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见钟情,桃花债 > 八、同心玉佩和魂缘铃

我的书架

八、同心玉佩和魂缘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老人闻言,衣袖轻轻一拂,二人桌边就出现一大堆花花绿绿,每一件材质都是上层的,桃酥一件一件的拿在手里,挑的那叫一个认真,还招呼着风竹磬一起。

  风竹磬看着眼前的一堆,坐也坐不安稳,手里随意拿着一件东西,心不在焉的问道:“你来这,是买这个的?”

  “恩,我刚问了菊四浪,说他这里的东西挺不错的,还挺灵。我就把你带来了,毕竟一群人中你的眼光应该要好一些”桃酥头也没抬的道。

  “送谁”

  “知林哥哥”

  气氛一下冷了下来,风竹磬的脸此刻正蕴含着狂暴无比的气息,老人在一旁面色有些忍俊不禁,心想:这丫头,厉害呀!带个男人挑定情信物,居然是送给别的男人......

  半晌,风竹磬似乎意识到不对,又试探的问道:“你是打算用他的钱,买定情信物送他?”

  老人闻言至此,脸上板着,耳朵竖起,心痒痒的,呦!还有内幕。只见桃酥满不在意的回答说:“对呀!有什么关系。日后再把钱还他就是了,还不是一样的,同样是我选的我买的”

  老人心里拍腿大叫,小丫头,这回答绝了....

  这时,桃酥看完手里的这些,对老人道:“还有吗?”老人顿时换了一批,她趁机瞥了一眼一旁石头一样的风竹磬,低头看着东西,嘴角微微上扬,心中暗喜道:上钩了,知林哥哥呀!别怪妹妹心狠手辣,妹妹也是不想的,你不弯,妹妹的这心里吧!就痒痒的,就添一把火哦!就一把!

  于是,她胡编乱造又道:“昨天来的时候,路上遇见了一个小姑娘,天真可爱的,我看了也是喜欢不得了,她也是来参加东巫群山狩猎大比的,我看知林哥哥有些心动,就想当妹妹要不替哥哥买一对定情信物,好让哥哥他早日成家,免得人家姑娘又跑了不是。这不,我挑的,用他的钱买。咦.对呀!用他的钱买,既给了我的心意又给那姑娘一些感动,不是。恩,不还了,谈钱伤感情”

  听完这话,风竹磬的身子更僵了,他心里咆哮着:这是什么鬼逻辑,还真是好妹妹啊!虽然他知道自己这段感情是无法见人的,只是想默默守护。然而,当他看见梅知林身后的桃酥的时候,心里的就已经非常非常不舒服了。刚刚还以为桃酥挑那东西是为了和梅知林定情,心都要气炸,更可恶的是,居然还让他来选。然后,现在情况是梅知林看上个人,桃酥这才让他来帮忙看看,听听,我的心是不是停了,是不是停了。

  一旁默默看戏的老人则是一脸失望,好好的瓜,让话给堵了,唉!一下就瞅见,风竹磬手拿着的一块同心玉佩,老人心里一下就紧张起来,咋就把那东西拿出来了,那东西可别让这两人挑走!

  这方,风竹磬想了半晌,自我安慰道:我要冷静,只要不是桃酥一切都好说,任何女的都不是问题,慢慢来,得慢慢来,不着急。不过得想办法,把定情信物拿到手,剩下的就好说了,布局是要慢一点的。想完,就将手里的东西,递向桃酥,问道:“你觉这块怎么样”

  闻言,桃酥抬眼便见他手里的东西,是一块青色的同心玉佩,颜色自然好看,玲珑剔透,一看便不是凡品,入手温润,微微发热,心和环可以分开,亦可以合拢,最适合当定情之物了。她在手中翻来覆去喜欢的不得了,对风竹磬道:“好东西!竹磬哥哥好眼光,就这块了”

  话刚落,老人就一把抢过,严肃道:“重新选一块”

  桃酥茫然:“这不选好了吗?干嘛!还要重新选一块,还我”

