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见钟情,桃花债 > 四十六、花花世界的由来(一)

我的书架

四十六、花花世界的由来(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了这话,桃酥脸色立马不高兴了,什么叫菟丝子,这是人说的话吗?不对,他不是人是魔族的,哼!一个身受重伤的家伙也敢在我面前口出狂言,让姐来教你如何做人。

  于是,只见她抱着个小手在他面前坏心眼地缓缓踱步,释放自己得天独厚的气势,嘴角微挑,眼神蔑视,语气慵懒的威胁道:“小子,你会不会说话,有没有人告诉你,什么叫做江湖险恶呀!”

  雪辰星听到这话,倒是没想到她还有这样一面,毕竟每次遇见她,她都是一副小女孩的心性,看见他就脸红,心跳加速。心里一阵好笑,面上却满脸不以为然,眼神不屑的瞥了一眼桃酥上下,语气讥讽道:“除了脸蛋和身材,无一处可用,就你那修为,我现在杀你就如碾死一只蚂蚁。”

  “呵呵,看来你是不信了”说着桃酥手中立马出现一把灵剑,是一把晶莹剔透的四尺长剑,即便还没有出鞘,也是寒气四溢,冷彻冻骨。

  只见她缓缓的拔出长剑,周围原本温度就低的山洞里的温度居然败下阵来,两者相互结合,洞里的温度就迅速可见的下降到最极致的冷度,犹如身处黄泉,丝毫无法动弹。

  空中有片片雪花飘落而下,更有甚地,地面也随之结起一层层寒冰,足有十几丈之远。近处的战壕,枯草古木纷纷冻成冰雕,然后碎成冰渣子,灵剑的剑锋直指雪辰星脖颈,他已经感受到剑上传来彻骨的寒意,只听见她冷冷的威胁,道:“小子,你应该值得庆幸,能在这里遇上我,否则你死在这里,几万年都不会有人知道的。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如此不客气,我现在给你个机会,收回你刚刚说的话,否则我会让你尸骨无存。”

  他抬头紧盯着桃酥的眼神,见她眼神里寒意似乎比这霜寒剑的温度更冷,如一尊杀神,冰冷决然的面庞,为她的美貌又徒增一些说不清楚道不明的韵味,让人眼前一亮,欣赏也喜欢不已。却见他双指夹住剑锋,冷哼一声,“这霜寒剑,可不是这样用的”

  这话刚落,就见桃酥手中的霜寒剑竟然开始不受控制的抖动起来,想要挣开她紧握着的手,飞向雪辰星,而在这一刻的霜寒剑竟产生的微微剑鸣,显得极度兴奋,像是见到了阔别已久的主人一般。

  见状,桃酥奇怪的眉头紧皱,心想:本来是打算吓吓他,为自己找回一些面子的,但现在明显的是另一种意想不到情况。见一只手还紧抓不住霜寒剑,于是另一只手也上前握紧,再一个念头又将它奋力收回剑鞘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甩进乾坤戒中,霜寒剑才得以安静下来。



  只见此刻她面色铁青,眼神极为不善的怒盯着雪辰星,语气森然:“你对它做了什么?”

  “没什么”雪辰星说道,“只是告诉它什么人该跟,什么人,不该跟罢了!”

  “你……”桃酥闻言,竟然无言以对,心里也是无语这个借口,怒气都快溢出来了。不过,转念一想,就觉得奇怪的很,因为这霜寒剑,在原文中是山茶岩叶家的镇族之宝,那也就是说,能够完全发挥这把剑威力的应该只有叶家的人才是。可是,霜寒剑现在的表现让她十分诧异,那种遇见真正主人般的剑鸣,在她的心里落下了一道疤。

  雪辰星眼瞅着桃酥由满脸的怒气逐渐化为平静,心知肚明此刻她心里在想着什么,说道:“你现在心里一定很奇怪吧!其实也没有什么奇怪,这霜寒剑本来就属于魔族人,它的使命本就是为了守护花花世界而存在的。”

  闻言,桃酥撇撇小嘴,抱着小手,面露疑惑的瞥一眼雪辰星,只听他徐徐道来,“先听我讲个故事吧!”

