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见钟情,桃花债 > 四十二、穷途末路?

我的书架

四十二、穷途末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若是能逃,我也用不着说这么多废话了”桃酥梗着脖子回道,下一刻则直接转头问于子涛,“你还有灵力吗?”

  只见他有气无力的摇了摇头,回答道:“没了,我的灵力早就没了。”

  “我想也是,浪费了这么多,也该没了”桃酥一副早就知道的神情,却还是毫不留情的大声吐槽着,心神微微一念,将最后一颗灵灵丹拿出,就这样一颗淡紫色的丹药就出现在了她紧握着的右手手心里,顺势塞进于子涛的左手手里,又道,“吃了,做好准备,找到机会就逃”

  鬼面老妖婆将一切都看在眼里,沙哑着如地狱般的声音,无奈的劝道:“唉!小公主殿下,何必垂死挣扎,拖延时间。梅家大少爷和你的那两个小护卫现在自身都难保了,是救不了你的。”

  闻言,只见桃酥的双眼渐渐变得血红,嗜血般恶狠狠盯着鬼面老妖婆,眼神里仿佛有剥夺世间一切生命的寒意,老妖婆内心深处的灵魂,在这一刻似乎受到了强烈的压制,那是血液、灵魂、乃至种族的绝对碾压。

  强烈的预感告诉老妖婆,不能再多说下去了,迟则生变,必须尽快解决,否则她绝对走不出东巫群山。梅知林那里,派去的人她没有绝对的把握成功劫杀,因为秦家人的血液里拥有着能令花花世界所有人胆寒的绝对力量,特别是在受到生命危险的时候,那就是红魔的血脉之力。

  花花世界的所有世家都不知道的秘辛,但是她背后的神秘势力却无比清楚,她也是在机缘巧合下偷听来的。坤城秦家,他们根本不是真正的修真者,而是魔族人,还是魔族中最强大的大魔王之一—红魔的后裔。是为了履行红魔的一个约定,这才会以修真者的身份,率家族世代守护花花世界的所有修真世家。

  然而,魔族中最强大的三个大魔王,莫过于红魔、挽魔和禁魔,可是红魔的实力已经完全超过了挽魔和禁魔,只因挽魔、禁魔与这红魔师出同门,所以才能得以并列。这也是为何当她知道秦语未想要前往东巫群山最中心区域时,加以阻拦的原因,在东巫群山乃至花花世界,更有甚至魔界都没有任何魔兽敢反抗秦家丝毫,哪怕是修为最为低下的秦语未,这也是为何魔族人始终无法突破秦家的防护进攻花花世界的主要原因。

  所以要对付秦家人,向来都必须以雷霆手段除之,一击必杀是最好的选择,否则会带来无尽的灾难,更有甚的会连累家族。

  桃酥不知道此刻的鬼面老妖婆已经想到如此之多,只是沉声道:“老妖婆,若是知林哥哥他们出了什么事?你们,我敢保证花花世界任何一个地方,绝无你们的一席之地。”

  鬼面老妖婆闻言,嘴角不自觉抽了抽,劳资才二十刚出头,你居然敢叫我老妖婆,虽然我的声音听起来是很像,但……唉!算了,不跟你计较了。只见她一手插着腰,一手无聊的挽着手花,桀桀怪笑几声道:“小公主,此话你说的太晚了,还是安心死去吧!这一次,绝对不会再让你有溜走的可能”

  听到这话,桃酥面上丝毫不见慌乱、害怕,反而镇静异常,嘴角微微上扬,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见状,老妖婆突然也不敢贸然出手,秦语未的修为虽低,却是一个极不好对付的角色,手里低灵力高输出的符箓数不胜数,你以为没有了,偏偏就还有。

  然而此时此刻,桃酥的心里却吐槽鄙视道:老妖婆,你还真以为我活不了吗?



