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见钟情,桃花债 > 四十三、雪辰星?得救?

我的书架

四十三、雪辰星?得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魔兽的残骸令这片树林子变的血腥不堪,看上去就是一整个炼狱。

  走着走着,突然于子涛眼尖的瞥见了一队人马,雪白色的衣物加上颜值都比较高,使整个队伍仿佛天上的神仙,下凡历练,而且领头的人的容貌,对桃酥来说十分的熟悉,貌似是雪辰星。

  当桃酥顺着于子涛所指的方向看去,心脏猛地咯噔一下,激动不已的看着“雪辰星”的背影,此刻她的心里仿佛住进了一只活蹦乱跳的小梅花鹿,“砰砰砰”跳个不停。

  只见她兴高采烈的拉着于子涛就往队伍的方向疾步走去,一边走一边还说:“我们有救了。”

  于子涛眼神随着桃酥看了一眼“雪辰星”的背影,又看了看桃酥藏不住的笑意,突然就明白了,顶着一脸八卦的表情,微笑着问道:“那人是你心上人?”

  闻言,桃酥脸一下子就红了,傲娇的瞥着于子涛,忸忸怩怩的道:“别乱说,我和他只是朋友。”

  于子涛一脸不信的表情,但是也没有揭穿桃酥的小心思。这时,两人正好路过一个大水坑,水坑的水已经变成了血红色,水坑的一旁是数不清的魔兽残骸,腥臭味随风袭来,令人作呕。

  半晌,两人才忍着令人作呕的心情离开大水坑,正要越过一片茂密的荆棘丛,接近队伍时,“雪辰星”似乎意识什么东西突然转过身来。

  然而就在“雪辰星”转过身的那一刻,桃酥开心的笑脸顿时不见,神色凝重,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于子涛拉近一旁的岩石中躲藏起来。

  “咋了,不是要克求救吗?”于子涛疑惑的问道。

  只见桃酥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语气郁闷道:“他不是雪辰星。”

  这下轮到于子涛奇怪了,你男人都能认错,你也是没谁,不确定的问道:“你……认错了”

  “没有,他俩的容貌身形就是同一个人,所以第一眼的看背影的时候,我才会认错。”桃酥说道。

  闻言,于子涛只觉得自己脑子在这一刻极其不够用,无语的道:“额……照你这么说,如此完美相像两人,你又是咋个看出不一样嘞!”

  “直觉”桃酥简明扼要的回道,拉着于子涛一边退,一边说,“他们好像发现了我们,我们快退回去。”

  “退…退那里克?我们后面还有一大群杀手,既然长的一样,说明他可能和你认得到嘞那个有关系,要不我们还是克求救一下嘛!”于子涛建议道。

  桃酥听完毫不犹豫的拒绝道:“不行,那个人给我的感觉很危险,不能靠近。”

  说着两人又退回到大水坑旁边时,前后为难,前方是雪辰风一行人,后面是鬼面老妖婆一行杀手,正所谓前有狼后有虎,进不得,也退不了。

  眼见双方人马即将碰面,却见桃酥盯着大水坑直发愣,急得于子涛走来走去的不知该怎么。

  突然,桃酥对他说道:“给我一把刀。”

  “你要自杀,不要这门想不开嘛!……好嘞,马上给你。”于子涛在桃酥的死亡凝视下,果断怂了。

  这边,雪辰风在桃酥二人打算靠近的时候就略有知觉,觉得他们很有胆量,见到这样血腥的场面也敢靠近,略微有些欣赏。又见他们逐渐靠近,就面带笑意的露了个脸,却不曾想两人见他露脸后又退了回去,无奈之下,他就只能率众人前去堵人。

  当雪辰风一行人到达大水坑时,正好与鬼面老妖婆一行人正面相遇,双方对峙。

  雪辰风一把白玉扇转的溜,语气慵懒的道:“原来是你,你家主人近来可还好。”