  “魔界是一个资源极度匮乏的世界,本就地处虚空中最黑暗的角落,永无光明之日,还要饱受其他世界的排挤与摧残,甚至还有不允许有活着和自由的权利。里面的人们为了争夺资源、养活家人,为了魔族能有一个资源丰富、而且每天都能沐浴在阳光下享受和平、还有能让他们有一个活着的权利,只能拧成一股绳在充满了杀戮与血腥中挣扎与掠夺。那里的人,不仅要承受所有修真者看不起、蔑视和奴隶,还要承受不允许拥有生存的实力,永远生活在黑暗里,无奈他们只能团结起来,另辟蹊径,让自己不再受欺负。”

  “所以魔族人的修炼方式或许在修真者眼里就是歪门邪道,可是谁又能理解他们所承受的痛苦。魔界是宽容的,对来到那里的人,从来没有排斥过,渐渐的魔界有了文明,有了秩序、有了家族,有了问鼎世界的实力,虽然成长的过程很惨烈,但却是所有修真者为之忌惮的一种精神。”

  “有几年,魔族几次试图离开资源极度匮乏的魔界,为族人重新寻找安身立命的世界。但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在修真者的眼里魔族人生来就是低贱下作的人,但是团结的他们又让人忌惮不已,所以魔族一旦有露出离开魔界的想法,就会的受到所有修真界的打压和压迫。”

  “这样的生活直到一百万年前,魔界回来了一位名为双生的魔族人,他是挽魔一族杰出的新秀,在一次因缘际会下,他离开了魔界,在外闯荡数百年,归来时一身实力强悍如斯,能够踏破虚空而来。”

  “挽魔一族的祖花是双生花,同时家族的子嗣也大多都是双生子,一子为善,一子为恶,善为哥,恶为弟。双生也不列外,他有一个以恶的弟弟。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挽魔一族所奉行的就是,两人只有一人能活,败者的所有修为会立刻归胜者所有,而且当两人的修为合为一体后,可以施展一种分身术,以一化四,修为实力相同,而且会随着修为的提高,分身的实力会越来越强大。”

  “这样的族规下,获胜者往往是以恶的弟弟,这已经是千百年来的习惯了。但是,双生不一样,他打败了他的弟弟,并且吸收了他弟弟的修为,成为了一代强者。”

  “所以你给我讲这个做甚”桃酥越听越糊涂,忍不住发问道。

  雪辰星看着坐在地上认真听他讲话的桃酥,心里喟叹,都感觉不到自己已经深受重伤了,但是自己的意识多多少少有些涣散了,于是对她道:“你身上是不是有风雪城的冰晶梨,给我一个。”

  “有是有,可我为什么要给你?”桃酥撇嘴,想也不想的回绝道,“刚刚的事情,我们之间还没有说完呢!你还没有收回你的狂妄之语。”

  “故事听得稀里糊涂,就不想继续听下去了?”雪辰星气定神闲的回答道。

  闻言,桃酥还是不肯拿出冰晶梨,心想你说就说,要冰晶梨做甚,于是疑惑的回道:“你说就是了,我不是听着的吗?”

  “我是身受重伤的魔族人,说了这么多话,没体力了,要听故事,总得给点好处吧!”雪辰星说着。

  桃酥想了想,看着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冒着黑漆漆的血,嘟着嘴道:“魔族人可以吃冰晶梨?不会死的更快吧!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我身上有冰晶梨的。”

  “冰晶梨,魔族也是可以吃的,至于如何知道你手上有冰晶梨,那是因为刚刚的霜寒剑沾有冰晶梨的香味,所以我就知道了。”雪辰星回答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