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见钟情,桃花债 > 四十四、神秘的洞穴

我的书架

四十四、神秘的洞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说的轻松,那我要是死了,咋办?友情可以再有,但命只有一条,我不同意。”于子涛回道。

  桃酥闻言,即刻放下哥俩好的热情,只是叹了一口气的走在一边站着,面对着洞壁,一边用手指在上面画着圈圈,一副善解人意的表情,一边踢着脚边的小石子唉声叹气的碎碎念叨着:“唉!我知道了,我手里的符箓也就只剩这两张了。等杀手再次来临的时候,看来我们就只能死在一起了,死后想必就可以回到我们的那个世界了吧!也或许会穿越到其他世界也说不定!!!”

  半晌,只见她越想越伤心,然后就哭着又道,“你说,我容易吗?我,穿个越,什么中毒、什么刺杀、什么受辱、什么戴绿帽子、什么退婚纷纷都有,你说我上辈子是造的什么孽呀!!是不是得罪了王母娘娘,为什么这么惩罚我!嘤嘤嘤!!!”

  原本,于子涛看桃酥三分愁眉苦脸、三分唉声叹气、还有四分善解人意的脸,心里一阵好笑,却不料她居然渐渐哭了起来,一时手足无措,只好作罢,无奈的道:“行了!好!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听到这话,桃酥的哭泣声戛然而止,立马换上谄媚的笑容,将自己身上的装有灵宝法器的乾坤袋纷纷倒了出来,堆了小半个山洞,流光溢彩,满目琳琅,见她得意的对于子涛说道:“挑吧!随你挑。”

  “你居然还有浪么多,刚刚被追杀的时候,你啷个不拿出来,那样子我们还跑个啥子?直接反杀,它不香吗?”于子涛叫嚣的责怪道,眼冒金光,伸手就近拿着一个材质特别上层的长方形盒子,一看盒子的精致程度,就知道里面的东西价值连城的,入手,冰冷的寒气足矣顷刻入骨,好东西,绝对的好东西。

  然而这时,桃酥只回了一句,“因为我不会用”

  于子涛想了想也是,这灵宝和法器的强大取决与修真者本体自身的强大,修为就是一道难关,所以有不代表可以用。他金丹可以将部分灵宝法器的效益最大化,而桃酥不行,超负荷的东西一次可以用,两次会伤身,三次直接致死,她可没有命来赌。

  这时,于子涛还在细细抚摸盒子上的特殊花纹,桃酥瞥见后,突然叫道:“你手里拿的是啥?”严肃无比的走过去,从于子涛手里拿回木盒,不待他说不,直接收回乾坤戒中。

  “你干啥?不是让我随便挑吗?”于子涛生气道。

  “是让你随便挑,但是这个不行,这是男主的东西,不能乱碰。”桃酥说道。

  这话刚落,于子涛便道:“这东西,是山茶岩叶家的镇族之宝—霜寒剑,你不早说,传说当年叶家老祖在诛魔大战时曾以一剑逼退魔族万里,其震慑之力,能让魔族不战而退。”

  见桃酥点了点头,他也没有继续坚持,桃酥说的对这东西不能给他,一旦他弄丢了,或弄坏了。所产生的后果,是他无法承受,男主的主角光环可是会降低敌人的智商,已达到毁天灭地的效果,炮灰还是要惜命一点。

  山茶岩叶家少主叶观潮,自己对此人的描写是大智若愚,能让灭族仇人的孙女倾心自己的会是好相与的角色,不是所有的男主都是侠肝义胆、悲悯众生的。

  小插曲过后,两人快速分配好灵宝法器后,桃酥就把自己的一张镜花水月符贴在于子涛的额头,道:“这个符箓的寿命是四个时辰,如果想要它提前失效,只要把你的血涂在符箓上便可以解开了,他们找到你后,你若是无法逃脱,就告诉他们,你的命可以换我的,尽量保命,不要在乎形式语言。”

  “我知道了”说着只见一道银光闪过,于子涛的身形立马变成桃酥的模样,弄的他浑身上下不自在,只能忍着,趁着早已黑下的夜幕,走出山洞消失在了黑暗之处。

  桃酥自己也在脑门处,贴上镜花水月符,变成秦家的一个小护卫,向东巫群山最中心区域移动。

  月亮散下她奇妙无比的轻纱,覆盖在树上,草上,还有大山上,薄戴上缕缕荧光。夜晚的蛐蛐声叫个不停,阵阵青蛙声也随之传来,偶尔还伴随着魔兽的怒吼声,在这种情况下,倒是很适合一副场景—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哼着小曲,疾步前往东巫群山最中心的区域,那里的不仅有魔兽可以帮她挡住敌人,最主要的是还有一个传送阵法,可以秘密将坤城的秦家卫传送到东巫群山,倒时候,就一网打尽。这也是为什么,她要用尽一切前往东巫群山最中心的原因,这个秘密谁也不知道,只有秦家人。

  夜色朦胧,虽然有月光的照耀,但还是比不了太阳的光辉,黑漆漆的地方只多不少,每次倒要试探好几遍,浓密的草丛荆棘,总能制造出不少的伤痕。可是这条路却是最快到达的,桃酥在此之前有仔仔细细研究过东巫群山最中心区域大致地图,每一个地方都映在了脑海里。

  不过地图是地图,终归和实际相差甚远。这不,桃酥又被一笼特别大特别繁茂的草丛挡住了去路,不过吧!绕路又太远。过吧!这草挡了路,里面是个什么情况也不清楚。

  好半晌,桃酥下定决心,不绕路了,直接过去,拿出一把还不错灵剑,一路削削砍砍,总算砍出一条小道,每前进一点就砍一点。

  一会儿,桃酥砍累了,还不见这草丛有尽头,心里想,这也特大了点吧!看着森气然然的草丛犹如一头巨大的怪兽,自己此刻已被它拆皮剥骨吞进肚子一般。

  即刻萌生退意,快步顺着来时的路返回,还有一步之遥就要跨出草丛时,她的一只脚突然踩到一块石头扭了一下,顺势摔进了右边的草丛里,只听见“轱辘轱辘”什么东西滚动的声音响起,她居然消失在了草丛里。

  草丛覆盖这个地方是一个黑漆漆的山洞入口,桃酥摔进后,大约滚了一刻钟才停下,不过她头却一下磕在了一道墙壁上,昏死过去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里,心里一阵慌张,这里的情景居然和阡灵书院的第三关行万路中的黑暗之路十分相像。

  奋力站起身来,掏出一颗夜明珠,当光亮照亮的那一刻,摆在自己的面前是一条长长的沟壑,沟深的大约两米,和打仗时挖的战壕有些相似。

  桃酥计算了一下自己是如何滚到这里的,然后现场又表演了一番,推出自己是从哪里滚下的,最后就傻眼了,上手摸了摸沟壑的壁,硬硬的,心想:我难道是从这上面滚下来的,两米高,我居然还没有摔成老震荡吗?这有些不符合逻辑。

  高举夜明珠,向上照了照,完全看不见顶,这里还在东巫群山吗?然后奋力爬出沟壑,一眼望去是一片漆黑,漆黑之中,映着枯草古木的黑影,像是一只只张着血盆大口的魔兽。

  黑暗之中,桃酥巍巍嗦嗦地一边警惕的看着四周,一边疾步想要快速离开这个鬼地方。自身警惕性都提高到极致,然而,自己走过的地方,应该是因为带动了空气,然后就见一团团绿色的鬼火在空中燃烧。

  “啊!啊啊啊!……别跟着我,我不好吃的,啊啊啊!救命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