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见钟情,桃花债 > 十一、浴池里的翩翩公子

我的书架

十一、浴池里的翩翩公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然后,趁黑衣人一阵手忙脚乱,逮着一张瞬移符,又消失不见了。

  这样来来回回好几次,那群黑衣人的火已经可以直接燎原了,只见黑衣首领手提大刀,骂骂咧咧的走来走去的说道:“该死的,那死丫头,咋就有那么多的符箓,她不是练气阶段,为何连金丹级别的符箓都可以用,上次就吃过这亏”

  “都给我去找,围在这里做甚”

  “臭丫头,老子就不信你的符箓能一直用下去”

  此时的桃酥正将自己的身体藏在一艘巨大的游船顶上,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岸上的黑衣人,将自己的身子又隐进暗处,小声嘀咕道:“哎呀!咋一不留神,居然跑到这湖边来了,这要是被发现,可没处躲了,还有这千里传音简,是坏了吗?为啥总联系不上梅知林。”

  “符箓也没剩几张了,再这样下去,我这不是死定了。”

  桃酥正愁没有办法的时候,脚下的游船突然动了起来,“咦,这是要走了吗?就不能缓会儿吗?这一动,目标不是更大,千万别让那群人发现”她双手虔诚的祈祷着,拜耶稣!拜上帝!拜女娲娘娘!可惜这并没有什么用。

  就在游船离开岸边不远处的时候,黑衣人终于还是发现了,黑衣首领咋看咋都觉得桃酥肯定躲在船上,默默招呼其他人都悄悄咪咪的飞上船,别又扑空了。

  这边,桃酥早就知道会引起黑衣人的注意,悄悄的猫着腰,打算找个地方下船顶,在趁他们不注意,猫水里去。

  刚走没几步,一只脚突然卡进船顶上的一个瓦缝中,她使劲拔都没拔出来,眼看着黑衣人越来越近,急得满头大汗,一着急,一跺脚,瓦缝卡住的脚终于拔出来了,还没来得及高兴。

  就听见“簌簌”的声音,没在意,刚走两步,只见她所在的地方瓦缝越裂越大,最终在她的睁大的双眼中,“轰”的出现了一个大洞,然后她大叫一声就掉了下去。

  桃酥从洞中掉下后,掉进了一汪不浅的池水中,一下喝了好几口温水,然后她挣扎的从水中抬起头来,目光蓦然对上一双清澈的眼睛,那目光清纯得不含一丝杂念和俗气,温柔得似乎能包容世间的一切,就像春阳下漾着微波的清澈湖水,令人忍不住浸在其中,清冷高贵的气质又让人无法靠近。

  雪辰星没有想到有人会在半夜自己沐浴的时候,掉进自己的浴池,本来是很生气的,以为是哪个不听话的小丫鬟偷看自己沐浴,可当他看见那张脸的时候,心里就只剩下疑惑:怎么是她,我记得上一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是在东巫群山狩猎大比中,怎会这么早。

  当桃酥从雪辰星的目光中回过神,看了一眼雪辰星现在的样子,急忙转身,小脸通红,双手蒙住脸,磕磕巴巴的道:“这…这…这位公子,穿..穿...穿上衣……衣服”

  桃酥的话唤醒了疑惑中的雪辰星,他看着转身的桃酥,没有说话,只是缓缓地走出浴池,冷冷静静的穿上衣服,如春风般的声音道:“外面那些人是?”

  桃酥一直在注意听他出水的声音和穿衣服的声音,知道他已经穿上衣服了,刚想转身,听到他的话,猛地就扎进水里,在水下睁着一双大眼睛,嘟着小嘴,食指竖起放在嘴巴前,摇着头。

  这时,就听见船上不知何时多了一群人的脚步声,很轻很轻,正缓缓靠近他们。

  雪辰星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然后一只如葱白般骨节分明的手,向船顶上的大洞轻轻一挥,大洞便恢复如初。只听他对桃酥道:“不许出去”

  说完,桃酥见雪辰星背着手走出浴室,还把门好好的关上。她从水中抬起头来,狠狠的吸了一口空气,好一会儿后,没见那人回来,也没有任何打斗的声响传来,只听见船上的脚步声,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一人。



  当那人的脚步声越来越靠近浴室的大门,吓得桃酥又猛地扎进水里,眼睛睁的大大的窥视着,只听那人推开门,走进浴池,然后就见雪辰星清纯得不含一丝杂念和俗气的眼眸出现,盯着水里的她,十分温柔的道:“出来吧!那些人走了。”

  桃酥半信半疑的从水中抬起头来,只见雪辰星转过身去,道:“干净的衣服放在池边了。”

  说完便走了出去,带上门后,好一会儿,桃酥这才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脏,长呼一口气,嘴角却不自觉的上扬,漂浮在池水中,心里想着:那人倒底是谁!他应该是我目前在花花世界中见过的最好看的人了,没有之一,剑眉凤目,鼻正唇薄,如天神般,特别是他的眼睛,黑曜石一般的眼睛里有着柔柔的星光,他看着我的时候,就像是看着一朵守护了千年才绽放的睡莲,周围的冷光都被他温柔了,哎呀!我的心里似乎有一只小鹿在乱撞呀!难道他就是我心目中的白衣公子嘛!翩翩有礼!

  花痴了半晌,桃酥才从浴池中走出来,细细打量了一番这个浴室,浴室很大,却很单调,除了几个会发光照亮的夜明珠,什么也没有,她抱起放在池边的白色衣服,换好后擦干头发,推开浴室的大门,就见门前有一个婢女守候,见她出来,便盈盈一拜道:“姑娘,请随奴婢来”

  桃酥默默点头,跟在婢女身后,不消片刻,就来到一处类似现代的露天阳台,阳台清雅别致,几颗硕大的夜明珠点亮这一方天地,湖水静静的泛起阵阵光波,细细的微风随着湖面吹来,甚是舒适。阳台内有一小圆桌,摆着一盘如水晶般透亮的玉梨,只见雪辰星此刻正坐在桌边,独自饮一壶浊酒,见桃酥来了,温柔的道:“换好了,还合适吧!”

  只见,桃酥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转移视线,道:“尚且合身,劳烦了”

  “过来坐吧”雪辰星温声道,“这里白天的景色不错,夜晚倒也看不清什么”

  “恩”桃酥目光乱飘,胡乱应道,此刻她发觉自己根本无法与雪辰星对视,就是光听他说说话,自己心跳就没有停止过,她想着自己以前好像也没有这么心动的感觉吧!紧张的揪着一片袖子。

  雪辰星此刻内心也是有点奇怪,他心想:上一世见她有这么顺眼过嘛!居然还有一点小紧张,但你要记住,她是秦语未,不能动歪念,只要保住她在东巫群山狩猎大比中不死就好,改变上一世自己的结局就好。于是,为了不尴尬,他斟了一杯酒,递给她道:“要喝一杯吗?”

  桃酥点点头,接过他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嘴里念叨了一句:“这是什么酒”然后就倒在了桌上。

  雪辰星见状,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酒杯,伸手轻轻推了推桃酥,不可思议道:“一杯倒,可这只是一杯凡间的普通果酒啊!”过了好半晌,他走过去一把将桃酥抱了起来,听到一句她无意识的梦呓道:“想吃梨”

  然后,只见雪辰星意识一动,就将挂在桃酥腰间的梅知林的万钱袋,抛向不知何时站在身后的人,吩咐道:“让他来接人”扫过圆桌上的梨,又道:“恩......剩下的冰晶梨,装起来,交给他,留下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