆虫却是十分的喜欢,由此达到快速追踪。”

  静静听完后,桃酥恍然大悟的抬头道:“原来是这样,怪不得那群人能如此准确的找到我,但是照这样说的话,汗水也是可以追踪的,那为何我用了镜花水月符后,那群人没有追上。”

  “那是因为制作镜花水月符的时候,需要用到一种魔草的汁液,这种汁液对于那些虫子来说,是极其厌恶的存在。厌恶到会使蛊虫生病,从而无法继续释放那种液体。”

  桃酥边听边点头,随后她想到了什么,急忙问道:“那这种虫子是如何种到我身上的?”

  只见秦曜冷哼一声,才道:“按照江辙、绛的猜测对你下蛊的人应该是菊四浪。”

  听到这个名字,桃酥大眼睛睁的老大下一刻,猛地摇了摇头,“不会,绝对不会是他的,二哥哥你别搞错了。”

  “怎么不会,哼!你的慈母心该收一收了。……不信……哼!你就细数一下,每一次你出事的时候,不都有他在吗?我也派人盯着他的,他的确有很大的问题!”秦曜分析道。

  桃酥想了想,确实是如此,每一次她出事的时候,菊四浪确实都是在场的,他也是最好的怀疑对象。但是她不信,原文中对菊四浪的描写是风流倜傥,羁傲不训。但是他却是一个为朋友呐喊助威、两肋插刀的真朋友,对她来说他就是一个男闺蜜。

  就算不参照原文,自己与他相处,也觉得他不是这样的人,就他的脑子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而且这么明显的圈套,总觉得事实并非如此。

  于是,她还是摇头不相信道:“就他那个脑子,不会做这样吃力不讨好的蠢事,傻虽傻,但是他不白痴。”

  “唉!”秦曜放弃的叹了一口气,“你和你知林哥哥一样,可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又知道多少?算了,随你们吧!反正吃亏的不是我”

  说完,就见秦曜响指一打,结界一下就散去,推开门就走,刚迈出一步,又退了回来,说道:“两天后,我们将随晋级的五千名修士前往坤城,做好准备吧!”

  “哎!!等等,二哥哥,雪二叔可要一同前往?”桃酥急忙叫住即将离开的秦曜。

  离开的秦曜听闻,又探回头来,皱着眉头道:“不会,因为他现在还不能出现在魔界,雪家的人若是此时出现在魔族人的面前,会出大事的。所以他也只是来游玩的,明天他就回风雪城了,出来太久会被围观的。”

  桃酥闻言眼前突然一亮,急忙道:“那我可以和雪二叔去风雪城玩两个月吗?”

  “你这里的事都还没有解决,就想着玩,你呀!”秦曜无语的点了点桃酥的额头道。

  桃酥反而抱上他的手臂,撒娇道:“嗯,二哥哥,好不好嘛!我想去所有人都向往的风雪城走一走。二哥哥请放心,这次不会有人伤害到我了,我把小黑带着一起去,让他暗中保护我,小黑的实力哥哥怕是已经猜到了,喝了如此多的生死玉露,实力早就逆天了,谁还会是他的对手。”

  “再说了,我让二哥哥你先回坤城,是有深意的,回去之后你就可以把我的事告诉父亲,好让父亲有一个缓冲的时间,多劝劝父亲。等我回去的时候说不定,父亲会轻拿轻放呐!”

  “你想的真好!!”秦曜想了想,心知肚明的道,“让二哥哥先替你挨一顿,试试水,万一不对就好跑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