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辙、绛两兄妹所施展的阵法,名为生息阵,以万物生息发展的律动为原点,交织构建成的阵法,阵法所过之处,都会短暂的将阵法内的所有事物,铭刻进脑海之中,以达到查探周围是否安全,以及确定方位的作用。

  只见他俩紧闭双眼,额头直冒细汗,尽力将阵法扩散至千里之外,终于还是支撑不住了,睁开双眼,两人脸色发白的对梅知林摇了摇头,才道:“我们没有探查到小公主的身影,但是有痕迹表明,小公主似乎去往西北方向,那个方向是南部潇湘院入口偏东部旭升院入口。”

  梅知林等江辙、绛兄妹盘腿坐下恢复后,才说道:“走吧!”

  直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梅知林的传音玉简终于响了,急忙拿出,玉简中传来一人非常急切的喘息声,仿佛身受重伤的人,他耳边只传来了他说的两个字“桃酥”

  然后,手上的传音玉简碎了,不用梅知林说,江辙、绛两人一早便在玉简传音时,就施展了生息阵,利用传音玉简上的一丝联系进行追踪。

  不消片刻,三人极速赶至一个小峡谷外,就见不远处有四名身受重伤的修真者,相互支撑着,用自己现在最快的速度一步一步逃离峡谷,断了线的血色玉珠沿着巨大的伤口划落,嗒嗒嗒,滴落在地化作一朵朵艳丽的血红色花朵,开了一路。身后则是一大群愤怒到极致追赶而来的魔兽。这四人正是落幽四人,不过由于第九次催动瞬移符,偏了方向就掉进了魔兽堆里,若非与桃酥换兽尸时得到的灵灵丹和符箓,四人此刻也不能活着逃不出峡谷。

  这时,四人眼见魔兽越来越近,自己的体力已达到极限,刚刚的玉简已经向梅知林传出了消息,但是现在恐怕等不到了,绝望中仍有想要活下去信念。然而,此时此刻宫百合腿脚突然一软,摔倒在了地上,其余三人见状,毫不犹豫的停了下来,转回去搀扶她,也不过几息时间,那群魔兽就赶至四人身旁,张开那血盆大口咬向四人。

  四人见状,居然绝望的闭上了眼睛静静等待死亡。但是,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袭来,睁开眼只见魔兽大张着嘴,身体不断的颤抖,眼里满是恐惧的看向四人身后,后腿一步一步的向后移,退出一段距离后,见鬼一般迅速掉头钻进小峡谷之中藏起来。

  四人见此情形,转过头却只见眼前有一团白梅花一样的图案,便无意识的昏了过去。

  白梅花一样的图案正是梅知林了,也不知他使了什么手法逼退了魔兽群,只见江绛向上查看道:“只是失血过多,昏死过去了”,说着便开始为四人包扎伤口。

  然而不知何时进入山谷查看的江辙,从谷中出来道:“峡谷中并没有公主殿下”

  梅知林看着陷入昏迷的四人,“看来只能等他们醒来了”

  与此同时,桃酥终于还是被那群杀手追上,遮天翼早已失效,她落在林中四处躲避,由于是夜晚,这些修真者的视力也没有那么厉害,利用隐藏符箓将自身的气息隐藏在林中,将自己的心跳声归于平静,却是不敢在使用遮天翼了,遮天翼虽然速度极快但是自带荧光,在夜里那就是活靶子,她可没忘这群人里面还有一个元婴。小心翼翼的移动着脚步,躲在一棵又一颗的大树后,使用明察秋毫符,饶过一个又一个即将靠近的杀手,渐渐的要远离杀手群,心里不免有一阵小得意,“咔嚓”一不小心踩断了一根枯树枝。

  “在那里,快追”

  桃酥二话不说,猛的夹起一张五十米瞬移符就驱动,下一秒,鬼面具女的掌风便轰在了地上,顿时就是一个大坑啊!



