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一、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禁魔率领魔族的所有医师,连着数夜翻阅古籍医书和丹方,尝试各种药物,外界治疗之力,依旧没有丝毫起色。

  无奈之下,一位魔族医师斗胆向禁魔建议,前往修真者聚集地,众多派系的修真者中有一个世家—御水阁,可能会有办法。

  御水阁以丹药和救死扶伤闻名天下,就算是魔族人那也是为之敬佩的,特别是一对兄妹。

  哥哥水泽子,常年身着一拢碧水色衣物,玄纹云袖,遇见时总是席地而坐,低垂着眼脸,沉浸在自己营造的世界里,修长而优美的手指若行云流水般舞弄着竖琴的琴弦,长长的睫毛在他那上帝恩赐的脸上,形成了诱惑的弧度,人随音而动,偶尔抬起头来,让人呼吸一紧,好一张翩若惊鸿的脸!只是那双眼中偶尔忽闪而逝着某中东西,让人抓不住,却又想窥视,不知不觉间人已经被吸引,与音与人,一同沉醉在其中。

  同时也被那片耀眼夺目的美丽所震撼的不知所措。金色的阳光打在竖琴上,为它渡上一层金色的光晕。适时,他又见轻轻微仰着头,神色静宁而安详,嘴角弯成微笑的弧度,动作自然而潇洒,那样优雅而又充满阳光少年,吸引着无数少女们的爱慕和所有贵妇们的爱恋。

  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即嗔视而有情;面如敷粉,唇若施脂,转盼多情,语言常笑。天然一段风韵,全在眉梢;平生万种情思,悉堆与眼角,额间那一朵诱人碧水莲花,尽放情缘。

  妹妹水芙蓉,身着一身碧水色的拖地长裙,宽大的衣摆上绣着蓝色的莲花花纹,臂上挽迤着丈许来长的水蓝色纱绡。芊芊细腰,用了一条水蓝色镶着蓝色玉石的织锦腰带系上。乌黑油亮的秀发也用一条碧水色的丝带系起,几丝秀发略带淘气的垂落在她双肩,将弹指可破的肌肤衬得更加白皙。脸上并未施粉黛,却是清新动人,惹人怜惜。

  双眸似水,带着淡淡的冰冷寒气,似乎能看透世间一切,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微微的粉红,似乎轻轻一拧就能拧出水来,玉手中还执着一个小巧玲珑的白色海螺。一双朱唇,语笑若嫣然,一颦一动都好似在舞蹈一般,额间也有一朵小巧精致的碧水色莲花,随时随地都散发出一抹淡淡光芒,峨眉淡扫,面上不施粉黛,却仍然掩不住绝色容颜,颈间还有一水晶项链,愈发称得锁骨清冽,腕上白玉镯衬出如雪肌肤,脚上一双鎏金鞋也用水碧色玉石装饰着,美目流转,恍若黑暗中丢失了呼吸的精灵,神情淡漠,又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如同烟花般飘渺虚无而绚烂。

  兄妹俩的容貌皆为举世而无双,但是禁魔的心偏偏不为之所动,仿佛这两人在他眼里就是一对腐朽的皮囊,俗不可耐。

  于是,为了麻烦,禁魔直接开门见山说明的理由,就在两人犹豫中,他直接语言威胁道,“若是不去,或是把人治死了,那么你们这些大战的俘虏也就没有用武之地了。”

  面对这赤裸裸的威胁,两兄妹只好答应下来,跟着禁魔回到魔族的大本营

  查明原因后,哥哥水泽子被安排照顾红魔,妹妹水芙蓉则被安排照顾挽魔,在两人衣不解带、日益消瘦的研究下,照顾着红魔与挽魔的病情。

  两人的病是逐渐好了起来,但却发生了一点意料之外事情。那就是红魔看水泽子看对眼了,挽魔看水芙蓉看对眼了。

  红魔本就是一个风流成性的绝色美人,由于她的身份,身边自然是有着数量庞大的美男子后宫。这次,竟然会为了水泽子遣散后宫。

  而挽魔更甚的是,竟想要辞退魔族灵魂领袖一职,说要带着水芙蓉归隐山林不问世事。

  三人的心此刻也因为这两人的出现,顿时被毁的稀碎,三天两头大吵不断,而且这两人更是没有与禁魔商议,便许诺八十万年内绝不伤害被留下的修真者一根毫毛,还要保护他们。

  因为此事,三人大吵,甚至大大出手。事后三人犹如形同陌路,红魔率领自己手下的族人当日就离开了魔族大本营,因为本着约定的事,她要护着修真者们安全,于是便来到了修真者聚集地不远的地方安营扎寨。

  而挽魔则是带着自己手下的族人,回归万年雪山,还将自己和族人的一身魔功化为一颗只会在生死关头才会爆发的魔种,修炼起了修真者们的术法,还自己创造出了一套名誉天下的功法—净化之术。能快速化去同级别的所有功法,有着得天独厚的战术优势。

  这一刻,禁魔可算是看出来了,这群白眼狼的手段,他冷笑道:“美人计、离间计,好好的魔族,就这样树倒猢狲散,真是好得很啊!!!!砰,那两个白痴,谈个恋爱,脑子都没了!!!”

  但是现在的他也没有任何办法力缆狂澜了,修真者们现在有魔族的两大领袖护着,就算是他,那也是非死即伤,搞不好还会团灭,现在只能多多提防修真者那群白眼狼了,憋屈,真特么憋屈!!!

  时间一眨眼过去了好几个月了,这天,魔族的大本营突然出现了一个红魔的心腹,身受重伤,咽气前告知禁魔,红魔有难。

  原来是红魔离开大本营后,在花花世界西南边找到一座大山作为栖息地,三个月以来一直在处理族中安置的事情,忙的不可开交。水泽子则说栖息地与修真者们的聚集地很近,所以打算回家看看,红魔也没有多想,便让他回去了。这一去,不日便传来,修真者们要以通国叛敌的罪名想要秘密烧死水泽子,说他忘了祖宗的教训,与魔族相恋,大逆不道,是修真者们所不容的。



  红魔听后大怒,一怒之下只身一人就前往修真者的聚集地,他们的聚集地就是在重生之河的岸边,却没有想到她会被一群修真者大能利用阵法给困住了。红魔的族人想要前去相救,但是在红魔前脚刚走,修真者们后脚就将他们,围了一个水泄不通。他也是在一群族人拼死杀出的一条血路中逃出来的,逃出来后,自知无力,便一路向魔族大本营和挽魔一族发出消息,一路赶向魔族大本营。

  对此,禁魔很奇怪,在他们三人中,红魔的实力要远在他和挽魔之上,在花花世界应该没有人能够对付她,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陷入困境。还有他为何没有收到任何红魔族人传来的消息,这是一个局,一个扑簌迷离的局。看来他们手里有一个东西可以让他们掌握整个战局,那个东西可能就是吃里扒外的水泽子,可是就算是为了爱情,一向对危险头脑清醒的红魔,又怎么会没有任何准备就只身前往。

  唉!想不通又能如何,可现在就算是个局,他也要奋不顾身往下跳,因为红魔不能死。就算是形如陌路,她也是自家师父的义妹,自己的师叔,还是多年以来的朋友,相信挽魔也是一样。

  就现在的局面,说明那些修真者早就已经做足了准备,自己这一去很可能落入他们的陷阱中,一去不复返。

  但是,禁魔当即狠下心来,吩咐自己的亲信前往雪山通知挽魔,自己则率领数十万魔族军队前往重生之河,解救红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