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见钟情,桃花债 > 五十二、意想不到的人

我的书架

五十二、意想不到的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魔界的大本营位于花花世界的东北部,想要前往重生之河,只需要笔直的穿过中部倒挂悬空的大山山林,再穿过古兽森林,便可直接抵达,这是最快到达重生之河的路线。

  然而,只要穿过重生之河,就会到达黑暗无比的魔界。

  倘若此时给红魔一丝的机会,跳进重生之河,便可逃之夭夭。三人中,红魔一族强大的肉体和精血就是源自重生之河,自然是可以掌控重生之河的,接引之花本就生长于无边无尽的奈河岸边,迎接着一个又一个堕入地狱的人,又赋予他们重生的希望。

  禁魔率领着数十万魔军不分昼夜的极速前进,不过在即将穿过中部到达古兽森林时,突然停了下来。然而,停住的原因,是挡在他们面前的东西,正是那群可恶至极的白眼狼修真者。

  这还不是最震撼的,毕竟一开始禁魔就已经猜到了,数数十名修真者大能亲率十万修真者大军,结合早已布下的阵法,封锁了他们的所有的退路。

  此刻,禁魔心里已做好打算,决定拼死一搏,修真者与魔族的修为差距甚大,即便修真者们有阵法相助,占据天时地利进行埋伏,但是他们忘了,这里是花花世界,这里本就是为魔族而创造的世界,他有重生之力和封印之力不说,他还能可以沟通生灵灵树的规则意识,这些人再通天也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可是就在那一刻,修真者中走出了一个人,禁魔的眼睛在看见他的那一刻,顿时睁得老大,满脸的不可信,一颗心霎时沉入湖底,无尽的愤怒极速喷涌而出,不仅是他,还有那数十万的魔族大军,愤怒在军中蔓延,被自己最信任的人背叛,那是何种滋味,现在他们总算知道了。

  痛不欲生!!撕心裂肺!!!

  “挽魔,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这一刻,禁魔冷静了下来,语气里听不出任何的生气,仿佛就像平时一个简简单单的问候。

  挽魔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修真者大军的最前面,眼睛无比冷漠的直射禁魔。

  沉默是最好的回答!!!!

  见状,无奈之下,禁魔只能苦笑着,一马当先,一人对阵挽魔和一群修真者大能,眼里充满了赴死的决然,请君入瓮的这手法他早已料到了,这一环扣一环,想必早就开始着手准备着了,看来魔族还是太小瞧了修真者。不过,最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挽魔居然会背叛魔族,创世者的直系家族带头,要将整个花花世界拱手让人,这对于无比崇拜和感激的魔族人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一个恋爱就可以让一个睿智无比的人,做出如此大的决定吗?挽魔啊!挽魔,师父的心血,看来是要毁在你的手上了。虽然我打不过你,但是至少我也要拼一把,师父的心血不能让你就这么毁了。

  擒贼先擒王,自古以来就有这个道理,禁魔、挽魔双方几个回合下来,禁魔渐渐处于下风,他所擅长的只是封印之力和重生之力,对于对战,不提也罢。

  与此同时,修真者们将禁魔所带领着的军队一步一步重新逼近中部倒挂悬空的大山之中,此刻山下的巨大阵法瞬间启动,笼罩着大军。

  强大且占据优势的魔族军队竟然也在此刻逐渐落入下风,这是禁魔怎么也想不到的,修为不如魔族,数量也不如魔族,居然会变成这种场面,还真是丢人现眼。不过,仔细想想,就知道原因了。

  眼神凝重的看着挽魔,脚趾头想都知道是挽魔搞得鬼,脑海之中飞速掠过各种想法,片刻禁魔打算率军撤退,俗话说的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不能让数十万魔族人在此赴命。

  不过,他的这一分心,让还在战斗中的他露出一丝破绽,竟让修真者的几位大能抓住机会,控制住他,铺天盖地的阵法封锁他的所有出路。

  从阵法布置、种类来看,全是针对禁魔能力的,还真清楚他的弱点。想来他们已经拿下了红魔,还对红魔进行了灵魂搜索,否则也不会出现现在的这个局面,他和红魔是创世者从外面的世界带回来的,自己有什么弱点,挽魔不知,但是红魔却一清二楚。

  “红魔…………”

  “挽魔…………”

  与此同时,万里无云的天空,不知何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暗沉沉的空中下起沉闷阴郁的小雨,一滴一滴的滴落在禁魔的身体上,打湿了他的衣衫,阵法的禁锢,使他无法动弹自己的身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东恒那个老匹夫,用中部那些倒挂悬空的大山,一座一座的扔向数十万的魔族军队,将他们镇压在山下,自己却只能干看着。

  悔恨的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耳边不断传来自己部下的嘶吼和惨叫声,黑色的血液将这片大地覆盖,黑漆漆的宛若炼狱一般。

  只见他脸上的肌肉因愤怒而剧烈颤抖着,眼里闪烁着一股无法遏止的怒火,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奋力挣扎,竟然破开了封锁他的层层阵法。

  破开阵法后的那一刻,还没有来得及施展封印之力,挽魔的手就在那一刻瞬间洞穿了他的心脏,打断了他的所施展的魔功。那一刻,禁魔终于模模糊糊的知道为什么他会背叛魔族,他看见那双冷漠的双眼了藏在无尽的痛苦,嘴角微微上扬,接受了自己生命的结束,随着他抽出的手,跌落而下,一路洒下黑色的血液。

  这时耳边传来,挽魔平平淡淡的声音,“禁魔,要彻底抹杀,最好的方法就是将灵魂连同肉身一起消失,一起破碎。”

  修真者大能们闻言,纷纷出手,极力粉碎了禁魔的肉身和灵魂,也粉碎了他的重生之力,与数十万魔族军队一起镇压在了东巫群山下。

  可是,谁也不知道,在花花世界中,只要他的灵魂受到威胁,生灵灵树的规则意识会自动出手护住他的一丝灵魂。

  就这样他在东巫群山山下的地下洞穴中飘荡了快八十万年了,每日都身处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还要承受数十万魔族军队残留下来的极大怨念和煞气,心里的愧疚和弥补让这些怨念和煞气冲刷着、撕扯着自己脆弱的灵魂。

  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让他曾有一度放弃了活下去的信心,成为三头地狱狼一样的只会攻击到死的魔兽,好在最后恢复了神智。

  后来,又在生灵灵树的帮助下,成功重生,但是没想到自己居然会重生在挽魔的直系一脉。

  挽魔一族化名为风雪城雪家,坐落万年雪山,家徽也由双生花变为冰凌花,自上古诛魔大战后就隐居雪山,足不出户,还自创术法—净化之术。禁魔重生后看到这一幕,心里一阵窝火,却又无可奈何,现在的他又能做什么。

  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雪家居然继续继承了挽魔一族的传统,一生双子,一子为善,一子为恶,善为哥,恶为弟。两人只能有一人能活,败者的所有修为会立刻归胜者所有,而且当两人的修为合为一体后,可以施展一种分身术,以一化四,修为实力相同,而且会随着修为的提高,分身的实力会越来越强大。而他偏偏是那个软弱无能的哥哥,无论他施展多少次时间封印,灵魂倒流,但是每次都会败下阵来。

  也正因为如此,才会有人利用这次凝固的时间片刻,将桃酥的灵魂悄悄引导进秦语未的身体里,至于为何这样做,只有背后之人才知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