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见钟情,桃花债 > 十五、阡灵院,试炼第一关

我的书架

十五、阡灵院,试炼第一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群人刚寒暄几句,就有人大声吼道“试炼开始了”众人一看,登云台入口处的阡灵院弟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的,这就说明试炼开始了,但是是什么时候并不得知。

  只见前来寒暄的世家都急匆匆的拜别,朝入口飞奔而去。梅知林也招呼其他人,按照分流平衡阵的队形站好,迅速赶往阡灵院试炼第一关。

  对于为何如此着急,那是因为试炼的时间是由进入的第一个人开始计算的,不是每一个人的时间都是相同的,以此类推,也就是说只有第一个人的时间是绰绰有余,其他人的时间那都是极度不足,谁也不知道第一个人是什么时候进入的。只知道时间到了,未过关的人就会被自动传送到登云台下面的广场上,又或者自知无力过关者,只要心中默念三遍“离开”就会自动送离。这第一关御剑飞行那是绝对禁止的,必须靠自己一步一步往上爬,爬到登云台的顶端,进行下一关的试炼。

  桃酥走进石柱,石柱内是一座巨大的螺旋型台阶,直指天台。众人登上阶梯后,她就明显察觉到众人的身体有着轻微的一滞,然后瞬间恢复正常,开始攀走阶梯,毕竟这只是开头,灵压自然是放的比较低。

  由于多了个桃酥,一行人的所承受是修为最高者的两倍,这速度吗?是肉眼可见的慢了下来,可见还是他们太小瞧了这金丹后期的灵压,可这登云台却还没有走到一半,这就说明这两倍的灵压是有多么的庞大,看着这五个咬牙坚持、步履维艰的人,丝毫没有想过让她离开,就会轻松很多的人。她的心里就十分的不好受,心里面使劲的唾骂原主,责怪原主。

  桃酥刚想说要不劝劝他们放弃自己的时候,自己身上突然散发出一道朦朦胧胧的白光,一瞬就笼罩在一行人的身上,化解了他们身上沉重无比的灵压。感觉到自己身体骤然一轻的他们,眼神茫然无措的看向发出白光的她,目光询问着。她也是一愣,向梅知林等人解释道:“那个,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个情况。”

  倒是瑶姬眼尖,一眼就找出发光的地方,问道:“桃酥姐姐,你腰间别着个啥?”

  闻言,梅知林等人不带丁点儿犹豫,瞬间就把桃酥围了个水泄不通,只见桃酥巍巍嗦嗦的小手探了探自己的腰间,摸出一看是雪辰星送她的那一小块白色玉阙,此刻正散发着浓郁的白光,为他们降去灵压。她拿在手里顿时不知所以,然后自觉的盯上风竹磬,梅知林等人的眼神也随她看向风竹磬。

  风竹磬对上一双双求知若渴的小眼神,尴尬的轻咳一声,道:“别看我,我也不知道。”

  好一会儿,六人就在台阶上,无视其他行人的奇怪目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这时候,瑶姬突然大叫起来:“我知道了”

  吓了众人一大跳,菊四浪顿时就不满的吼道:“你知道就知道,干嘛!吓死人不偿命啊!”拍了拍自己受惊的小心脏。

  被菊四浪吼的委屈巴巴瑶姬表示自己知道了,终于还是在五人目光睽睽下说道:“这...个…好像是阵灵佩”

  梅知林等人一听,除了桃酥,都恍然大悟般异口同声道:“怪不得,我就觉得很熟悉,原来是阵灵佩,难怪能降去灵压。”

  阵灵佩,顾名思义在玉佩或是什么东西上布置一道阵法,具有平衡灵力的作用,灵力过于浓郁时就会产生灵压,假若外部灵压高于阵法里的灵压的时候,阵法会形成一个保护光罩,保护持有者不受灵压的影响。

