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见钟情,桃花债 > 二十六、再探小店

我的书架

二十六、再探小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等着秦曜回到清露小院,就见梅知林和桃酥坐在正厅正等着自己,将手中丹药瓶递给桃酥道:“每日一粒,何事如此着急,还让左棠来叫我”

  桃酥拿在手里掂了掂,倒出一粒,扔在嘴里,心里叹了一句,甜的!喝些梅知林递来的热水后,就将玉简递给秦曜,说道:“这是我买东西的时候,欠了一个老头的人情,他让我帮他查个魔族人,这是资料。”

  秦曜拿在手上,魂识一扫,神色凝重,道:“蛊魔,这就是他要查的人。”

  桃酥点点头,道:“是的,我记得你昨日说蛊魔在诛魔大战之前就已经死了。可是如今,我所中的毒出自蛊魔,这老头要查的人也是蛊魔,事情太巧了。你说,这蛊魔会不会没死啊!”

  秦曜拿着玉简,坐下沉思了好一会儿,才道:“查到后,你要如何联系他”

  “他说查到后,到他卖东西的那里或者他来找我。不过,他店铺已经被烧成废墟了,只等他来找我了。”桃酥回答道。

  “现在,带我去他的店铺”秦曜说道。

  不一会儿,桃酥带着秦曜、梅知林等人来到那老头的店铺,已经烧成废墟的遗址,只见秦家护卫队瞬间将此处包围的水泄不通,禁止任何人通行,左棠上前四处查探。秦曜上前则拿着一块烧焦的木头,细细查探,眉头忽的紧皱。

  梅知林看着秦曜手中的木头,说道:“那天事出紧急,带回阿妹后,我来看过,不过当时并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就没有在意。不过,现在可以断定这火不是一般的火。”

  “我也觉得不是一般的火,我前脚刚出巷子,后脚这房子就化为一堆废墟,一般的火能做到这种程度吗?还没有火光”桃酥说道。

  左棠查探后,回道:“二殿下,并无异常。”

  秦曜点点头,仿佛已经洞察一切的声音回道:“自然是没有异常,这火可是魔族祖地魑魅潭的烬火。”

  桃酥拿过秦曜手中的木头,细细查看一下,和普通火烧的木头相比没什么特别的,疑惑的问道:“有什么特别的”

  “此火的颜色是纯黑色的,燃烧的时候没有任何火光,只会燃烧指定的东西,所以此火又称为绝缘火。用此火烧过的东西,和一般的火烧过的东西是一样的,但是此火可以把原主所留下的信息、意念、气息、灵力烧的一干二净,以确保无人可以追踪,绝缘一切可以复原发生场景的可能,保证自身安全。”

  “这火还能这样,可是就算是一般的火烧过后,也什么也不会留下了,这样是不是太浪费了。”桃酥狐疑道。

  “不是,一般的火焚烧不了修真者或者魔族人所残留下来的信息、意念、气息、灵力的。风家,阿妹你也是知道的,他们家尽晓天下事,在追踪方面更是独具一格,虽然竹磬在这方面能力不行,但是风家的每一个人可都是好手。他们家有一种追踪术,专门对付这种情况的发生,可以将火灾前的情景,原封不动的还原,并且进行追踪。”梅知林解释道。



  听完,桃酥心里连连赞叹,这也太神奇了,修真界都这么厉害的吗?唉!可惜自己的修为不够,都低到尘埃里了。唉!原主啊!原主,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唉!郁闷的对秦曜道:“二哥,看来,只能等他来找我了。”

  秦曜对桃酥点点头,情绪一转,道:“也不是什么收获也没有,能用此火,说明那人的身份一定不一般,说不定是魔族人的领军人物?”