  她平安落地后,猛地咽了一口自己的口水,心想:命不久也,首先应该要对付就是这个女人,不然我绝对逃不掉。心神一念,嘴里便出现了三颗灵灵丹,随后眼见铺天盖地的攻击向她袭来,速度飞快咬碎丹药,然后在自己的两条腿上贴上千足符,注入灵力,快速闪过一道道攻击,前后不到几息。眼暼着鬼面具女“桀桀桀桀”的笑着向自己一步一步的缓缓走来,看不到脸也知道这女人是在嘲笑自己,那样子简直要气死个人。

  桃酥无奈,要是让她靠近自己,是绝对死翘翘的,在闪过一道道攻击,掐着机会,心神一念,果断又是三颗灵灵丹咬碎,大念道:“龟甲符、浓烟符”

  话刚落,龟甲开启防护在桃酥左右,浓烟也瞬间炸裂开来,模糊了杀手们的视线,但是攻击在龟甲上的声音依旧不断,位置依旧暴露,但是桃酥却得到了喘息的机会。虽然龟甲挡住了攻击,却没能挡住攻击传来的震动,震动震伤了她的身体,但是她没有管。左手忍住锥心的痛拿出一大把符箓,心神一念,嘴里全部是灵灵丹,咬碎一颗颗灵灵丹,一张张符箓随着注入的灵力,悄悄没入地下。

  等鬼面具女下令停止攻击后,浓烟也渐渐散去,桃酥伸出右手潇洒的抹掉嘴边溢出的鲜血,看着这位近在咫尺的鬼面具女,开心的咧嘴一笑,

  看着桃酥的笑,鬼面具女心里顿时涌上不安,急忙后退却晚了。

  “以符化剑,冥星万剑阵起”

  只见桃酥的话刚落,四周突然就升起剑阵,上万把剑将面具女和杀手们团团围住,只听她不屑的道:“元婴又如何,本公主身上的符箓现在可是有能攻击和抵御元婴的。”

  说话中,阵法快速运转起来,桃酥没有放过任何停息的时间,毕竟这只是符箓,桃酥的修为实在是低到尘埃了,这也只能困住她一刻钟,自己的身体还是承担着巨大的疼痛。但是心神又一念,嘴里又包满了灵灵丹,手里又多了一踏符箓,颗颗咬碎,注入灵力,符箓就在天空中化作上万把纸剑。

  “以符化剑,万剑齐发”

  桃酥大喊道,于是上万把剑纷纷摄入阵法中,轰向阵中人,阵中传来杀手痛苦的嘶叫声,趁这个间隙,桃酥又咬碎三颗灵灵丹,先用瞬移符远离,再将千足符贴在脚上,趁着夜幕迅速离开,专挑魔兽多的地方跑。因为她很明白,依靠这两样的东西是绝对杀不了鬼面具女的,还是自己修为太低,没有发挥出这两样东西真正的实力。

  不仅如此,还一直向五座高峰的中心区域跑,记得秦曜说过,五峰形成的是正五边,而五峰围着的是东巫群山的中心区域,最中心那里的魔兽可是有足矣对抗元婴和化神的存在,那是真正的魔界魔兽,秦家亲自抓了放进去的,想必会有一丝存活的机会,嘴里咬着秦曜给她的香囊,遇见魔兽就甩一张符箓

  因为有秦曜的香囊在,魔兽跪舔桃酥,不敢动手,心里肯定憋着一肚子火,遇见修真者就绝对会上前泄火,管他修为碾不碾杀自己,一股脑就会冲上去。

  这样的行动持续了一个时辰,桃酥终于忍不住,喷出一大口黑血,背靠在一棵大树,脸色煞白,喘着粗气,身边是不知什么时候跑出来的小熊猫,东巫群山狩猎大比分发的乾坤袋它居然能进出自如。

  休息片刻,桃酥抱起小熊猫,摇摇晃晃的向最中心区域出发,却无力支撑倒在地上昏死过去了。香囊静静的躺在一旁,小熊猫也静静的呆在一旁不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