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归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榜单可以公开示人的时候,说明东巫群山狩猎大比已完美结束,这个月剩下来的两天时间是不纳入比赛时间的,是作为总结来用的,同样也是为了让参加大比的参赛人员安全陆续退离东巫群山,接着由秦家,派人进山进行巡查,搜查统计失踪的有多少人?死亡的有多少人?隶属于哪一个书院、哪个世家?是怎样失踪的?又是怎样死亡的?等等,这一庄庄一件件都要处理好,否则会影响到整个花花世界。

  各书院之间既存在竞争,又存在扶持。这已经不仅仅是书院之间的矛盾,还是各大大世家博弈的主要场所,今年这家入了几人,明年那家又入了几人,均是各大世家之间的炫耀之本,强大的来源。

  因此桃酥等人也随之归程,第一批离开东巫群山。离开东巫群山的那一刻只需捏碎玉阙,一道白光会将你全须全尾传送到该学院的位置,同时也会收走你手中的所有属于东巫群山的乾坤袋。

  出来的时候,桃酥的脑袋有些眩晕,险些站不住,所幸小黑及时搀住了她,意识逐渐的回笼,她抬眼就见自己已经回到了,云志殿外的小广场上,周围全是传送出来的参赛者。

  只见此时一旁梅知林走了过来,眼睛狠瞪了小黑一眼,有些粗鲁的把他推开,自己搀扶住桃酥,关心的问道:“阿妹,头还晕吗?”桃酥摇了摇头,自己离开他的手,站好。

  诸清欢等人则是纷纷与桃酥告别,前去寻找此次带队的院长。

  “阿妹”

  突然空中炸起一句“阿妹”,穿过空气的层层阻碍,就见秦曜、秦漾两人不甘落后的带着一大批坤城守卫,直奔桃酥而来。

  “阿妹,有没有受伤”

  “阿妹,有没有那个不开眼的家伙欺负你。”

  “阿妹……”

  “阿妹……”

  说着这人扯扯这里,那人扯扯那里,弄的桃酥有些烦躁,又不能发火,就只能强忍着,不能抚老别人的好意,只能恍恍惚惚的。

  半晌,秦曜才记起自己好像是医师,刚拿着桃酥的手把脉,吓得桃酥立马清醒了,背后冷汗直流,一把抽出自己的手,大眼睛直勾勾看着秦曜,讪笑道:“二哥哥,我没事,不…不…不用把脉。”

  秦曜见状,愣了一下,想想了突然很欣慰的笑道:“是不是受伤了,不想让二哥哥担心才说自己没事的,来还是让二哥哥看看。”

  “不用了,二哥哥”

  吓得桃酥急忙摆手,躲开秦曜的手,退到一边上上下下的跳了几下,又道:“你看二哥,我没事,身体好着呢!!”

  在桃酥再三拒绝下,秦曜终于放弃了,见她真的像一个没事人,就与秦漾拉着梅知林和江辙、绛兄妹俩到一旁询问。

  这下,桃酥放心的叹了一口气,想到自己不仅把生死玉露全给了小黑不说,还被他睡了,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唉,能瞒多久是多久吧!也不知道当时吃了什么东西,这脑子一抽,就给全喂了。

  站在一旁的小黑目睹了全部的过程,见她一人站在一旁,又是懊恼,又是后悔。

  于是就坏心眼儿的笑着靠近她,远远的看上去就好像是小黑环抱住桃酥,姿势令人无限遐想,而在另一边的秦曜、秦漾和梅知林正说这话,无暇顾及这边,却见他吐着热气在她耳边厮磨,“后悔啦!小丫头”

  突如其来的热气,温柔的令人无限遐想的语气,撩拨得桃酥的心痒痒的,不由的想起了雪辰星在阡灵书院玉兰花树下对她说的,但当她看到小黑脸上的面具的时候,只见她的脸色刷了一变,一把推开小黑,“你现在是奴隶,离我远点,没有我的命令,不许靠近我”

  小黑还想靠近时,一把铮亮的灵剑横在他的性感的脖颈,丝丝的血液顺着伤口流下,令他无法动弹,来人正是左棠。

  只见左棠眼里弥漫着骇然的杀气,很显然他对刚刚小黑的动手动脚很不满意,坤城的小公主岂能被欺负,被调戏。

  此刻,小黑的心里很想杀人,你说一个梅知林不满意,我还能理解,好歹是桃酥的表哥,担心也实属正常,我可以忍。可是,现在你一个下属也敢坏我的事,是可忍孰不可忍,刚要动手就听见。

  桃酥见状,小眼睛里闪过无数道金光,眨巴眨巴着,喊道:“左棠哥哥…”

  “殿下,没事吧!”左棠微微收住了自己的杀气,对桃酥道。

  “没事”桃酥笑吟吟的回答,同时移开了左棠架在小黑脖子上的剑,制止了小黑即将要开始的暴动,她很清楚的知道,小黑喝了生死玉露后的所表现出来的强大,就算是十个左棠也未必他的对手,看来还是得安抚一下他的小心脏,不然事情的发展将会无法掌控,对着左棠介绍道:“左堂哥哥,这是我新收的奴隶,不怎么懂规矩,所以还反请左棠帮我教育教育。”

  又对小黑道:“今后你是要跟随我左右的,你也知道我的身份并不简单,是坤城秦家的小女儿。既然你要跟随我,这规矩自然还是要好好学,以免出去了,丢了我秦家的脸面。你可听好了,这位是我坤城秦家森罗殿殿主左棠,我的贴身侍卫、奴隶,都是由他进行挑选、训练、教规矩的。”

  听到此话,小黑的面色一沉,眼眸直勾勾的盯着桃酥的眼睛,有些冷漠的让人害怕。

  不过,桃酥毫不避讳与之对视,抬起高傲的下巴,语气凛然的说道:“看你这表情,似乎是不愿意,那我也不强求你,你若不愿,那便快些离去吧!我会让人给你准备一些灵石,可保你衣食无忧。”

  好呀!丫头,这是打算过河拆桥,变着法儿的的逼我离开,那我就偏不离开,不就是学规矩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见小黑回道:“主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并无二话。”

  见此,左棠将自己的杀意隐藏起来,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此人带给他的感觉,像是有一丝丝的压迫感,还有一丝丝的亲切感,还有一丝丝的臣服感,这一切都发生的太不正常了。而且看到他流血的地方,你有一种压抑不住的冲动,想要去舔舐。按耐住心里奇怪的想法,只见他说道:“公主放心,我定好好教他坤城秦家的规矩。”

  “如此甚好”桃酥表面上欣慰不已,但是心里却乐开了花,这样的话,是不是有段时间都看不见他了,心情莫名的有些激动呢!!嘻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