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见钟情,桃花债 > 五十四、负责(一)

我的书架

五十四、负责(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桃酥努力的睁开沉重的眼睑,微微动了动自己的身体,仿佛被数辆大卡车碾过般疼痛难耐,挣扎着坐起来,迷茫的眼睛里藏着一丝丝天真可爱,大脑无意识的带动着眼睛缓缓扫过四周。突然,一张戴着极为恐怖的鬼面具的人,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只见她两眼一翻白,差一点儿就被吓晕了过去。

  然而也就在这时,皱着眉头的她努力在回想着什么,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只见她猛地拉过被子,把自己上上下下裹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小眼睛轱辘轱辘的转来转去,看了看早已戴上面具的雪辰星半晌,自己才小心翼翼地又打开被子的一小角,看着自己身上、手臂上,身体的每一个地方都爬满了密密麻麻暧昧的痕迹。

  此刻,她的精神受到了猛烈的打击,意识已经开始逐渐涣散,一脸生无可念的倒在床上,背对着雪辰星,这个世界在此刻变成了灰色,黯淡无光。

  雪辰星见状,不知所措地站在一旁,好半天才才想着安慰安慰,却半天挤不出一个字,吱呜呜半天。

  “那个……”

  “你闭嘴……不许说话。”

  “好吧!我闭嘴。”

  见此,雪辰星也只好默默的闭上嘴巴,静静的站在一旁。

  然而此时此刻的桃酥深陷了无法自拔的沼泽之中。所以说,现在的我这是失身了,不能够吧!这一定是老天爷在和我开玩笑呢!对,就是开玩笑,肯定是这样的,嘤嘤……

  ……嘤嘤…啊…这是真的…嘤嘤…这么痛的体验,还有那满身种下的草莓,密密麻麻,红红的,有的甚至已经青了。啊…啊…啊…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我好心好意救一个人,这应该是做好事吧!!!那为啥会……啊!……居然把自己的第一次奉献了。

  话说,昨夜,我有反抗吗?那一刻,突如其来的亲吻像暴风雨般的让人措手不及,让她的她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是顺从的闭上眼睛。那一刻,她忘记了思考,也不想思考,只是本能的想抱住他,紧些,再紧些。

  ……啊……桃酥,你是个笨蛋吗?你是几辈子都没有见过男人吗?啊!就算搁在现代,你没有牵过男孩子的手又怎么啦?,没有吻过男孩子的唇又怎么啦?没有约过会又怎么啦?也没有更深层次的探讨又怎么啦?

  但是你有必要这么饥渴难耐吗?好歹还是象征性的反抗一下嘛!居然连轻微的反抗之力都没有,我表示很失望。

  嘤嘤……还有一件最重要的,我的雪哥哥啊!雪哥哥,…嘤嘤…此刻的你已经离我越来越远了。是我对不起你啊!雪哥哥,我的肉体已经无法完完整整的交给你了,我有瑕疵了,嘤嘤……

  啊!我的冰清玉洁的雪哥哥呀!酥儿,已经不完美了,已经配不上如此完美的你了,我爱上了你,但是我的身体却已经不完美了。

  都快抑郁出幻觉的桃酥,死鱼般的瘫在床上,翻来覆去伤心绝望着,只听她的肚子咕叽咕叽的叫个不停,却也没见影响到她半分。

  纠结半晌,她是被雪辰星手里不知何时出现的烤鸡唤醒的,香喷喷的,诱人的香味顺着她的鼻子,她的每一个细胞涌进身体深处,他们叫嚣着。只见她循着肉香味,小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雪辰星手里的烤鸡,小舌灵活的舔了舔自己干涸的嘴唇,还应声的吧唧吧唧几下小嘴巴。



  看的雪辰星的眼神蓦然一暗,陷入沉思,仿佛是在回味桃酥的美好,危险异常的光芒在眼睛深处汇聚了,汇聚了又扩散。

  无奈,理智打败了心里的欲望,只能强忍着道:“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吃完了才有力气。”

  闻言,桃酥十分生气的看着雪辰星,心里埋怨着,那还不是你做的。唉!现在怎么办!我这个样子如何配的上我心目中的小王子。这脾气一上来,猛地抢过雪辰星手中的烤鸡,发狠的咬了一大口,还咀嚼的津津有味,哼!再难过,也不能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先吃饱了再说。

  真正喜欢一个人,应该会包容她的一切,不过照我这种情形,能接受的应该没有,毕竟自己理论上是自愿的。

  雪辰星看着桃酥纠结可爱的小模样,心里是越来越喜欢了,只见他悄悄坐在一脸警惕的桃酥身边,又看着桃酥在他坐下的那一刻,迅速拉开他们俩之间的距离,都快坐到地上去了。

  于是,他也不顾桃酥的强烈反抗,就将她紧紧的箍在怀里,柔声细语的说道:“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生死相依”

  闻言,桃酥心里一阵呵呵,漂亮的场面话,谁都会,按时间来算,她的镜花水月符应该失效有一段时间了,他应该知道我是谁了。既然如此,连自己的真面目都不愿展露,那在这场,感情游戏中,谁动了情,谁就输了。

  想通的桃酥,奋力挣扎了半天,才挣脱雪辰星的束缚,却只是毫不在意的道:“也不过是睡了一觉,我本就不奢望你会负责。再说了,就我这样的条件,你觉得我会嫁不出去。只要我想嫁,娶我的人都可以将花花世界绕上好几圈。”

  说着说着,桃酥停了下来,瞅了瞅雪辰星危险的眼神,凌厉且不容忽视的怨念,虽然戴着面具,但是她依旧可以感受到现在的雪辰星是有多么的生气,自己居然会感到一丝有些害怕,见他要说话,急忙硬着头皮,抢在他前面继续开口道:“况且我心里已经住着一个人了,装不下其他人了。”

  “谁”

  “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知道,因为你,我可能与他有缘无分了”桃酥道。

  “那你为何就不考虑我呐?我是真心想对你负责的。”雪辰星语气笃笃道。

  “不管你是否真心,我还是不会喜欢你的,什么肌肤之亲就要负责,什么睡过就要负责,在我眼里,这一切都不是事儿。”桃酥道。

  看是无情无义,十足的渣女本色,但是雪辰星觉得这并不是真正的桃酥,只是被什么东西束缚了,只能心里狠狠道:叶观潮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