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见钟情,桃花债 > 四十一、穷追不舍

我的书架

四十一、穷追不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见状,只见此刻的桃酥面目狰狞,手指都快插进树干中了,咬牙切齿的小声嘀咕道:“还真是穷追不舍,阴魂不散”

  于子涛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的问道:“他们是啥子人?”

  “呵呵哒,你自己写的小说,你猜不到?哄谁啦!就算猜不到,你看这阵势,难道还是请你去喝茶的。”桃酥恨声道。

  于子涛想了想,也对,凶神恶煞的,多半是找茬的。想着想着,猛地记起对秦语未的介绍,最后一句是身死于东巫群山,那现在这个情况,很明显这群人是来追杀桃酥的,这么大阵仗呀!这要是被抓到,不死也要脱层皮吧!我好像没得罪他们,要不?…恩…不行,我和她是老乡,怎能做那种下面子的事,可是不这样,那我不就死定了。唉!还是听天由命吧!于是,他暗戳戳的扯了扯她的袖子,小声建议道:“要不你投降算喽!这要是被抓喽!我们两个都不好过!俗话说的好,优待俘虏,说不定………”

  “好嘞!我闭嘴,嘴巴缝起喽!你是公主殿下,你说了算。”

  桃酥这才收回自己杀人的眼神,就见那一群人聚在一起不知道在嘀嘀咕咕什么,之后便分开开始搜索四周。

  这时,突然有几人向他们两人的藏身之所靠近,桃酥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手紧抓着树干,眼神阴冷,四下翻转,突然眼睛一亮,将目光看向于子涛。

  于子涛见这不怀好意的的目光,立即将自己紧紧护了起来,“你想干捏儿,我告诉你,劳资的眼里就只有我的女神诸清欢,别妄想打劳资的主意。”

  桃酥直接忽略他的一举一动,问道:“你的修为是金丹吗?”

  闻言,只见于子涛放下心的点点头,而后桃酥拿出一张五百里瞬移符箓,塞在他手里,紧拽着他的袖子,看着越来越近杀手,说道:“将你自身的灵力汇集到一点释放,注入符箓中,快点。”

  “哦!”

  于子涛即刻照做,可是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眼见着杀手越来越近,汗水不停的从额头滴落,桃酥也在不停的催促着,就在只剩一步之遥的时候,杀手终于发现了两人存在,即刻对其他人大喊道:“在这里”

  话刚落,就见于子涛满头大汗的抢先一步终于成功了,然后就在杀手的眼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听见话时,鬼面老妖婆第一时间赶来,却还是晚了一步,咬牙切齿的盯着桃酥两人离开的地方,道:“又是瞬移符,给我追,这次一定杀了她”

  南边五百里处的一个地方,桃酥拉着于子涛一边向东巫群山最中心区域跑,一边又给了他一张五百里瞬移符,这才郁闷的埋怨道:“赶快,真是的,我真怀疑你是不是金丹,催动一张符箓都要老半天,你是咋个活下来嘞!”

  只见于子涛一边手忙脚乱的继续驱动符箓,一边回答道:“你我都是现代人,都没经历过,哪有那么容易掌握嘛!”

  “你不会学吗?不懂就要多问,不耻下问,很难吗?再说了这本书不是你写的吗?掌握起来应该很容易才对?”桃酥恨铁不成钢的道,亏他还是这本书的作者,居然这么菜,说出去都没人信。

  “知识渊博的我怎能做那种掉面子的小事,再说了,我写的是注重故事,又不是注重修炼,哪里有教人如何做一个厉害的修真者,也就口头上的厉害。这种东西记在心里头就好了。”于子涛反驳着,回头瞅了一眼,不知何时,那群杀手又气势汹汹的追了上来,心里一慌,手里的符箓居然在这关键时刻被他蹭掉了。

