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买东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才一会儿,桃酥抱着一大堆小吃食,走到梅知林身边,将吃食塞进他的手里,嘴里笑吟吟道:“知林哥哥,给你哒!嗯.....”

  说着看见梅知林身边的风竹磬,眼神里闪过一道精光,心里一阵狂笑的指着风竹磬,神神秘秘的在他耳边道:“嘻嘻,哥哥,借个人,办点小事儿,去去就回,不用跟在我身后了,你自己去玩吧!竹磬哥哥会保护我的”

  说完就伸手拉着风竹磬的袖子,不管风竹磬愿不愿意,急匆匆的就走了。

  没反应过来的梅知林,就这样呆呆的看着桃酥风风火火的离开,半晌又见她风风火火的拉着风竹磬撤回来,可怜兮兮伸出小手对他道:“哥哥,给点钱呗!”

  闻言,梅知林无意识的解下挂在腰间的万钱袋,还没递出去,就见桃酥一下抢在手里,拉着风竹磬的袖子边走边喊道:“哥哥,下回还你……”留下抱着一大堆小吃食的他原地凌乱。

  这边,风竹磬也终于反应过来,拉住桃酥,救下自己已经皱巴巴的袖子,才说道:“你干嘛!”

  闻言,桃酥低着头,眼神不自在四处乱飘,双手紧紧揪着自己的一片袖子,不好意思的细如蚊声地道:“我想买个东西,想请竹磬哥哥帮我看一下”

  风竹磬蹙眉,心想买个东西而已……莫非……,紧盯着桃酥的小动作,故作镇定道:“买个东西而已,这么神秘作甚,还有你是怕我没钱吗?”

  闻言,桃酥就知道,一抬头就是灿烂一笑,引得街上的人,纷纷回头,久久不散。风竹磬见状,突然眼神凌厉,手中蓦然出现的一把长剑,剑锋微露,众人随即转头,装作一副若无其事走开。

  桃酥尴尬的表示,自己忘了自己现在的杀伤力,小声的凑在风竹磬的耳边道:“知林哥哥的和你的不一样”

  风竹磬问道:“哪里不一样?”

  “意义不一样”桃酥故作秘密的对他说道,“走了,我特地向菊四浪问的地方”

  “你为何要问他,这花花世界难道还有我不知道的?”风竹磬跟上追问道。

  桃酥道:“我知道,天下发生的所有大事都瞒不过风竹岭的少岭主,但是有些地方菊四浪或许比你更清楚”

  片刻,桃酥领着风竹磬就来到一家开在小巷子里的灵玉店,店前点着两盏红灯笼,店里的生意那是一片惨烈。

  走进店内,破败萧条,冷风直灌,还没有人也没有点灯,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有种走进鬼屋的即视感。

  风竹磬一脸嫌弃,冷笑道:“这就是他推荐的地方,还真是我不知道的”

  桃酥一脸尴尬道:“别计较那么多嘛!好东西不问出路,破是破了点,不过,听说这家店的东西只卖给有缘人哦!”

  只见风竹磬一脸不相信,嫌弃的随意踢了踢脚边的柜子,然后“轰隆”一声它就碎成了渣,吓的他赶忙对桃酥解释道:“我没用力”

  桃酥忍住澎涌而出的笑意,安抚道:“我知道,我知道”然后伸着头往店的里屋大声喊道,“有人吗?生意来了喽!肥羊哦!一只很肥很肥的羊,哦!不对,是两只,可以现宰现卖的哦!”

  闻言,风竹磬眼角狠抽,借着店门口的光,瞅了瞅四周,没人,这才正色道:“会有人吗?莫不是菊四浪诓你的,要不要我....”

  他话还没说完,就见里屋飘出一盏绿色的烛火,说时快那时快,一把将桃酥拽到身后,灵剑护在身前,杀气腾腾的盯着那移动的烛火。

  只见是一位瘦骨嶙峋的老者,手执着一盏绿油油的烛火,双眼浑浊,直勾勾的看向他俩,像是两只待宰的羔羊,犹如地狱恶鬼般的声音传来:“现在的年轻人的火气都这么大吗?”

  桃酥光听听声音,就犹如身处冰天雪地里般,猛地颤了颤身子,上前拦住即将拔剑的风竹磬,硬着头皮对老人恭敬的拜见道:“晚辈桃酥见过前辈,这是我哥哥,他并无恶意,只是关心则乱,还望前辈恕罪”



  只见老人冷哼一声,转身道:“跟上”

  桃酥一手压制风竹磬拔剑的手,一手拍在他的肩上,踮起脚,小声在他耳边劝谏道:“别动手啊!我们,只是来买东西的,动了手,咱俩怕是连大门都出不去了”

  风竹磬看了看桃酥,又看了看前面的人,果断停下挣扎,点点头。见状,桃酥放心的撤下手,又拍了他的肩,“放心,钱能解决的事,都不是什么大事”

  两人跟在来人身后,七拐八拐的走进后院,这一路的见识着实是有些让人惊讶,一路而来的花草树木一看就是价值不菲,越是接近后院,越是珍贵无比,更有甚的是后院里一汪池水,池沿是由一颗颗饱满圆润有光泽的灵石铺成的,在花花世界流通的钱币自然是灵石,是以灵石的大小、颜值、所蕴含的灵气来做标准的,装物乾坤袋,装钱万钱袋嘛。

  再说,这池子里装的可不是一般的水,而是一汪一滴就价值千金的药液,药液里游来游去的小鱼也是价值不凡,玲珑剔透的鱼身泛着微微金光。后院里的房屋更让人吐血,整座房屋是由价值万金的月夕木搭建而成,夜里泛着微微月亮的光华。

  走进屋内,桃酥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一片霞光异彩,世间珍宝,就连桌椅都是世间少有的材质,她心里暗戳戳的想着:要不,待会儿,我也去宰几只肥羊...…

  “先坐吧!”老人交代着,桃酥拉着风竹磬就要坐下,只见朝内屋走几步的老人突然停下,提醒道:“记得,垫手帕”

  桃酥闻言撇撇嘴,心想:再高贵的东西,还不是坐的,瞎讲究,哼!

  一旁的风竹磬早就被眼前的这一幕震撼的满腔热血都沸腾了,刚刚的不满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倒不是感叹多有钱,而是钦佩,这里有好多东西他都只在书上见过,还没见面过实物。听话的拿出帕子垫在椅子上坐下,抬头便瞥见桃酥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心里一阵无语,身为女孩子,手绢也没有,真是失败啊!但还是递给她一方手帕。

  两人坐了一会儿后,才见老人端着茶水走来,一人斟了一盏,风竹磬礼貌的接过,开盖轻轻一闻便惊讶道:“风雪城的云雾龙雪芽”

  此言一出,老人倒是有些惊讶,又见风竹磬小心的小酌一口,眼神更是一亮,欣喜道:“上佳品,新货”

  桃酥看他又是惊讶又是欣喜,端起自己的一杯,喝了一小口,心里嫌弃道:这和普通茶有啥区别,读书人都是书呆子,风骚,哼!

  只见老人欣慰的捋了捋不存在的胡须,却板着脸道:“还算有些见识,要买什么东西”

  风竹磬闻言抬眼看向桃酥,只听她道:“前辈,可有情侣用的那一类,比如说定情玉佩什么的”

  闻言,风竹磬的脸色顿时五光十色,心想果然吗?

  
sitemap