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见钟情,桃花债 > 五十五,负责(二)

我的书架

五十五,负责(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闻言,雪辰星歪着头表示很奇怪,她这是打算欲擒故纵,重温旧好吗?还是打算忘却旧事,与他重新开始?被伤害的这么深,当着花花世界的所有人,与别的女人缠绵,藕断丝连,可她依旧忘不了他,双手紧紧握着拳头,心里的怒火渐渐升腾,但是他打算放下。

  于是,暂时摸不着头脑的他,索性放下自己的猜测,毕竟现在站在她身边的是我,我有的是时间让她改变心意,发现自己的优点。然后就见他摸着自己的下巴,故作神秘莫测的姿态,眼神睿智的对她说道:“这样吗?”

  “嗯,是啊!你问这个做什么?”桃酥的小表情表示很疑惑,这人脑袋,出问题了?

  只见雪辰星说道:“我可以帮你”

  “?”

  听到这话,桃酥脑袋上呈现一个大大的问号,十分不明白的挠了挠头,充满疑惑的眼神,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雪辰星,这是什么话?为什么我没有听懂?

  却见雪辰星嘴角微微上扬,不知道他心里在打些什么主意,只听他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既然是我阻挡了你和她之间的感情发展,那不如我帮你,成全你和他美事,如何?”

  话刚说完,就听见“啪”的一声,桃酥生气的一巴掌猛的呼了上去,下一刻。

  “啊…疼…疼…疼死我啦!!…”

  那一刻,她完全忘记了雪辰星此刻是戴着鬼面面具,特殊木头制成的鬼面面具,扇上去就如同在扇一块坚硬无比的岩石上,而且面具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倒刺,倒刺中还有毒液,只见她的手顿时红肿了起来,疼得在地上打滚。

  “你这是做什么?打我要提前说啊!”

  吓得雪辰星一边怒吼一边急忙稳住她的身体,一把拽过她的手,一只手急忙覆盖在她的手上,不知嘴里在念叨些什么鬼,只见一团黑色的雾气,瞬间笼罩在伤口上,伤口便缓缓的愈合了,疼痛也随之远去。

  伤口愈合的桃酥,生气的手插腰,眼神异常冷漠的站在一旁,眼睛瞅着雪辰星,小脚狠狠地在地上跺了几下,冷冷的叫嚣着说:“干什么?你还好意思问,前一秒你还说要对我负责,还说什么生死相依。后一秒就想把我踢开,呵!男人”

  这下轮到雪辰星奇怪了,皱着好看的眉头,气疑惑的问道:“不是你说,不喜欢我的吗?你也不要我对你负责,那我为了对你弥补我对你造成的损失,我就想生死相依什么的还不如换成帮你了却一桩婚事?这样也不行吗?”

  “反正你不是说,你自己还在追求当中吗?我是男人,虽然是魔族的,但好歹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终归是知道一些诀窍的,我帮你去追求你的那个意中人,不好吗?”

  “你帮忙?呵!因为吃干抹净了,所以你对我就没有兴趣,着急想要把我撇干净,所以才假装好心好意的给我找下家,不是吗?哼!!男人可真是好懂!!!”桃酥站在一旁冷嘲热讽一番,眼里的怒火都快溢出眼眶,心里想着:这一辈子都没有受到过如此大的侮辱,就像曾经那样。咦!曾经,我为什么要说曾经?曾经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吗?嗯………啊……没印象了,脑袋都快要想爆炸了,算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不想了。

  “………”

  此刻的雪辰星听闻此言,心里一阵无奈,也不知道作何解释,所以她这是误会了吗?所以说这是打算给我一个机会,可是看她的模样也不对?那她到底还是要我负责,还是不负责?脑袋好大,女人心海底针,女人什么的,麻烦死了。

  无奈之下,也不能放着问题不管,有什么问题提出来才好解决,还有这个女的还是他心爱之人,所以要冷静,要宽容,于是只见他语气颇为无奈的问道:“姑娘的意思是要我负责,还是不要我负责?”

  桃酥生气的怒吼道:“不要”

  “那还是要我帮你追求你的意中人?”雪辰星试探着问道。

  “不要”桃酥依旧生气的怒吼道。

  听了这话,再好的脾气也要被点燃了,雪辰星此刻也不管不顾,不耐烦起来,语气颇有些强硬,“那你要我怎么办?这不要,那不要,你我现在又都有肌肤之亲了,若不负起责任,此生我良心难安。”

  “不用你良心难安,从现在开始,只要你消失在我的眼前就可以了”桃酥背过身去,语气异常冷漠的说道,丝毫没有注意到雪辰星语气里的不耐烦。

  “那不行,说了要负责的,就一定要负责到底,这可是我的人生信条”雪辰星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副笃信满满的样子,语气强硬的说道。

  “那为什么遭罪的会是我,好嘛!!!”桃酥极不满意的他的说法,毫不畏惧地建议道,“人生信条又不止一条,你可以换一条,何必纠结在这一条上”

  “人生信条岂能说换就换?,那我不是成了失信于人的小人,我虽然是魔族人,但我魔族之人言必行,行必果。”雪星辰十分生气的说道,感觉桃酥似乎在挑战自己,自己的忍耐已经一放再放了。然后就将魔族的最高傲的姿态摆在她眼前,捏着她的下巴,眼神对视,态度强硬,气势不容忽视的又说道,“哼!!我现在只给你两个条件,要么让我对你负责,要么让我对你和你意中人的未来婚事负责,也算报答了你的救命之恩,也不那么愧疚于心。”

  “哼,好好说你不听,非要弄得现在无法收场,说到底你还是觉得我比不上你那个意中人呗!”

  桃酥看着态度180度大转弯的雪辰星,只见他异常高傲的甩开她的下巴,略有一些嫌弃的姿态,心里无情的吐槽着说道:废话!!藏头露尾的小人,也敢和我的雪哥哥相比,你也配。要是真有那么一天,那这花花世界该倒着转呢!还敢嫌弃我,我要让你得不到,心里还念着我,低声下气的求我。

  哼!只见她面上收起了自己的小觑之意,因为此刻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能感受到从他身上传来的满满恶意,一阵怯懦,害怕的望了望周围,她正处于洞穴中央的岩石上,四周湖水环绕,无处可逃。



  还有能确定的是,这里还是在那个神秘的洞穴中,若是惹怒了他,来一个囚禁,再来一个杀人越货或者毁尸灭迹,那秦家就是花个几百万年也未必找得到这个鬼地方,在没有确定她死后会不会回到现实的世界里,万一没有回到现实的世界里,到那时她可就真的是孤魂野鬼,任人宰割的板上鱼肉了,着实有些惨不忍睹。

  想到这些,桃酥满腔的怒气,也渐渐的溃散,心里无比郁闷的说道:“那就第二条吧!我累了,要休息”

  这心不甘情不愿的语调,是怎么回事?怎么感觉是我在欺负她,还有我是真的真的真的比不上他吗?憋屈,无比憋屈………我好歹也是传闻中的禁魔,好的吧!!!掌握着整个生灵灵树,花花的世界的命脉所在,如今更是雪家继承者之一。还有作为一个男人,居然还要将自己心爱之人吃干抹净后,扭头送给别的男人,我的心胸还是真很宽广啊!啊………这是变态吗?

  雪辰星幽怨的望着桃酥躺在玉床上的背影,只能打碎的牙往肚子里咽,扭头一屁股猛坐在一旁的石凳上,越想越憋屈,越想越愤怒,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