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人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见老人松口后,桃酥这才道:“那现在谈谈钱吧!还有那个魂缘铃我也要了,一共多少?”

  这一谈到钱吧!老人一下就来劲了,双眼放光,问道:“两个都要?”

  见桃酥点了点头,老人又道:“那你先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肥?”

  桃酥闻言,只是笑着摇了摇头,老头又道:“我告诉你哦!老夫这两样东西,就算你翻遍整个花花世界也找不出比这更好的,这价格嘛!自然是有点高,你不说你有多少钱,我又如何得知你买不买的起喽!”

  只见桃酥还是笑着摇了摇头,不说话,老头也是沉得住气,慢慢劝道:“我说小姑娘,别不说话呀!你说你是肥羊,好歹拿出一点真材实料吧!”

  闻言,桃酥站起来,原地转了一圈后坐下,又指了指风竹磬,还是笑着不说话。

  老头翻了个白眼,才道:“你是想说,你穿的是坤城的绝品赤火丝,这个在市场上可遇而不可求的,价值可抵一城,我看出来啦。而这位年轻人穿的是风竹岭的特产绝品竹云丝,价值不可预估。是,我承认,这看上去,的的确确像两只肥羊,可是谁又知道这里头是肥羊呢?还是骨头渣渣呢?你说是吧!”

  风竹磬听到老人说到桃酥身上的衣物时,一下愣住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记得坤城的绝品赤火丝只供奉给秦家嫡系,而秦家有身份能穿这种料子的女子只有两人,一个是梅花境女主人秦韵,秦家家主的亲妹妹;还有一个就是秦家家主的小女儿小公主秦语未。这么说,桃酥是秦语未,那么知林就是她表哥,还真是哥哥。

  前些天收到姐姐的来信,说是秦家小公主失踪了,看来是真的。那知林的反常…实属正常!有秦家血缘的男人不是妹奴,就是妻奴,这可是姐姐告诉他的,秦家不二弱点。

  这么说,桃酥和知林根本就不可能,那我还......还真是吓我一大跳!

  看着老人好说歹说硬是没说动桃酥分毫,只能认命道:“我说,你都自称肥羊,为何就不能放弃挣扎,让我狠宰一下”

  “肥羊也有是不想死的嘛!”桃酥干脆的回道,“直接说价钱吧!”

  老人伸出有一只手比了比,桃酥坏心眼道:“五……五十”

  见老人摇了摇头,桃酥又坏心眼的胡乱猜着:“……五百?……还是五千?给个准确数!”

  “五万啊!”桃酥想也不想继续报的数,终于看见老人的脸上有多余的表情,以为猜中了,恍然大悟般,边说,边笑着从万钱袋里拿出五万灵石放在桌上,“早说嘛!咯!给你,还挺便宜”

  老人忍无可忍的拍案,起身比划道:“是五百万,五百万,要个头大的,圆润有光泽的”

  闻言,桃酥立即站起来,霸气的拍案吼道:“你咋不去抢,还圆润有光泽的”

  “你不是说你有钱吗?”老人立刻梗着脖子反驳道。

  桃酥抱着小手,暴发户般的小眼神看着老人,道:“是啊!我是有钱啊!五百万而已,小数目,我挥挥手就有了,可问题是,你有见过带这么多钱出门的人吗?”

  “让他,回去拿!”老人不甘示弱的指着风竹磬,风竹磬表示一点也不想卷入这场唇舌大战,只见桃酥优哉游哉的坐下,小手荡着茶杯,气定神闲道:“哼!就你这态度,我偏不,今儿就五万,不卖也得卖,你看着办”

  老头闻言,也坐下,语气威胁道:“嘿!小姑娘,上回像你这样说的,坟头草都有你高了”

  桃酥眼睛扫了老人一眼,冷哼一声,道:“嘿呀!你以为本姑奶奶是吓大的”指着风竹磬又道·:“你可知道他是谁,风竹岭少岭主风竹磬,他姐姐现在可是风家掌门人,你敢动他,明天你这小破屋就是平地啦!”