  只见她意识微微一转,余光瞥向自己腰间挂着的所有乾坤袋,其中有一个乾坤袋的外表虽然与其他的别无一二,但是内里的材质却是大不相同,如果不是秦家的嫡系子女,是绝对打不开的。

  然而,里面只装着六瓶晶莹剔透的玉瓶,每一个玉瓶里装着足矣让花花世界乃至魔界疯狂致死的生死玉露,血红色的液滴仿佛有自己的灵魂和意识,特别是其中两瓶的液滴更是呈现绚丽夺目的金色。

  记得当初,这几个玉瓶可是由坤城秦家派遣五百名死卫军高手,外加三位死卫军的统领级别强者,秘密送来的,秦家二哥看见时都无比垂涎的,就连一直以来以风轻云淡示人的左棠都是极为震撼。

  秦二哥说这是生死玉露,无论是魔族人还是修真者,只需此露一滴,不仅修为会一帆风顺,突飞猛进迅速登峰造极,而且有生死人肉白骨的奇效。在秦家,想要获得一滴稀释万倍的生死玉露,无论是嫡系子女还是其他人,不在刀尖上行走好几年,不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好几年,是无法获得的,这是生与死的较量。就连秦曜至今也才获得十滴,左棠也才十五滴,梅知林更少只有五滴。

  然而如此浓度的生死玉露,也的确会让他们有些垂涎,但是秦家的家规是不允许相互抢夺的,而且无论是秦二哥还是左棠甚至是梅知林都觉得秦语未得到这些生死玉露是很理所当然的,没有丝毫怨念。这就让桃酥很奇怪,别人拼了命也只能得到稀释万倍后的一滴,而她一个修为低到尘埃里的人,却能得到完整浓度的六瓶,不禁让人怀疑,秦语未的真正身份。

  不过,现在的情况显然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对于桃酥而言,此刻的窘境还是没有到真正的行至末路,使用这东西太过浪费,只要让她寻到机会依旧是可以逃走的,因为她的手里还握着最后一张五百里瞬移符。

  此刻,鬼面老妖婆虽然面带慎重,但是在她不动声色的眼神示意下,果断有人秘密靠近于子涛,打算先从他试探一番。

  见杀手们被桃酥的微表情所震慑,于是于子涛趁着这个间隙当着众人的面一口吞下丹药。但是在药香灵力席卷而来的那一刻,桃酥却突然一把拉过他的手,将他护在身后,然后在他逐渐睁大的眼睛中,有一把寒气凝凝的灵剑穿透了她的肩胛骨,距离心脏只有仅一剑之隔。。

  那一瞬,灵剑又被冷血无情的偷袭者拔出,鲜血顿时喷涌而出,她只能无力的单膝跪在地上,一只手紧紧攥着于子涛的衣物。另一只手中狠撑在地,嘴角微微上扬。

  顿时以二人为中心的四周瞬间就有一道道阵法亮起,足足五道之多,层层防护。

  杀手们这才发现桃酥撑在地上的手里,不知何时握着一颗覆阵珠,冰晶梨和火符的相互交织,瞬间激发了覆阵珠,虽然只能阻挡一刻,但是也足够了,余下的也只能听天由命!毕竟人在胜券在握的那一瞬间放松也只会出现一次,以命搏命吧!

  于子涛也无需桃酥提醒,借助这一突变即刻全神贯注的向五百里瞬移符中注入灵力,竟然一次就成功了。

  在杀手们攻破覆阵珠阵法的那一刹那,两人又一次死里逃生。鬼面老妖婆看着煮熟的鸭子又飞了,心都快气炸了,发怒道:“很好!很好!秦语未,老娘这次不宰了你,老娘誓不为人”

  “都愣着干嘛!还不快追,她已经受伤了,符箓什么的也没了,跑不远的”

  于子涛此处所催动的瞬移符,可算没有再出任何岔子,这个地方里东巫群山最中心区域很近,这令桃酥的内心很是欣慰,强忍着伤踩上岩石目测了一下东巫群山最中心区域距离。

  下一瞬,两人即刻前往东巫群山最中心区域,一路上的情景让桃酥两人甚感奇怪。

  路上满是魔兽的残骸,来参加东巫群山狩猎大比的最终实力比拼,就是要比谁的乾坤袋里所装的魔兽兽尸有多少,只要每满一个,东巫群山的五个入口处的大屏幕上就会在那一名的名字的后面显示一颗星,十个装满就是十颗星。不过,能装满的修真者至今没有出现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