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老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桃酥醒来时,已是三天后的清晨。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的缝隙,斑驳的洒在桃酥的身体上,东巫群山特有的袖珍小魔鸟在树林中飞来飞去,欢叫个不停,这时只见她的手指微动,缓缓地睁开紧闭的双眼,意识迷蒙,待意识逐渐回归,只是轻轻摇了摇昏沉的脑袋,便立刻有锥心的疼痛袭来,全身上下如散架一般疼痛难耐,不敢挪动丝毫,就连呼吸都会牵扯出剧痛。

  她很明白这是使用冥星万剑阵和万剑穿心两种符箓阵法所遗留下来的后遗症,毕竟是可以对抗元婴级别的强者,所需要的身体强度和实力不容小嘘,像她这种低微的修为和身体,只能用这种近乎自残自杀的手法才能尚且一搏。

  大约调整了近两个时辰,她才稍微适应这种痛不欲生的呼吸方式,决然的深吸一口气,一鼓作气翻过身,剧烈的疼痛即刻袭来,一口银牙都快咬碎了,也无法舒缓疼痛,脸色煞白,急切而粗重的喘息声,无不说明着她现在正在承受非人般的疼痛。

  仿佛又过了一个时辰,当疼痛渐渐远去,自己的身体也渐渐适应了,干涸的灵力也终于恢复了一丝,她的眼睛缓缓地闭上,心神微微一念,一颗纯白色的治愈丹就出现在嘴里,咬碎丹药,丹药的药力瞬间爆发出来,丝丝渗入她的每一寸肌肤和每一个细胞,治愈着早已伤痕累累的身体的每一处角落,脸色逐渐渐恢复红润,力气也逐渐恢复着。

  却只见她还是静静的躺在地上,看上去十分的享受,半晌伸出一只手,挡住顺着叶缝而下刺眼的午日阳光,缓慢的睁开灵动的双眼,呆呆地望着被树叶分割成碎片的湛蓝色天空。

  直到夕阳西下,东巫群山被落日的余晖渲染成红色,桃酥这才缓缓的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污垢,心里不免一阵吐槽,拾起香囊,一把将静静呆在自己身边,还没来不得及反抗的小熊猫搂在怀里,蹂躏着小熊猫身上细腻的毛发,满足的自言自语道:“我还以为我永远也醒不过来了,没想到还能看见今天的太阳,还有那个老妖婆居然没有杀我,这绝对不可能的吧!难道是她还没有找到我吗?嘻嘻”

  桃酥双手捏着小熊猫的小脸,心想:自己已经知道了,那个追杀她的老妖婆,肯定在自己身上弄了东西,不然为何每次都能准确无误的找到自己,除了打开阵法的时候。不过,我与她从未接触过,进入东巫群山之前自家二哥还仔仔细细的为自己检查了一番,所以应该是进山之后才有的东西,那她是如何放在我身上的。

  想了老半天,桃酥也想不通,于是只能郁闷的嘟着小嘴,向小熊猫抱怨着:“你也觉得很奇怪是不是,按照交锋的次数来说,那个老妖婆不应该找不到自己,但是我居然活到了现在,真是不可思议的一大奇事也。”

  然后,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桃酥换下脏兮兮的衣服,穿上一套崭新的樱红色的百褶裙后,还是没有改变目标,带着小熊猫就继续前往东巫群山最中心的区域。

  天彻底黑后的一两个时辰里,桃酥没有再趁着夜色继续赶路,虽然夜晚会体现诸多好处,再加上白天早已休息了大半天,现在的她还没有睡意,但是她已经连续两个晚上没有好好的睡一觉了,她不是修为高深的修真者,辟谷后就不需要进食了。而是有一点微不足道修为的凡人,她需要进食、需要休息。也只有让大脑有足够的休息时间,才能在危险来临的那一刻提高警惕,才能阻挡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危险。

  于是,她又找了一个看上去不错的山洞,设下阵法,歇息一晚。第二天,睡到日上三竿才出洞继续赶路。

  在赶路途中遇到的魔兽屈指可数,每一个魔兽的实力都强大得过分,它们都有属于自己的领地了,然而午时在路过一处小山谷的时候,桃酥遇上了一波修真者,正与四只三头地炎蜥蜴缠斗,她并没有打算上前,而是使用隐藏符箓将自身气息隐藏起来,躲在一旁大树上,隐蔽于茂密繁盛枝叶中看好戏,看看有没有机会捡漏。

  这一群人一共有二十一个人,八个女子十三个男子,服饰略微有些相似的分为两波,腰间挂着的院牌图案看着好像是东部旭升院的太阳花和几个北部疾风院的火木棉,黄色与红色的相互帮助,还有就是一帮宵小之徒和几个傻憨憨的合作,谁坑谁一目了然。

  桃酥看的贼起劲,三头地炎蜥蜴在魔兽中算是比较难对付的一系列中占据前十,这种蜥蜴只生活地下的岩浆中,终日经受岩浆洗濯的后的身体有铜墙铁壁著称,而且年份越长,身体的强度只会以无数倍增加。最擅长的技能是喷火、地裂,威力很大,而且火焰的附着性极强,极不容易熄灭。

  魔兽的强大与否主要看它们特殊的标志也就是属性的颜色,一阶对应一百年,颜色会非常的淡,二阶对应二百年,颜色会加深一些,依次类推,十阶过后是以年限著称,之后每五千年颜色会加深一次,过万年后则是以每五万年颜色会加深一次。然而,眼前这四头三头地炎蜥蜴其中三头的火属性颜色是暗红色,是六百年的六阶魔兽对应金丹后期巅峰,还有一只三头地炎蜥蜴的火属性颜色已经极为接近深红色,快成为七百年的七阶魔兽,对应的是一只脚已经踏入元婴境界。

  此时此刻,这一波人已经伤至半数,其中旭升院伤的人比较多,至于疾风院的很明显实力修为更上一层楼,至始至终都只有一人受伤,还是轻伤。

  这就引得旭升院的不满了,再加上魔兽已经彻底暴走了,便想祸水东引,背地里不动声色的将魔兽的攻击引向疾风院,想趁机脱身。

  却不曾想,疾风院的人虽然被称为傻憨憨,但是又不是真的憨憨,眼见攻击逐渐转向自家人,领头人立刻明白并了解了情况,果断的又把攻击引向旭升院,然后一步一步的退出战局,不管当初是怎样与旭升约定的,也不管旭升院如何谩骂,最后迅速脱离战局,拂袖扬长而去。

  疾风院的人退出后,旭升院的人即刻死的死,逃的逃,树倒猢狲散。不消片刻时间,便消失的干干净净,四头魔兽见状也不追,纷纷返回洞穴。

  秦二哥曾说过,越是靠近中心区域,魔兽所活动范围越小,或许前脚刚走,后脚就有其他魔兽占了你的巢穴,所以不能离开太久和太远。

  然而,此刻的桃酥正悄悄地跟在疾风院的身后,刚刚在树上观战的时候,她在树梢上好像听见他们其中的一人在说特别上头的四川话。虽然花花世界里的人,不同地方有不同的方言,但是那是土著语言,和地球上的中国方言完全不搭边,所以她怀疑是自己的老乡,可是依旧需要测试一下。

  于是,她的目光放在了跟在自己身边的小熊猫的身上,身为四川人,遇见大熊猫这种老乡动物,肯定是要说四川话的,再摆摆龙门阵,毕竟熊猫来自四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