  “听话,小姑娘,这玉佩不适合,老夫不骗你,本来这东西就不打算卖的,老夫挺喜欢你的,这要换别人早就给他了”老人劝道。

  “可我就喜欢这个”桃酥撇撇嘴道。

  “老夫刚刚听了一耳朵,你是想送你哥哥对不对,这些俗物你看不上,老夫这里还有一对魂缘铃,材质上品,寓意更是绝佳。其余的东西拴住的是心,此物栓的是魂,寓意生生世世皆续缘,此铃一响,来世续缘啊!”老人说着手中出现了一对铃铛,古朴沧桑,甚是不凡,递给识货的风竹磬。

  风竹磬拿在手中细细看了看,对桃酥道:“所言不虚”

  桃酥一脸恨恨,站起来,很不客气叫道:“老头儿,俗话说得好,买东西讲究的是眼缘,看中了绝不是几句话就可以斩断我与它的缘分,除非你有足够的理由说服我,否则,今日你就算说破了天,我也要定了”

  老人一听,叹了口气道:“你说的倒也没有错,买东西时,是要讲究眼缘的,那不妨,先听我讲个故事吧!”

  “说”桃酥说完,霸气的坐下。

  只见老人娓娓道来:“上古诛魔大战还未开启的时候,在花花世界的西南边有一片开满桃花的山谷,谷里只住着一位不老的少年,少年年纪轻轻时便声名远播,不为别的,只为一个字——缘,但凡被他牵线的人都会喜结良缘,世人总是称他为——姻缘人”

  听到这里,桃酥很想说一句,这是现实版的月老,好吧!行走在人间,对眼就牵一下,俗气。

  老人又道:“有一天,桃花谷外倒下了一位少年,他衣衫褴褛,身受重伤。谷主看他可怜,便让他住在了桃花谷,日日相处之下,谷主竟生出了别样的心思。坦白后,那位少年欣然同意,两人便如神仙眷侣般生活在谷中。为此,谷主特意为两人打造了这块同心玉佩。”

  “这天,打算将玉心给予他时,谷主找遍了桃花谷也未曾找到那个少年,连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桃花谷秘法。当谷主再次见到少年的时候,是他和他的事情传遍了整个花花世界,引得众人所不容,竟活活将人钉在那天钉塔上,钉了足足九九八十一根锥心钉,鲜血淋淋的时候见到的。那少年只对他说了一句话‘恶心的人,终于要死了’便离开了。谷主悲痛欲绝,可是身上的痛永远比不了心里的痛,就这样死去。然而,世人为了惩戒后人又将他的尸首曝晒了九九八十一天,但后仍不允许下葬。但谷主不知道的是,就在他死的那一天,那位说恶心的少年也死在了他们初遇的地方,眼睛看向的地方正他所在的地方”

  听完故事,桃酥一脸沉重的看向风竹磬,只见他的手微微蜷着,身体竟有些颤抖,心里大骂道:死老头,要是毁了梅知林和风竹磬,看我不拆了这破房子。只见她,面上淡定的抿了一口茶水,平复一下内心的火气后,这才道:“说了这么多,你到底想说个啥”

  老人有些意外桃酥的波澜不惊,道:“姑娘,不明白吗?这玉佩甚是不详,来历更是为天地所不容,这样的东西并不适合定情之用”

  桃酥轻哼一声道:“说了这么多,我且问你一句,那谷主制作这东西的时候,是否怀着对那少年的满满爱意?是否怀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

  “那是自然”老人回道,心想:所以这玉佩是多么的制作精良,是多么的饱含心意,又是多么的让人心痛。

  “那就可以了,人的过失为什么一定要放在这个玉佩上,它也只不过是一个受害者而已。再说了,爱情是美好的,容不容于天地,是天地说了算,世俗眼光很重要吗?天地都没有说什么,他们算个啥?也就算个绊脚石吧!可有可无..”桃酥道。

  桃酥的这番话着实让风竹磬感到意外,他心情竟意外的平静下来,只见老人拿着玉佩,好久之后才叨叨道:“是我魔怔了,这东西你要就拿走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