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见钟情,桃花债 > 十四、若花世家排行榜

我的书架

十四、若花世家排行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桃酥回过神来,就将乾坤戒里冰晶梨,拿出五个,一个一个的塞进梅知林等人的手里,这才道:“既然这东西来自如此神秘的风雪城,那见者有份”

  梅知林拿在手中,问道:“他给了你多少?这么大方”

  “也没多少,也就十多个吧!”桃酥语气平淡,毫不在意的回答道。

  梅知林等人一听,心中骇然:这还不够多,要知道就这么一个,若是拿出去,修真界绝对会争得你死我活,这就叫饱汉子不知饿汉饥。

  再相谈几句,这冰晶梨的事暂且就先告一段落,桃酥等人收拾片刻后,终于出发了,目标是登云台。

  还记得湖边那一座特别显眼的几百米高的石柱吗?那便是登云台喽!

  桃酥跟随梅知林等人,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山尖,心里竟有着一股无与伦比的激动。

  再看看眼前这座逐渐印入眼帘的气势辉宏的巨大石柱。这一刻,她深刻的感受到了自己是有多么的渺小,只见石柱前有一巨大的石碑,上面写着‘登云台’三个气势恢宏的大字。



  粗略的算了算,这个石柱占地面积大约是四个篮球场那么大,高耸入云。

  入口处则站着四位身穿阡灵书院院服的弟子,这就表示现在还不能擅自入内。石柱的入口处则是一片无比宽阔的广场,此刻这里已是人山人海,嘈杂无比。

  他们一入场,回头率那肯定是杠杠的,且先不说这颜值,就拿身世来说,这六人中除了桃酥看不出背景深浅,其余人在花花世界中那都是大有来头的,其自身实力在年轻一辈中也是小有名气。

  这不,一进广场,人群顿时就骚动起来,眼尖的人立马兴奋的大喊道:“是梅、兰、竹、菊、昙”

  “梅知林,梅花境的少境主,若花榜世家排名第一就是梅花境,家徽是花中之魁—梅花。”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说的就是他家。”

  “菊四浪,金菊谷四少谷主,若花榜世家排名第三的就是金菊谷,家徽是凌霜绽妍—金丝云落菊。”

  “耐寒唯有东篱菊,金粟初开晓更清”

  “瑶姬,醉心湖少领主,若花榜世家排名第八的就是醉心湖,家徽是君子之花—九芯兰。”

  “山中兰叶径,城外李桃园。”

  “花纤纤,昙花涧圣女,若花榜世家排名第十一就是昙花涧,珍贵榜第一,家徽是刹那永恒—白昙花。”

  “清角声高非易奏,优昙花好不轻开”

  “还有风竹磬,风竹岭少岭主,异花榜世家第一就是风竹岭,家徽是高风亮节—七叶竹。”

  “无论台阁与山林,爱尔岂惟千亩阴”

  众人见到这些人那是无比激动啊!没有想到会在阡灵院试炼中看见这些人物。要知道金菊谷、昙花涧、风竹岭、醉心湖四家毗邻,位于花花世界的南部,南部有一书院名叫潇湘院,风竹岭风家就是主办人,有名是有名,但是按照以往的情况来看,这几家都是要参加潇湘院的试炼,普通人是无法碰见的,而且这几家的世家风评那是极好的。

  这不在自家书院参加试炼,跑到中部来参加阡灵院的试炼,着实让人惊讶万分。毕竟潇湘院里出来的那些是有名的才子佳人,那容貌那才情那修为皆为上上层。

  说完这些,再来说说花花世界的榜单,最出名的实属若花榜和异花榜。

  若花榜原名百花榜,是世人收集的所有花名世家,经过一定的筛选,而制定的榜单,由家族势力、家族新秀、家族潜力、修真者风评、世家风评等等决定的固定榜单。榜上有名者皆是花花世界,中上乃至顶尖的世家等,跺跺脚,世界都要抖三抖的存在。

  不过,是上古时期的榜单了,随着时间的洗涮,弱肉强食的修真界,好多榜上有名的世家,势力衰退,甚至被灭族的比比皆是,只因世人习惯用固定的若花榜来衡量罢了。

  然而,若花榜流传至今,众人没有改变流传下的固定榜单,算是对先人的尊敬吧!于是在此之上就衍生出了很多分支榜单,现今最出名最能体现花花世界势力分布的榜单,是上下飘浮的若花黑马世家榜。

  不过,前三的位置已经十几万年没有改变过了,前三的榜一是坤城秦家,家徽是曼珠沙华;榜二是风雪城雪家,家徽冰凌花;榜三是梅花境梅家,家徽梅花。

  由此可以看出,修真界世家势力第一,竟不是众望所归的梅家,梅家仅仅排名第三。

  要说最不可思议的是这风雪城雪家,诛魔大战后就封城不出,也不让人进。可以说没有任何人知晓这雪家的情况,就连风竹岭风家对它也是一片空白。可就是这样的存在,它在若花黑马世家榜的排名永远只有两种情况,要么第一,要么第二。

  至于珍贵榜则是一群排名波动极大的世家排行榜,就如昙花涧,曾经有一度的排名高达若花黑马世家榜第三,却只是昙花一现,因此此榜又称为一度亮相榜。

  异花榜亦是如此,但我就不多做介绍了。

  好了!视线转移到桃酥一行人的身上,由于他们的来头还是较大。这不,才一眨眼的功夫,中部的一些世家弟子就自觉的过来寒暄了。

  首先,第一个来的是一位头戴鲜花的少年,大约十六七岁,模样倒也是可以,就是一副像是被酒色掏空身体的惨样,一来就色咪咪的盯着桃酥,令人很不爽。

  风竹磬在桃酥身边介绍道:“此人是位于东恒山西北方向不远处的神仙门弟子,萧家六子萧似锦,家徽是海棠花,世家大体风评不错,若花榜世家排名二十三。但就这萧似锦极其好女色,可以说是不择手段,败坏门风,风评极差,可偏偏甚受宠爱”

  接着,也是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年,模样清纯可人,给人一种涉世未深的家族小少年,待人有礼,总体来说,好感不错。

  这回就轮到梅知林介绍了,因为此人一来拜见的是风竹磬,只听他小声道:“这人是位于东恒山北部不远处的,山石原杜家少年郎杜子祺,他家在若花榜世家排名第六,家徽是有‘繁花似锦’之称的杜鹃花,原本世家风评甚好,曾经竹磬她姐姐还是他大哥的夫人。不过,由于他大哥宠妾灭妻,风家老祖就借了秦家的势让竹磬他姐姐休了他大哥,又把事情闹的满城风雨,因为借的是秦家的势,就没有任何人敢说是风家的错,然后这杜家的风评就不是很好了。”

  桃酥一听,倒也是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一幕。不过,看他俩谈的还算融洽,想来这杜子祺还是可以的。

  还有一位家世甚大的是一位姑娘,貌美肤白,走起路来妩媚异常,仿佛天生就会勾人夺命,一来就直接冲着瑶姬去了。

  梅知林介绍道:“这女子,是位于东恒山东北方向不远处的九里林木家的人,名字好像是叫木落来着,是个偏房弟子,她家在若花榜世家排名第九,家徽之花是桂花。她家之人,极其擅长魅惑之术,听说功法一出,可以影响九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