  见状,桃酥真想停下来给他一个锤子,看他居然还想回去捡,急忙拉住,然而就停下的这么一瞬间,就见鬼面老妖婆光速般靠近两人,掌风快速逼近。

  见状,她只能狠下心来,心神一念,狠命的咬碎了三颗灵灵丹,拿出张遮天翼的符箓,快速输入一道灵力,嘴里念念有词道:“以符化翼,比翼双飞——遮天翼”

  话刚落,桃酥的身后就出现了一对晶莹剔透的天蓝色翅膀,翅膀一动,就见她快速抓住目瞪口呆的于子涛,光速般消失在原地,而空中划过一道蓝色的虹光,直奔东巫群山最中心区域,暂时拉开了与鬼面老妖婆的距离。

  前一秒,老妖婆眼见就要追上,不假思索的向桃酥两人猛地轰出一掌,想打断她离开的后路,却不料突如其来的极速,让那一掌落空,在地上轰出一个大坑。又猛地收回手,极速追赶了上去。

  遮天翼虽然速度极快,半个时辰足矣拉开一定的距离,但是由于负重不一样,一个人的负重总好过两个人的,速度大大削减。眼见鬼面老妖婆又要追了上来,桃酥急忙心神一念,又是一张五百里瞬移符出现在了于子涛的手中,道:“赶紧的,输灵力。”

  于子涛心中无比紧张,急忙尝试了起来,或许是危险激发了人的内在潜能,这次只试了三次,就成功了。好运的躲开了鬼面老妖婆的又一致命一击,消失在空中。

  原本再施展一次五百里瞬移符,就可以进入东巫群山最中心,届时利用那里强大的魔兽就可以甩掉这群杀手,但是由于于子涛的紧张,成功是成功的驱动了瞬移符,却离东巫群山最中心区域越来越远。



  气的桃酥顿时就想骂娘,这是个什么情况,明明可以一劳永逸的,却偏偏总在关键时刻出问题,还偏偏掉进了魔兽窟里,若非她随身携带着秦二哥给她的香囊,这些魔兽足矣撕碎他们二人,到时候都不用那群杀手动手了,直接命丧黄泉。

  于子涛可怜兮兮的站在一旁,听着桃酥的训骂,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别提有多委屈了,让桃酥她都觉得有些过分了,有些不好意思骂他。

  于是,两人也不做过多的停留,立即离开魔兽窟不到片刻,鬼面老妖婆也紧随其后,一路你追我赶,好几次都落入险境,若非桃酥带着的符箓足够多,早就不知死了几百次了。

  然而,东巫群山狩猎大比的其他修真者见到这种情况,纷纷避让不及,远远的感叹着,作壁上观。

  几番下来,桃酥又受伤了,修为体魄本就不如别人的她,再加上这群杀手穷追不舍,手里就算准备了再多的符箓也不够消耗,反而让杀手得知了他们的真正目的,现在连靠近中心区域都成了困难,这下是真的穷途末路了。

  一天一夜后,两人逃到一处极为广阔的天地时,桃酥的身上就满是大大小小的伤痕,鲜红的血液顺着手臂滴落在地,形成一汪血红色的小湖泊,嘴里喘着粗气,此刻的于子涛也是一样,两人背靠背的站着,手里都拿着一把灵剑,眼神时刻防备着周围,一群杀手纷纷将他们两围住,没有进攻,却时刻提防着两人使用瞬移符。

  “这下,要没命了。”桃酥说道,“要是你再机灵一点,说不定现在也不会这么被动。”

  “那也是没办法嘞!我已经很努力了喽!说不定我们死后,还会回到我们原来的世界!这样嘞话也不赖嘛!”于子涛回道。

  “就着样死,你也甘心,反正我是不甘心的。今日,我若不死,他日我就算翻遍整个花花世界,我也要让这群人生不如死。”桃酥恶狠狠的宣誓道。

  “我相信你嘞实力,毕竟秦家还是不太好惹嘞!”于子涛笑着回答道。

  这时,只见鬼面老妖婆从杀手中缓缓走出,冷笑道:“小公主殿下,还逃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