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四、知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过桃酥的话后,房间里陷入了一种极不舒服的氛围,谁也不肯多说一句话,看着桃酥决然的样子,雪辰星的心很痛,这一刻,他真想摘下面具告诉她,我就是雪辰星。可是,他不能,他真的不能,他不能再将花花世界置于危险的边缘,这是他师父的东西,他就算是拼了命也要留下,就让他这样默默的留在她的身边,就好了。

  于是他打破僵局,语气轻松自然,“此事,日后再议,我就想立刻见到你的心上人,看一看我和他到底相差在哪里?我到底哪里比不上他?”

  “我也知道你叫我来的意义,无非就是让我去就你那心上人”

  听到此处,桃酥轻咳一声,化解尴尬,转头语气奇怪的道:“你怎么知道?你刚刚不是也在场吗?你难道没有听见那个所谓的二叔的话?他说雪辰星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若是他真的死了,你又何必如此一问”小黑如此说道,心里却想着,死没死我还不知道,“再说,很久很久以前,雪家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雪家功法如果想要修炼到大成乃至圆满,离不开一个因素,那就是十八岁的舍祭。”

  “双生子,一死一活,死者若在死去之前舍去自身灵魂和修为乃至生命,自愿融入另一个人的身体,那么活着的人不仅会得到死者身前全部功力的百分之百,还会额外的得到一种特殊的功法—无差别分身。”

  “所谓无差别分身,就是分身和本体的修为一模一样丝毫没有差别,哪怕就在千里之外,这道分身之力与本体的实力也是一模一样。以灵力作为分身的介质,这种分身若是离开本体太久,或是离开本体太远,修为会大大降低,各种机能也比不上本体。但是雪家的这套无差别分身,完美的弥补了这一点。”

  “这也是为什么?我会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不过救人是绝对的,离满雪辰星和雪辰风的十八岁,还剩两个月时间,所以现在的雪辰星绝对还活着,雪辰风想要得到完整的功法,想要得到他的修为,想要得到无差别分身,人就不可能在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没想到你还懂得挺多的”桃酥想不到的夸赞了他一句,“不过你身为魔族人,为什么会了解这么多的内幕?”

  “秘密”小黑神秘的回道。

  “切”桃酥表现出丝毫不感兴趣的模样,“照你这么说,我想要救他,就必须赶在两个月之前”

  “是的”小黑点点头,又道:“而且你还不能让我一个人去。”

  “为何?”桃酥紧皱眉头,狐疑的问道。



  小黑即刻解释道:“雪辰星、雪辰风是双生子,模样长的一模一样,我去了也分辨不出来,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分辨的,但此事你必须与我一起同行”

  桃酥想了想,好像是这么个理儿,于是回道:“好吧!”

  “我想一下,我该如何不突兀的潜入风雪城,又在不动声色的情况下,将雪辰星带出来,你先出去,让左棠哥哥给你安排安排,我想好了再告诉你。”说完,桃酥就开始赶人了,赶走小黑,独自一人躺在床上,陷入了沉思,渐渐地因为疲劳过度,竟然睡着了。

  桃酥醒来之后已是第二天清晨,睁开眼就见秦曜一脸难看的看着她,怒气冲天,都快把房间给炸了。

  只见她紧张的抱着被子的一角又缩到床的一角,哆哆嗦嗦的咽下自己的一口口水,一脸惶恐,该不会被发现了吧!!妙手回春的坤城圣医手,只需把脉,就可查出自己是否还是完璧之身。这跟日子没有关系,这是医术的回光返照,昨日她虽然一再说自己没有事,但是身为原主的哥哥,如果不是亲自相看,又如何去相信?还有就是她把坤城一族的宝贝生死玉露全给了小黑,这也是一道难过的坎,心里如此想着,就听见秦曜想要杀人的语气,冷漠的无法言说的问道:“醒了,阿妹”

  “额……醒…醒了,二哥哥是什么时候来的?妹妹睡着了,竟无知觉。”桃酥战战兢兢的问道。

  只听他意有所指的回答道:“若是你还醒着,你肯定会拒绝二哥哥为你把脉吧!”

  闻言,桃酥都快吓哭了哭了,皮笑肉不笑,笑着比哭还难看的对秦曜道:“呵呵,二哥哥说笑了,阿妹……阿妹为何要拒绝。”

  秦曜脸色又黑了一层,冷冷的语调都快将桃酥冻僵了,咬牙切齿的从牙齿中蹦出一个字,“谁???”

  “??,二哥哥说啥”桃酥一脸茫然的可怜样,天真无邪的样子,让人无从怀疑。

  但是,此刻的秦曜却能直接忽略掉她的表情,还是一次比一次还冷的语调,“我再问一遍,是谁。”

  “二哥哥,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桃酥咬牙,心里打定主意,打死也不承认,装傻充愣到底。

  “阿妹,二哥哥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我给你一天的时间,你要嘛自己交代,要么我就把你的情况告诉父亲,由他来定夺。到时候,父亲可没有我这样温柔。你现在说出来,指不定我还能帮到你什么。”秦曜咬牙,一字一句的从口中滑落,牙齿咬的“格格”作响。

  听闻此言,桃酥想了想,面对秦曜或是秦漾自己或许没有那么不堪,但是秦语未的父亲,她心里就没有底了。

  秦语未的父亲秦枫,原小说中的二号反派大boss,此人足智多谋,是一个有大智慧的人,脾气时而火爆,时而温和,时而严厉,时而不讲道理。

  虽然,在外总是待人有礼有节,但是画人画骨难画心,说的就是秦枫这样的人,除了家人,恩人什么的也是可以倒打一耙的。

  所以对待家人他严厉无比,除了在秦语未的修为上没有任何的不满,其他的地方可谓是一言难尽。原主秦语未最怕的人就是秦枫,因为她是从小被关祠堂中跪出了对秦枫的害怕。

  虽然,秦家人是女儿奴,但是那只是在私下,而非面对面,总要一个人唱红脸一人唱白脸的。

  所以在知道秦曜想报告给秦枫,桃酥立刻就说道:“二哥哥,看见过我身边戴面具的男人了吗?”

  “他不是你新收的奴隶吗?”秦曜问道,“是他对不对。”

  桃酥点了点头,速度极快的抱住秦曜,死活不让他找小黑,“二哥哥,别去,他……他……你打不过他的……。”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