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三、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悲痛的记忆与之袭来,一桩桩一件件仿佛电影般在他脑海之中一一放过,虽然那些对于现在的雪辰星或者挽魔来说,都只是过去,却依旧抵挡不住那心口的疼痛,那是刻在脑海里永远不会被磨灭伤疤。

  此时此刻,洞穴里的一人一食铁兽才纷纷从无法自拔的回忆中逐渐苏醒过来,醒来的那一刻,雪辰星的双眼里布满了黑色,空洞没有灵魂,灵动的双眼仿佛被无边无际的所黑暗笼罩,没有一丝星光,行尸走肉是最为贴切的形容。

  当他的目光移至躺在玉床上的桃酥,空洞无神的眼里才渐渐被点亮,直到完全亮起来。那一刻,他觉得自己之所以坚持下来,会活下来,会苏醒,只是为了与她的相遇,他也渐渐能够体会到当年红魔、挽魔心里的感受了,满脸柔情,静静地看着桃酥还未苏醒的容颜。

  只是余光微微扫过她的身体,突然脸色一变,面目狰狞的锁定住她的心脏,仿佛要吃人一般的强烈气场席卷四周,震的洞穴都开始剧烈颤动起来,只见他抬起一只手轻轻掐动魔气,就有一股强大的吸力自手心蔓延开来,直指桃酥的心脏。

  片刻,就见什么东西自桃酥的心脏中飞出,那是一只恶心的蛊虫,像蛆一样的身体,大小比之较小,整体呈现肉土色,只见它们在雪辰星食指和拇指之间蠕动挣扎,竟还想着钻入雪辰星的身体。

  蓦时,只见雪辰星的食指和拇指轻轻一捏,蛊虫瞬间化为乌有。高贵、独属帝王家的君王之气霎时充满了整个洞穴,森冷的气息,湖面仿佛都已结成细细的冰碴。

  小熊猫被这一操作给虎懵了,待看见雪辰星手中的蛊虫时,吞咽一口口水,悬起的一颗心终于可以安心放下了,它还以为是自己说了什么令他生气的话。唉!现在的他,早以不是当年的他了,这实力,就算红魔在世也未必比得过。

  还是以前那个傻乎乎的禁魔好!自己还是能欺负欺负的。怎么说自己也是主人的坐骑嘛!!不过,现在嘛!自己面对他时,心里总会莫名多出有一种命不久矣的错觉,还是少说话吧!

  只见他森气然然的盯着小熊猫,语气凌然的问道:“这东西在她体内多久了?”

  在这个眼神下,小熊猫心里别提有多害怕了,语气弱弱的回答道:“我遇见她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老实说,我也不知道,反正不是我做的。”

  雪辰星闻言,翻了个白眼,十分不屑的看着小熊猫,毫不客气的讥讽道:“废话!!蛊虫种东西虽然恶心,但可是细致活,就你……哼…”

  嘿!居然这么瞧不起人,劳资好歹也是创世者双生的临时坐骑,吼一声,花花世界都要抖三抖的,威风八面的,好嘛!!这么小瞧人,哼!

  “这种手法,多半是蛊魔—月桂,一个堕落的修真者,出生于九里林木家偏房,此人极其擅蛊。但是由于炼制蛊虫,残害的修真者同盟成员,多多少少加起来有上百来人了,其中不乏包括修真者中的名门世家弟子,手段极其残忍,以人养蛊,心脏这东西挖出后,人居然还能活。”

  “所以他被家族废了全身修为,逐出家族后,四处被其他修真者世家追杀,后来走投无路,跳了重生之河,这才会被红魔救起,当时身受重伤、心灰意冷无法再次修炼的他,选择了魔族的修炼方式,转世成为了魔族人,他的重生可就是你的手笔。”小熊猫撇着嘴,抱着小爪子冷漠的解释道。

  雪辰星抱起手,狐疑的摸了摸下巴,道:“我记得他后来又死了一次的,是因为一种蛊虫吧!被红魔亲手灭了。”

  “恩……,他是因为给红魔种了一种情蛊,把红魔对水泽子的喜欢转移在了自己身上,却被水泽子发现,添油加醋的上禀红魔不说,并把红魔体内的蛊虫给弄死了。苏醒后的红魔勃然大怒,下令将他烧死在了魑魅潭。”说道此处,小熊猫忍不住可惜的叹声又道,“啧啧!痴情人呐!可惜剑走偏锋”

  “他痴不痴情,那是他的事,现在我就想知道,既然你知道有东西在桃酥的身体里,那为何还放任它在桃酥的身体里肆意妄为?”雪辰星问道。

  “这个嘛?”小熊猫无奈的摆摆小爪子,耸这肩道,“你认为,就我现在的这个修为,这躯体,能办到这件事吗?能压制就不错了,不然,你认为你现在还能看见这个活生生的人嘛!!!”

  “还有,你会再次来到这个东巫群山,不就是为了保护红魔的肉体吗?那就这,你猜不到是怎么回事。”

  “看来,那她背后的势力与雪辰风有很大的关系喽!”雪辰星道,心里想着这几年不断重生的原因,第一次是五岁,第二次是十岁,第三次是十二岁,第四次是十二岁半……,每次重生总会发生各种各样的意外,直到他十六岁重生那年发生在东巫群山的事件,他才意识到他为什么总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意外。

  想要控制整个花花世界,这雪家就是很关键的,雪家的原型是创世者后裔,不同于自己和红魔,他们之间是有纯正的血缘联系,倘若他们遭到一丁点意外,创世者必然有所感悟,到那时他们的愿望十有八九会落空,甚至还会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无论是挽魔,还是雪家人都不能出现任何意外,除非是自然死亡。这时候就需要将这个挽魔一族给神圣化,让世人盲目崇拜它、害怕它,更有甚的是畏惧,有感而发的。

  然后,再利用挽魔一族的特性,将善除掉,留下恶。善不易控,它有自己的思虑考量,极不容易带偏。但是恶就不一样了,它是极易把控的,只要当利益合适,就可以最大化的利用恶来控制整个花花世界,将魔族人永远隔离在魔界。

  所以,几次重生的雪辰星在一次次死亡中,摸索探查出了这一切似乎都与一个人有着极大的关系,那就是诸清欢。

  诸清欢身后的势力非常庞大,甚至可以超过现在的秦家,控制雪辰风的就是她,不过她的目的非常明确,那就是打开魔界通往花花世界的大门。

  秦家是因为红魔的约定而守护修真者八十万年,但是说是守护修真者,不如说是守护花花世界,花花世界才创世不久,根基尚薄。又经历了一段时间的诛魔大战,不久后又是上古诛魔大战,已损坏不少,再来一次说不定花花世界会就此崩坏。

  所以,近八十万间,任何人都没有动手,就是在等八十万年的时间到来,诸清欢背后的势力也是如此。

  看这情形,诸清欢背后的势力应该是魔族人,而且是有八九是蛊魔—月桂,他从红魔的手上逃过一劫。不过,这样的情形,又有些不对,既然是他,那他又为何要杀秦语未,以他的修为,会看不出秦语未就是红魔的肉身,只要灵魂集齐,红魔会再次现世。

  到那时,以他的变态程度,红魔说不定会舍弃水泽子,爱上他,也说不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