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刺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桃酥和风竹磬刚走到离小巷不到二十米距离的一个石桥上时,身后突然杀出一个小乞丐,惊慌失措中,竟一下子将风竹磬从桃酥身边撞倒在地,还没说话,就见小乞丐见鬼一般爬起来,逃走了。

  桃酥急忙将风竹磬扶起来,问道:“没事吧!”

  “没事”风竹磬回话中,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感觉不对,慌乱中摸了摸腰间,脸色愈加难看起来。

  桃酥见状,急忙问道:“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是撞疼了吗?”

  风竹磬对上桃酥的眼睛,语气难堪道:“东西没了”

  “什么东西没了”桃酥迷茫着回道,看着风竹磬难堪的脸,突然想起什么来,不可置信的问道,“不会是我们刚买的东西吧!”

  只见风竹磬闭上眼睛,点点头。桃酥一把抓起风竹磬的手,就道:“那家伙是个小偷,趁现在应该还没跑远,你赶紧追。”

  风竹磬闻言,就打算动身,刚走几步,又回来问道:“那你呢?”

  “我……”桃酥指着自己,一时不知道说啥,赶忙道:“别管我了,赶紧追,待会跑远了,我回老头那儿等你,快去。”

  “那你去那里等我,等我回来接你,不要到处乱跑。”风竹磬交代着就奔着小乞丐的方向飞奔而去,刹那就不见人影了。

  桃酥看着已经看不见风竹磬人影的街道,夜已渐深,放现代大约就是晚上十一二点的样子,街上也没有什么人,自己一个人竟然有些害怕,转身想回刚刚买东西的老头儿那里等着,毕竟她还没有忘记自己是秦语未,修为低,一个人的话危机四伏。

  刚走下石桥,无奈的桃酥就将双手就举过头顶,退回到桥上,心里叹了一口气,笑吟吟的看着拦住自己去路,并包围自己的黑衣客,问道:“各位大哥,有话好说”

  只见其中一个似领头人的黑衣人,手拿一把铮亮的大刀,抗在肩头,语气意外道:“呦!还真没死!这小命够硬的…..”

  闻言,桃酥内心一万匹草泥马踏过,思量着如何逃出生天,寻思自己是在桥上,离桥边不远,突然眼神一亮,于是一边不动声色往桥边挪,一边故作轻松的聊天道:“感情,大哥们之前还杀过我一次,这次不知有没有机会放过小的。”

  “小妮子,看在你为我们哥儿几个奉献过两次赏金的面上。这次,我们就下手轻点儿,保证你死的痛快。”黑衣首领说着,一个眼神,周围的黑衣人手执着铮亮冒着寒光的灵剑,顿时向桃酥走进了几步。

  “慢着”桃酥伸出手呵斥,只见黑衣首领微寒的眼睛一瞪,想到自己还没摸到桥边,她就软言道:“我知道,哥几个赚钱不容易,不过我有钱呀!要不这样,你们雇主花多少钱,我出双倍。不,五倍,怎样,够意思了吧!”

  只见,黑衣首领与手底下的小兵对视一眼,笑道:“小姑凉,反应够快的!不过可惜,您要是不死,哥几个也活不了,有钱也没地花。所以,还是请您死一死吧!”

  “哎呀!这是,没地儿商量了呀!”此刻距离桥边还有一步之遥,桃酥说着,眼神忽然一亮,对天空中的某处欣喜的大声喊道:“知林哥哥,救命…”

  黑衣人闻言纷纷望去,天空哪有什么人,黑衣首领暗道不好,转眼一看,只见桃酥背靠桥边站住,一手里夹着一张符箓,嘴角微微向上,将手里的符箓轻轻一扔,一阵浓烟瞬间炸裂开来,将整座桥笼罩,黑衣人们只听见“咚”的一声—落水声。

  待浓烟快速散去,桥上哪里还有桃酥的影子,黑衣首领目呲欲裂,一刀就将桥下的水劈开,然而,就在这时,其中一个黑衣人顺着河流看去,突然指着河面上有一截貌似衣物的东西在飘动,大喊道:“老大好像在那里?”

  “那还不快追”黑衣首领大吼道。

  这边,桃酥正窝在一处距离桥只有十五米左右的树荫里,看着那黑衣首领劈下的刀痕,身体忍不住的颤抖起来,想想刚刚要不是自己手疾眼快,趁着烟雾,用风竹磬的手帕包上灵石从桥上掷下,同时驱动瞬移符,这一刀恐怕就在自己身上了。

  一想到出门前,梅知林拉住她,递给她一个装满符箓和丹药的乾坤戒,说是出门若是遇见危险,总有他们顾不到的,给她防身用的,让她找准机会就跑,自己还差一点儿拒绝了,现在想想还好当时问了使用的方法。

  听说,这是专门为她做的,低灵力高输出的特殊符箓,灵力不够就嗑药,能多活一会儿。不过,这瞬移符的距离也忒短了一点吧!

  “这里是不能呆了,得去找老头儿,要让我帮他查人,那就得护着我吧!”桃酥自言自语的说着就往卖东西的老头儿那里跑。

  然而此时此刻,东恒客栈这里,梅知林早就回客栈等着桃酥他们回来,可是菊四浪、花纤纤还有瑶姬都回来了,也没见他俩,顿时心里泛起强烈的不安,纠结半晌,就打算招呼菊四浪等人前去找人。

  刚出客栈,就被一群黑衣人乌拉拉的团团围住,个个金丹修为,双方过了几招,花纤纤就明言道:“这群人,在拖延时间”

  “该死,他们有危险了,甩开他们,去找人”梅知林深刻意识道。

  几人突破半天依旧没有逃出黑衣人的包围圈,让几人的行动严重受损,菊四浪骂娘道:“我靠,这群人只缠不斗,明显不让我们轻易脱身。”

  梅知林躲过一记斩击后,眼神凌厉的看向黑衣人,果断道:“瑶姬,放阵”

  话刚落,瑶姬一个响指,铺天盖地的阵法瞬间亮起,令几人的攻势顿时强大了好几倍,或许不消片刻就会突破包围,甩开敌人了。

  这边,桃酥按原路返回老头的店铺,刚到地方一看,心情顿时就不大好了。

  “我记得我走的时候,明明都还好好的,咋就被烧成一堆废墟了,烧这么大一个房子,我也没看见火光冲天!”桃酥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堆烧成废墟的房子,上面还冒着股股黑烟,“莫非,我走错路了”

  桃酥冥思苦想都没想出个所以然,这时追杀她的黑衣人也终于发现河里飘的是一块手帕后,顿时火冒三丈的又杀了回来。

  当桃酥疑惑的走出巷子时,迎面就撞上那群杀回来的黑衣人,赶忙就要甩出一张符箓,是一张高级的火焰符,但由于手法不娴熟,还没丢出去,就烧手上了,顿时尴尬了,急忙甩开,大眼瞪小眼的,她不好意思的建议道:“要不,我再来一次。”

  好家伙!这一顿操作,成功把黑衣人整蒙了,黑衣首领看着一个个愣住的下属,就近的一个给了一下子,顿时大吼道:“咋的呀!还真给她一次机会呀!还不都给我上。”

  黑衣人一个个顿时潘然醒悟,拔剑就上,感情打算一阵群殴。但是,桃酥也不是吃素的,上去就是一大把一大把不要钱的符箓和丹药,顿时此处五光十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