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见钟情,桃花债 > 二十五、真正的花花世界

我的书架

二十五、真正的花花世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也就是说,花花世界里的规则意识其实是创世者制定的喽!”桃酥总结道。

  “对,在这个世界里,无论是凡人还是修真者;无论是外来者,还是本土人;无论生前有多么的强大,除非他能踏破虚空,否则死后的灵魂都会被一种特殊的规则意识所引导,无法反抗。然后前往生灵灵树,在灵树中洗去前世的记忆,最后由生灵灵树在此基础上重新孕育出新的生命,转世投胎。”

  “难怪你说,在花花世界中任何人都不会被夺舍,原来是这样。”桃酥一下想到自己的情况,不是说外来者也会受规则意识的影响吗?那她为何还能够穿到秦语未的身体里。,于是她又问道:“有没有例外?”

  秦曜笑笑道:“这凡事总有例外,花花世界所有人都不能反抗那道意识。但是,有一个人除外,他就是禁魔。”

  “为什么”

  “因为当年创世者得道飞升,要前往更高级的世界,进行磨练,探索无上的“道”。临行前他留下了三人,保护这一方世界的平安。三人中,就有禁魔,禁魔是创世者的小弟子,拥有重生的力量和封印万物的力量,而且还可以沟通生灵灵树的规则意识,为此他能重生自己,也能重生别人。”

  “这么厉害,可是竹磬哥哥说,他好像被东恒先生压在山下压死了,那为何没有重生,而且还是个魔族人”桃酥疑惑反问道。

  “额,这个嘛!……那是因为人固有一死,若是将灵魂连同肉身一起消失,一起破碎。就算是创世者的弟子,就算他有重生之力又如何,照样会死。还有谁告诉你,统领魔族大军的就一定是魔族人了?禁魔是修真者。”

  “那他为何可以统领魔族大军”

  “因为他的母亲是魔族人,在魔族的地位很高,所以他能统领魔族。”

  “半魔”

  “嗯”

  “那为何他一个修真者会率领魔族人攻打花花世界?这可是他师父留下的,不是让他守护吗?”

  秦曜看着桃酥,心里道:这丫头,哪来那么多为何,为何,为何。只是缺失记忆,又不是完全失忆,就忘了如此多的事吗?然后就见他咬牙切齿的一字一字的挤出牙缝道:“是为了救一个友人”

  桃酥微微讪笑,这气氛微妙的,感觉再问下去,秦漾就要发飙了,这也不能怪她,好不好!没有原主的记忆,啥背景都不知道。还有就是小说里的花花世界,和这里相差的也太大了吧!雪辰星、禁魔、创世者什么的纷纷没提,难道《一见钟情,桃花债》还有衍生本,是我没看到的?可就算有,这和原小说,那也不应该相差这么多吧!

  这边秦曜见桃酥终于没有问问题了,立马带她去了一间寝房,把她安置在房间里的木床上,扶她躺下,又将被子盖好,这才道“好啦!这些不是你该想的。现在,你应该好好休息才是,历时六天的试炼,再加上又发生了这么多事,你这身体熬不住啊!我现在去给你制药,这几天排一排你体内的残毒。”

  桃酥这才发现,外面的天已经拉上黑幕好半天了,梅知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好像是和秦漾一起离开的,想了想,对秦曜点了点头,安然的躺着,待他离开后,她倒是十分想入睡,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心想:算算日子,我居然才到这个世界七天,然后却经历了被下毒、被敲诈、被追杀、被保护、变成老婆婆、被调戏、被打嘴巴子、命悬一线、被戴绿帽子、..呼.....想想都是一把辛酸泪。看来以后的日子,本姑娘要注重一些,绝不能再出现这种情况,我要做一个有志气的米虫。加油!睡觉!

  一夜无话,时间悄悄来到了第二天清晨,日上三竿的时刻,太阳光一点一点的洒进屋内,在地上铺起一颗颗闪亮的星星。同时,桃酥终于醒了,起床伸伸懒腰,做做健身操。一开门便见一男一女的黑衣侍卫站在门前,见桃酥出来,齐刷刷的跪拜道:“见过,公主殿下。”

  吓得桃酥猛地一颤,身为现代人,这种大礼,骨子里暂时无法承受,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急忙扶起,道:“别这样,快起来,不知二位是…?”

  只见两人对视一眼,依次恭敬的回答,

  “殿下,我是江辙”

  “殿下,我是江绛”

  说完,两人跟在桃酥身后,只见她边走边问:“你们是兄妹?”

  “是”江绛回答。

  “还是龙凤胎兄妹”

  “是”江绛回答。

  “是我二哥叫你们来的”

  “是”还是江绛回答。

  桃酥见老是江绛回答,停下问道“你们俩谁大?”

  江绛奇怪自家公主殿下问这个做什么,便答道:“我是妹妹”

  只见,桃酥靠近江绛,很不客气的问她:“你哥是木头人?”

  “.........”

  “回公主,我不是木头人”江辙冷冰冰的道。

  桃酥走进江辙,看着他那没有笑容的脸,没好气的道:“那我欠你钱啦!”

  “没有”江辙还是冷冷冰冰的回道

  “那你为什么板着一张脸,还不回答我的问题?”桃酥说道,“我现在重新问一遍,你回答的温柔点,我二哥,现在在哪里?”

  只见江辙闻言,愣了半晌,仿佛听错了一般,心想:温柔!我一个从小在魔界厮杀中长大的,哪来的温柔,这也太难吧!眼神不动声色的瞥了瞥一旁江绛,却见江绛别开脸,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他只能用一种自认为还可以的语气回答道:“二殿下,在阡灵书院的炼药房。”

  “小孩纸都要被你吓哭了,多跟你妹妹学着点,心情都不好了”桃酥教训道。

  江辙一脸苦逼,生来第一次在这种事上被教训,还被自家妹妹比了下去,心里是翻江倒海,看着江绛强忍着笑意,淡淡回道,“回公主,我知道了”

  然后,桃酥又继续刚才的样子,边走边问,“那知林哥哥呐?”

  “表少爷,在正堂”江辙回答。

  “菊四浪他们来没?”桃酥又问。

  “菊公子他们一早就来了。不过,因为公主还在睡觉,二殿下就没有让他们打扰,现在都在正堂等着,表公子陪着呢!”江绛回答道。

  “那去正堂,上茶了吗?”桃酥又道。

  “表公子,已经吩咐过了,茶点都送上去了,还送了一些书解闷。”江绛回答道。

  桃酥心里顿时不好意思,说起来,这几个现在也算是共患难的好朋友了,对人是真心不错,还让他们等这么久,我真该死!接近正堂,就听见菊四浪充满怨气的念念叨叨:“怎么还不起,再等下去天都要黑了,要不我瞅瞅”

  “菊公子,还请坐下”左棠毫不客气的拦住他,威胁道。

  “哼”菊四浪负气的坐下,倒是风竹磬眼尖,一眼瞥见鬼鬼祟祟接近的桃酥,笑道:“来了”

  桃酥见被发现,只好走出来,很抱歉看着风竹磬等四人,道:“久等了”

  “花儿都谢了,你才出来,不是请喝茶吗?半天也不见个人”菊四浪碎碎念着。

  桃酥笑了笑,然后和几人相谈了一些时辰,风竹磬等人原以为会有诸多不适,却不曾想几人的友谊更近了一步。

  风竹磬临走前将卖东西老头的玉简交还给她,她一看,一脸奇怪的递给一旁的梅知林,又对左棠道:“左大哥,你去把二哥叫回来,我有要事与他商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