  “呦呵!拼背景”老人也豁出去了,“还真以为我不敢动你,大不了,把你杀了,把他留下,还可以多些赚赎金”

  “是哦!那你看看,我手上这是啥?”桃酥将梅知林的万钱袋拿在手上,大喊道,“这是梅花境梅大少的钱袋,你敢动我,我就敢把消息发出去,看咱俩谁快,到时候,就看你会不会下来陪我了,哼!”

  老人撑着桌子,已经堵得说不出话来了,突然精光一闪,双手捂着自己的小心脏,咿咿呀呀的叫唤道:“你......啊...好疼,好疼..好疼.”

  见状,风竹磬急忙上前扶住老人,关心道:“前辈,你这是怎么...”

  这话还没说完,风竹磬就被桃酥拉在一边站着,弯腰接替他一手扶住老人,一手放在身后,甜甜的笑着问道“哎呀!前辈这是咋啦!”

  老人委屈道:“我心口疼呀!丫头”

  “哦!是吗?前辈不用担心,我哥哥就学医的,小妹不才,学了几招,可以试试,扎几针,保证很快就好!”桃酥挑着眉说着,身后的手就举了起来。

  风竹磬和老人一起望去,眼睛顿时瞪得老大,桃酥的手里正握着手指粗的三根银针,老人吓得急忙站起来走两步道:“不..不用了,我好了”

  “这就好啦!别留下什么后遗症才是,还是扎几针,心里踏实”桃酥劝谏道。

  老人心想:这要是往身上扎,还有命吗?急忙摇头,还蹦达几下,表示已经没事了。



  桃酥看透一切的眼神,站了起来,坐在椅子上,把玩着茶杯。风竹磬则是一脸无奈的又坐下,只见老人走了过来,谄媚一笑,道:“哎呀!不能这么无情,小丫头,五万太少了点!再加点儿嘛!”

  “加是不可能的,要不这样,我看你也辛苦,我让风竹磬给你个人情,怎么样?他们风家人的人情可不好讨啊!”桃酥说道。

  见桃酥的样子,风竹磬深刻意识到自己就不应该来,你买东西花你表哥的钱也就罢了,你欠个人情为什么是我给,心累啊!

  老人眼珠子一转,笑道:“人情,也可以,不过,他们风家的人情我可不稀罕,我要你的人情,帮我找个人”

  “你搞错了吧!我的人情,我一个平凡人,哪有什么人情可给的”桃酥心虚道,“再说了找人,风家更在行”

  “不,我自然知道风家的情报网遍布花花世界每一处角落,找人自然不在话下,但是我要找的人是魔族人,自然是要找行家的,你也不想我把你的身份道破吧!小姑娘...”老人睿智的双眼紧盯着桃酥。

  风竹磬丝毫不意外老人的话,自己都猜得到,别说这个潜藏如此之深的人了,若说魔族人,这世上没有人会比秦家更清楚了。

  只见桃酥沉思着,老人也不打扰,他丝毫不怀疑小姑娘不答应他。只见此刻她心里想着:大意了,这老狐狸,原来在这儿挖着坑让我跳,我就说嘛!他还会跟肥羊好说歹说,说这么半天,骗鬼呢!秦家的人情可比这五百万多了不知多少倍了,老狐狸。烦躁的看了一眼老人,无奈道:“信息给我,有时间我会让人查一下,怎么联系你。”

  “就这地方或者我会去找你的”老人笑道,赶忙将手里不知何时出现的玉简连同同心玉佩和魂缘铃一起递给桃酥。

  桃酥接过后,问道:“还要钱吗?”

  闻言,老人老眼突然一瞪,怒道:“怎能不要”

  桃酥撇撇嘴,嘟囔着,“小气鬼”就把魂缘铃和玉简转手就递给风竹磬,“我这没地儿装,先放你那儿,后面一起给知林哥哥,就行了”

  风竹磬没想到,桃酥会将魂缘铃和玉简放在他这,心里急速转了个弯道:“好,这魂缘铃还是要弄个阵法什么的,这样好一些。我认识一些阵法大师,正好可以拿给他们看一看。”

  桃酥心知肚明,起身回道:“你自己看着办,走吧!这耽搁,都快两个时辰了吧!知林哥哥不会发火吧!”

  两人走后,老人望着漆黑的天,嘴里喃喃道:“这天,要变了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