  鬼面老妖婆一见来人,即刻弯腰恭恭敬敬的回道:“如遇,见过雪少城主,主人甚好,劳烦挂心。”

  “看见你,我便知道刚刚那两人是何人了。我说,堂堂一个元婴还有一大群金丹,居然还搞不定一个练气和金丹。说出去,很丢你家主人的老脸!看来,你家主人是老了。”雪辰风毫不留情的讽刺道。

  听闻此言,如遇并没搭话,只是十分恭敬的静站在一旁,这就让雪辰风甚感无聊,只听他极不耐烦的道:“好了,我就不打扰你执行任务了,既然是那丫头,我也就不能动手给她好看了,这秦家与雪家的关系还是不要更僵的好。”

  说完,即刻扬长而去,待他们一行人离去后,如遇先是看了看面前的大水坑,又看了看周围横七竖八的魔兽兽尸,心里此刻却冷笑道:雪辰风,风雪城,哼!宵小之辈也配与主人相提并论,乘祖上阴德的忘恩负义之徒,也敢肖想一统花花世界与魔界。哼!我呸。

  “找到了吗?”如意略有怒意问道。

  “禀领队,还没有”一人回答道。

  “雪少城主说的情况,你们也都听见了,这么短的时间里,不可能逃脱,再仔细找找。”

  “是”杀手们再次领命,又仔仔细细的搜了一遍,任何可以藏人的地方纷纷破碎,就连魔兽的兽尸也是用灵剑插了几下。大水坑也被轰了好几次。

  一行人搜查半个时辰后,依旧毫无结果,天空中高挂的太阳终于支撑不住西下了,天边的彩霞随风儿飘动,如遇只能无奈的道:“别搜,看来她手里还有一张五百里瞬移符。很好,居然用血来误导我们,好乘机逃走吗?走,去东巫群山最中心区域。”

  等杀手们陆续离开,走的足够远的时候,大水坑旁边的一堆兽尸中有一具最大的尸体。

  它的嘴在此刻突然动了起来,大嘴张开后,桃酥和于子涛浑身血淋淋的从中爬了出来。

  原来在两波人马汇聚时,桃酥用刀划破了自己的手,将自己的血液洒的到处都是,然后两人躲进魔兽兽尸的大嘴巴里,距离肚子就一步之遥。

  杀手的灵剑几次擦肩而过,可吓坏了桃酥,现在看来可算是有惊无险。

  两人爬出魔兽的大嘴巴后,血淋淋的身体衣物,远远望着异常恐惧。

  随后两人找到一个极其隐蔽的山洞,自行整理了一番,看着符箓中只剩下的镜花水月符,眼睛顿时贼亮,对于子涛道:“老于,咱们是不是老乡?”

  “是啊!”

  “那老乡见老乡,是不是应该要有所表示……嗯…你懂的。”

  “你想干捏儿?直说”

  “我现在被人追杀,你说怪谁?”

  “怪我,行了吧!”

  “那你是不是要负起责任来?”

  “你想如何?”

  桃酥见有商量的余地,即刻笑吟吟的举起手里的镜花水月符,一边在他眼前晃悠,一边解释道:“梅家有一个极为神奇的术法,可以将别人变成自己。”

  听到这话,于子涛急忙摇头拒绝道:“要不得,我还不想死”

  “怎么不行,你是金丹,我是练气,论逃跑肯定比我容易,对不对。你去引开他们,我去找帮手,怎样?”桃酥挑眉道。

  见于子涛还是摇头晃脑的不同意,于是桃酥哥俩好的勾住他的脖子,小声的放大料道:“要不这样,为了确保你的安全,我让你从我这里挑一些灵宝法器,好不好!以你的修为完全驾驭,而且这些东西不需要你还,材质绝对是杠杠滴!”

  桃酥见他有些动摇了,继续循循诱导的说道:“你要是这次替我引开杀手不死,你就是我坤城的上上宾,我在此承诺你,来日的花花世界你可横着走,竖着走,全凭你的心意,只要不触及我的底线,我罩你。怎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