  不过,这种东西制作起来费时又费力,又没有什么实用,各大世家早已弃之不用,不认识也是很正常的。若非醉心湖极其擅长布阵,多少接触一些,瑶姬也难以认出。

  菊四浪稀奇道:“没想到,你的这情郎这般贴心,还送你这等东西,为何不早些拿出来,不然我们也不会这么辛苦了。”

  桃酥闻言只能可怜兮兮的道:“我也不知道呀!我要知道,早拿出来了,何必等到现在,让你们遭这冤枉罪。还有他不是我情郎”心里却道:我倒是想让他当我情郎来着,就怕他看不上我。

  这时,风竹磬突然插了句道:“不过这东西应该只保护持有者不受灵压,可为何连我们也一起保护了。”

  桃酥摇了摇头,表示不知。于是,瑶姬就拿在手里细细查看,眼神忽然一亮,兴奋的喃喃自语道:“高手,此人定然是个布阵高手,如此手法,就算我爹来了,也未必能做到如此完美。”

  说完,瑶姬无比激动的一把抓起桃酥的手,眼带精光的祈求道:“桃酥姐姐,你一定得把你的情郎介绍给我认识,我要向他拜师,拜师,拜师”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桃酥变扭的小心翼翼的拉开她的手,苦笑着安慰道:“我若遇见他,我一定跟他举荐你”

  刚扒下,瑶姬又一把抓住,一副不举荐就要吃人的神情,威胁道:“你记住啊!”

  桃酥害怕的点了点头,梅知林拉开瑶姬对她道:“你个阵疯子,别吓坏桃酥了,先给我们说说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瑶姬神秘道:“嘻嘻,我厉害吧!”

  “厉害!厉害!你最厉害了,赶紧说。”菊四浪敷衍几句,催促道。

  瑶姬这才道:“这玉阙上有一个双重阵法,这种阵法一般称为阵中阵。布置一个双重阵法,其实并不难,只要找对阵眼,一刻钟我都可以布置出来。不过,难就难在用料和威力上。”

  “能在如此小的一块玉阙上布置出如此近乎完美的阵法,说明那人的阵法实力可能是老祖宗的级别,威力可以说是无限的。就比如我所做的分流平衡阵法,是要借助五颗玉石的才能发挥作用,但是现在此物自己就可以形成一个双重阵法。而且这东西还可以将我所设的这个阵法的阵眼取而代之,在不影响它基础的情况下,改变阵法的性质,将其自身阵法的功能,借阵无限放大,这就一下变成了三重阵法。”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也会跟着受益的主要原因。而且,这人似乎极其了解醉心湖布阵的习惯,说不定是哪一个我不认识的老祖宗做的”

  “原来是这样”风竹磬喃喃细语,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那这算不算作弊!”

  菊四浪等人一听,这要让人知道,那还了得,都打着哈哈,自觉撇开眼睛,又自主的紧紧围住桃酥,生怕别人看见,几人看着看着就七嘴八舌说道。

  “这东西,你们见过吗?”

  “没,啥呀!哎呀!不就是个玉阙吗?金菊谷多的是。桃酥你也是,那可是你的定情信物,要好生收好”

  “玉阙而已!”

  “财不外露,情不外显,还不快收起来”

  “就是,桃酥姐姐,你这样做是不对的,有心上人就了不起呢!我们才不羡慕,我们可是好朋友,祝福你还来不及呢!”

  桃酥看着这群瞬间护食的人,心中狂笑,嘴上却道:“哎呀!是我的错,老想着炫耀自己,忘了我们可是好朋友,我这,就收起来。”她将玉阙又放回到腰间,只见梅知林等人的目光相对,心有灵犀的又将桃酥围在中间,然后表现出十分吃力的模样,那演技绝对是杠杠的。

  不过,这登云台即便没有灵压的阻挠,也是十分的耗费体力,那可是高入云端的石柱呀!阶梯已经看见了尽头。

  一行人中桃酥已经累到迈不开腿的地步,后一程全靠人扶着,而瑶姬、花纤纤和菊四浪也是微微喘气,面带潮红,就连众人中修为最高的梅知林、风竹磬的额头上也出了一层薄薄的细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