  闻言,梅知林突然想起什么,道:“此人的身份的确不同凡响,我听菊四浪说过‘此人的身份能让菊家主卑躬屈膝’,菊家主的脊背可不是一般的硬,在花花世界能让他如此的,不超过三位。”

  只见秦曜听后,沉思片刻,认真的对左棠吩咐道:“需要即刻发消息回坤城,将情况告知父亲,让父亲派人前去菊家打探消息,你去一趟云志殿,燃焚香,与父亲直接通话”(焚香,相当于现在的手机,可以面对面交谈、通话。)

  转头却见桃酥眼巴巴的,可怜兮兮的望着自己,更是寸步不离的跟着。片刻后,他实在是无法忽略她的存在,甚是无力的又召回远去左棠,对他道:“我去向父亲报告此事,你留下,护好小妹,天黑之前回阡灵书院”抬眼看向梅知林,“你陪她也一起去逛街”

  桃酥闻言,激动的跳了起来,一脸春风得意,下山的时候,心里早就蠢蠢欲动了,上回买的一大堆小吃,被梅知林装进乾坤戒中,试炼的时候就消耗的七七八八,还是得补充点。相比梅知林他们,自己就一个练气期,不吃东西真的会死的,至于辟谷丹还是遇见真正的危机的时候再用吧!

  秦曜无奈的叹口气,转折道“:“但是”

  然而一个‘但是’瞬间让桃酥转头继续可怜兮兮的看着秦曜,却也只能听他交代道:“你不能单独跑离队伍,不能离开左棠和知林的一丈之外。还有江绛辙兄妹和………”

  “好啦!我知道了”桃酥扁着嘴,急不可待的打断秦曜的话,高高兴兴的奔小镇上的小摊贩去了。

  秦曜无奈,看着桃酥远去的背影,偏头对梅知林和左棠又嘱咐道:“你们俩要护好她”

  秦曜走后,桃酥就带着一群人在小镇上大摇大摆的晃荡起来,一路前行所过之处,给人一种山大王巡山的既视感,心里那是说不出的高兴。

  于是,桃酥兴致高昂的在小镇上转了一圈又一圈,买了一大堆食物小吃,买着买着,余光突然瞥见跟在身后的左棠总是一副的凶神恶煞、严阵以待的表情,顿时停下,转身对左棠语重心长道:“我说,左棠哥哥,我们是出来玩的,不是出来吓人的,要和蔼一点。知林哥哥,你说对不对”

  梅知林将手里的一堆东西递给护卫,又嘱咐一番,听见这话,笑着道:“确实应该和蔼一些”

  只见左棠目不斜视,抱着剑,淡淡的道:”公主,表公子,我天生这样。”

  桃酥闻言,一脸坏主意的,眼珠子转来转去,撸了撸袖子,不待左棠反应,就动手将左棠的脸摆出一个笑脸,冲左棠笑道:“这样才对嘛!笑起来多好看呀!江辙是不是跟你学坏的”

  梅知林顿时笑起来,江辙看这,心里没想到连左殿主都没能逃过,顿时心里平衡了不少。毕竟在坤城,可没人敢这样对森罗殿殿主,不过小公主以前不是见到左堂主就害怕的要哭的嘛!现在她似乎和以前不一样了。

  左棠看着桃酥的笑脸,听着梅知林的笑声,我可是坤城杀手殿森罗的殿主啊!还有这丫头现在居然都不怕我了,我功力退步了?只见他冷冷的用剑柄将她的手拨开,冷冷的道:“公主,逛够了就回去”

  桃酥闻言,心里的那个气没处撒,想起秦曜的话,只能生气的朝他大吼道:“没有”说完,气冲冲的离开原地,梅知林跟着,而左棠对身后的人淡淡道了句:“跟上”

  随行的人见这情形,也紧紧跟上,心里道一句:也就左棠大人敢如此对公主殿下了。

  只见桃酥生着闷气,乱走一番后猛然停下,身后的人也停了下来,众人只见桃酥烦躁异常的对左棠大吼道:“回去了,现在没心情逛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